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驻华记者谈温家宝政府工作报告

本周五,中国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开幕,总理温家宝发表政府工作报告。报告以经济为主要内容,阐述在去年经济增长8.7%的基础上,今年如何确保经济的持续发展。报告同时强调加强社会福利政策。本台记者吴安丽(Adrienne Woltersdorf)就此采访了在会议现场进行报道的德国《世界报》驻华记者约翰•埃林( Johnny Erling)。

default

中国国家总理温家宝在做政府工作报告

德国之声:此前有不少猜测,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是否会提及户籍制度改革,以及贫富差距不断增大的问题。温家宝就此作出了怎样的表态?

约翰·埃林:他对这些问题进行了详尽的阐述。他在讲话中反复提到了户口制度这个词,提到农民工进城谋生,但是与拥有城市户口的人相比,却面临许多困难。他表示,必须对这些农民工提供帮助,让他们获得平等的地位。但温家宝同时明确强调,应当有计划、逐步实现这一目标,不能一蹴而就,而且要考虑到城市的承受能力。户口制度与居民购房以及收入差距问题都是重点议事日程。温家宝表示,要坚决采取切实措施缩小收入差距,例如,要对国有企业、国有银行高管的收入进行限制和监管。目前,中国最富有的10%的人与最贫穷的10%的人,其收入比是23比1。

德国之声:那么,有哪些问题是此前人们所期待的,但温家宝在报告中并没有谈到?

约翰·埃林:首先,政治改革的整个问题都没有谈及。报告中只是非常谨慎地、像往常一样提到必须进行政治改革,但这缺乏新意,也没有实质性内容。温家宝仅提到基层民主选举将继续得到支持。其它与政改有关的话题均没有提及。此外,他这次没有提到去年的新疆和前年的西藏骚乱。与以往的这类总结报告中通常能听到的不同,这次我们没有听到诸如"形势稳定"的保证。这是一个务实的、以经济议题为主的讲话,比如在去年成功的基础上,今年如何继续努力确保经济的持续发展。与此同时,讲话还十分强调加强社会福利政策。

China Volkskongress Sicherheitsvorkehrungen

参加人大的军方代表

德国之声:这类会议中透露的有关中国高层政治人事变动的信息也常令西方感兴趣。比如政坛升起的明星薄熙来,在这次的会议上有没有透露出有关他的信息?

约翰·埃林:在今天的会议上并没有感受到相关的信号。令人颇为不解的是,今天的会议非常低调。人们原本可能认为,凭借中国去年8.7%的经济增长率,这次会议应当表现出胜利的姿态。温家宝也表示,在经历了历史上最为艰难的几年之后,中国是第一个走向经济复苏的国家。但他同时警告,不能仅凭这一点就认为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好转。必须非常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国内还存在多少严峻的问题。因为中国是通过巨额赤字、补贴、出口行业贷款拉动经济,但并没有实现经济结构的真正调整。

德国之声:中国领导层在会议上的露面也常常引起人们对中国未来政局的猜测。有关温家宝和这种相对自由的路线,有没有传言或者分析?

约翰·埃林:今天的会议给人留下的感觉恰恰相反。似乎本届领导人在2012年改选前希望能够保持稳定,基本处理好国内的问题。人们在会前期待的有关政局走向的猜测在会议上无法得到证实,与会的人大代表也只是低调地鼓掌,然后离开。此前,政协会议一些代表受到媒体关注,但他们多是体育明星。参加政协会议的班禅喇嘛也很难见到他的面。人们所比较熟知的薄熙来、汪洋等人只能在电视大屏幕上看到,会议一结束他们也就很快离开。

还有一点可能您会比较感兴趣,报告中没有提及G2的说法,也没有提及哥本哈根。他提到的是,中国为实现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将采取更多的措施。但会议的这些议题并没有真正掀起高潮。

德国之声:对于我们所在的西方世界,中国这样一个超级大国,其经济和政治的影响力不断增加。但温家宝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却没有提及这方面的内容。您认为,这是中国的对外战略,保持谨慎低调,不引起其它国家的恐慌,还是一个转折点,即中国在新的形势下重新将视线转移到国内?

约翰·埃林:很难判断目前中国领导层在这一点上有怎样的考虑。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的一些高层官员在讲话中谈到,他们在考虑为什么中国在国外的形象这么糟糕,以及中国如何从世界对其高度的关注中走出来,这种关注也与要求中国在不同领域承担责任相联系。在经历了2008年和2009年在政治、经济上的大起大落之后,中国政府希望做好各项基本工作,因为尽管中国对外似乎笼罩着成功的光环,但国内看来仍然存在诸多问题。

China Volkskongress in Peking Große Halles des Volkes

08年的会议正在进行

德国之声:您能不能介绍一下会议的气氛如何?您刚才讲到,与会者的掌声并不热烈,这也并不奇怪,因为您介绍说会议中并没有出现高潮。那么,与会代表中有没有一些批评的声音,因为这样的会议其实并没有给代表真正表决的权力。

约翰·埃林:要了解这一点,最好在接下来几天里看看人大代表分组讨论的情况,这些分组讨论部分面向中国和外国记者开放。到时候也可以与一些代表交谈。而今天的开幕式则是一场庆典仪式,没有辩论,也没有人退场。可以看出的是,在会前,来自军方的一些人士发表了一系列言论,要求获得更多经费、影响力或者说权力,与其它部门一样,军队的经费增长也缩减了一半。中国也在节约开支。

不过,还有其它原因导致为什么今天的会议是我们所经历的这种局面。在会前的确有很多辩论,有关社会不公正现象、国家强行征用资源、强行拆迁等。中国政府可能在会前就希望发出这样的信号,让这次会议办得理性、低调。从今天的会议来看,我觉得中国政府达到了这一目的。

德国之声:这似乎意味着中国政府接下来的执政计划也将是理性而低调的。

Volkskongress China Wen Jiabao

09年会议的现场

约翰·埃林:我认为可以说是中国政府将集中精力在内政事务上。我们也看到,过去两年,中国的发展如同坐过山车。当然,中国的发展速度非常快。但另一方面,看看大城市里交通拥堵,看看资源的巨大浪费,看看生产的持续高速运行,一切都追求更快、更大。中国必将迎来一个时刻,对这一切进行整顿和巩固,以防止失控局面的产生。

德国之声:听上去似乎您作为观察者赞同中国政府接下来的执政路线。

约翰·埃林:要看这是否是中国政府的意图,或者说有人真正在思考,中国正处在怎样的形势下,外界对中国有怎样的要求,中国又能对外作出哪些贡献。如果这样一种反思的阶段真到到来,那我会感到非常高兴。但这同样难以预计。或许(中国政府的政策姿态)也只是对目前的局势所作出的反应而已。

作者:Adrienne Woltersdorf/苗子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