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在线报导

德国高校特殊专业(12):大屠杀认知传递与宽容

独裁专制政权,并非是德国纳粹统治时期才曾出现的现象。因此,向后人介绍历史教训,便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那么,如何向后人介绍呢?柏林一所私立高校特为此开设了一门硕士专业。

default

纳哈马教授在柏林基金会介绍“死亡地图”

勿忘历史:犹太人大屠杀研究

在反省纳粹历史方面,德国人还是常常感觉不知如何是好。譬如关于在首都柏林修建一座专门纪念纳粹德国对犹太人施行大屠杀的纪念碑这件事,人们就激烈争吵了多年才得以实现。从2005年开始,由艺术家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an)设计的2700多根高低不等、倾角不一的长方形水泥碑,如同墓碑,在柏林市中心的黄金地带构成一片碑林,纪念欧洲在纳粹统治时期被杀害的犹太人。

如何向今人介绍这样的惨绝人寰的历史事件,让人们不要忘却历史教训、以防重蹈覆辙呢?这,便是柏林托罗大学(Touro College)开设的"大屠杀认知传递与宽容"(Holocaust Communication and Tolerance)硕士专业所探讨的内容。托罗大学是一家美国私立大学,在世界各地设有很多分院,单在美国本土就有23个,国外分院分别设在莫斯科、柏林、巴黎、耶路撒冷等地。"大屠杀认知传递与宽容"这一专业在德国绝无仅有,德国之声记者就此与该专业负责人安德烈亚斯·纳哈马教授(Prof. Dr. Andreas Nachama)进行了以下访谈。

德国之声:托罗大学一般是偏重商学的,为什么偏偏会在其柏林分院设立这样一个专业呢?

纳哈马:大屠杀纪念碑林落成后不久,在美国创建托罗大学、同时亦身为犹太教拉比兼社会学教授的伯纳德·兰德(Bernard Lander)来到柏林,参观了纪念碑林之后表示这是"毫无意义的水泥块",因此产生了要做点有意义的东西,以和水泥块成为鲜明对比的想法。

伯纳德·兰德认为,对美国大学生来说,在柏林研究纳粹德国对犹太人大屠杀的历史也是很有意思的,毕竟这里有很多原址和原始资料、有很多档案,而且是把重点放在如何在时代见证人渐渐变得稀少的背景下,以切合当代情况要求的方式向人们介绍这段不得遗忘的历史,可以采取哪些形式向人们,比如说向外来移民以及具有其他背景的人们介绍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

德国之声:这个学业具体包括哪些内容呢?

纳哈马:学业内容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其实就是每个当代历史专业都要讲授的内容,那就是了解前后曾发生过的历史事件,掌握事实数据,研究原始资料;另一部分就是了解现状,做些小的、有关如何对待纳粹恐怖统治所遗留下来的问题的调查研究,譬如说去年冬季学期我们就组织学生在柏林探访当年教会抵抗纳粹政府的地方,但也有教会参与迫害犹太人的地方。譬如我们参观了邦赫费尔(Bonhoeffer,又译朋霍费尔)故居、尼默勒(Niemöller)故居,了解它们的展览理念。学生们就此写了小论文,有些学生后来还继续深入,写出一些建议书,我们再把这些建议书提交给那些单位供参考,或许他们可以根据学生们的建议,补充或改进现有的展览。

德国之声:您本人身兼"恐怖之地"( Topographie des Terrors )基金会常务会长、柏林一个犹太教教会的拉比、"大屠杀 认知传递 与宽容"专业负责人和教授等数职,也就是说,您非常熟悉从犹太人生活圈的视角来看待这些问题。那么开设这个专业是否也是为了矫正犹太人生活圈以外的人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恰恰德国人对诠释历史还有很多难为之处,您想在这方面助德国人一臂之力吗?

纳哈马:我想不是的。其实你矫正不了什么,你只能做些注释,你只能提供一些东西,而人呢,可以这样理解也可以那样理解。我觉得,一般来说,事实本身就能说明问题。顺便说一句,您刚才也提到了外来移民。今天世界上还有一些国家的警察或者秘密警察不受民主监督,看看这些国家的情况,你就可以想象发生在第三帝国的事情了,你也可以想象不光是一群人,也就是一开始是德国的犹太人,然后是欧洲的犹太人处于危险境地,而是所有人都处于潜在的危险之中。这一点,第三帝国的所作所为就表现得很明显:他们后来也杀害其他群体的人,后来还杀害到病人,杀害到三百万苏联战俘。这就揭示,在一个国家权力没有受到民主监督的国度,每一个人都可能陷入如履薄冰的境地--他可能是1933年纳粹上台时生活在德国的人,但也可能是1933年根本不在德国的人,比如苏联战俘。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设立这个专业,并不是因为哪里有空白或者哪里有需要矫正的地方?

纳哈马:我想,当年伯纳德·兰德来这儿看了看,觉得奇怪,柏林怎么没有研究大屠杀的专业。洪堡大学现在就有一个研究民族社会主义也就是纳粹主义历史的专业,但这也是一年半以前才开设的新专业。伯纳德·兰德当时就是觉得可以这样做点什么,在柏林为柏林的大学生或者是德国的大学生做点什么。他的设想是,从长远角度来看,美国大学生也可以从中受益,或许是以在美国读三个学期后,到柏林修习一个学期的模式。我们也已经收到一些有关这方面的垂询。也就是说,这不是哪个人空想出来的,而是也在朝这个方向发展的。

德国之声:其它国家的学生对这个专业也感兴趣吗?

纳哈马:其它国家的学生也申请我们这个专业,很多非洲国家的学生,不过他们主要是想攻读一个学位,攻读当代历史硕士学位。这时我们就要清楚说明,我们的重点放在20世纪的欧洲历史,有些就被吓回去了,因为你需要有些基础才行。最近我们就碰到一位申请者,面谈时连一次大战和二次大战都搞不清楚,那就只好建议他到别的地方去学了。

Holocaust Mahnmal in Berlin Deutschland Flash-Galerie

走在柏林大屠杀纪念碑林里

Topographie des Terrors

“死亡之地”纪念馆

Flash-Galerie 65 Jahre Befreiung Auschwitz

奥斯维辛集中营女营当年

作者:Gaby Reucher 译者:施彦
责编: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