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青少年报告

壳牌石油集团每隔4年要推出一份德国青少年报告。9月21日,这份深受德国各界重视的报告2006年版问世了。这个报告每次都是在对2500多名德国15至25岁青少年详细调查的基础上诞生的。该报告从1952年第一次推出,这次已是第15期。今天的德国青少年是怎么看未来,看家庭,看外国移民,看美国或中国主导全球化进程的呢?德国之声记者研读了这份报告,将其部分内容、数据综合介绍如下。

default

今天的青年人

对未来:悲观上升乐观下降

越来越多的少男少女担心会失业,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这部分青少年的比例2002年为55%,现在达到了69%。对经济形势恶化和贫穷扩大担忧的青少年也从4年前的62%上升到66%。

尽管如此,50%的青少年对自己的前途是乐观的。42%青少年认为自己的未来将是时好时坏有起伏的,只有8%不到一点的人把前途看得很悲观。但是,与2002年相比,乐观者的比例下降了,悲观者比例上升了。那时,56%的青少年对自己的前途乐观,37%估计会起伏不定,只有6%看得很悲观。

对社会的未来,53%的青少年认为将是灰暗的(2002年为45%),只有44%(2002年为48%)对社会的未来持乐观态度。

教育决定个人的未来

进什么学校说什么话。自然是进入了好学校的学生比进了差学校的学生对未来更乐观。据这个报告,读9年级就必须毕业走上社会的低等学校“主要学校”(Hauptschule)的学生只有38%对个人的前途持乐观态度。而在13年级后毕业可以直接进入大学的“文理高等学校”的学生中,则有57%的人对未来乐观。

正在接受培训的青少年里,已经知道自己在培训后肯定会被办培训的企业接收的学员当然要比估计企业不会要自己的学员对前途乐观许多。前面这个群体里对自己未来乐观的人占58%。后面这个群体里乐观者只有38%。

回归传统家庭观念

若干年前,人们反复地惊呼家庭要解体。然而,在德国,家庭似乎正在“回来”。今天,18至21岁的青年人有73%仍然跟父母生活在“一个屋檐下”。22至25岁的青年人中也有34%仍然在父母身边。

越来越多的青年人认为,有家庭才有幸福,这个数字从2002年的70%上升到了72%。71%的青少年人对父母的教育表示满意。90%的人表示将来要象父母教育自己一样地教育自己的子女。跟父母关系不好的现在只占9%。女孩子(76%)比男孩子(69%)对父母的依赖性更大,她们(69%)也比他们(57%)更希望要孩子,她们跟父母关系特别好的也比男孩子多(41%:35%),而且也比男孩子更早地处于一种固定的爱情伴侣关系中。然而,女孩子比男孩子更早地独立,更多地离开父母之家(33%:24%)。

富人的孩子比穷人的孩子更注意健康

富人的孩子比穷人的孩子更愿意花钱消费吗?不完全是这样的。据这份报告,社会上层的孩子中只有12%每天喝不健康的饮料可乐和汽水,而社会下层的孩子里则有46%每天喝;社会上层的孩子中只有15%经常抽烟,而社会下层的孩子里则有37%。社会上层的孩子更注意体育锻炼,他们中只有14%缺乏身体运动,而社会下层的孩子中缺乏身体运动的则多达38%。

不关心政治却热心于社会活动

这一代人里的政治关心度有所回升,即关心政治的人从2002年的34%上升到了39%。但是从长远来看,比1984年的55%和1991年的 57%还是大大下降了。28%的青少年表示对政治毫不关心,这个比例比2002年略有下降。

尽管政治关心度很低,但德国青少年对社会活动的热情却始终很高。33%的青少年说他们经常参加社会活动,42%说有时参加。这个水平跟2002年时差不多高。

外国人比德国人更有宗教信仰

德国年轻人在宗教信仰方面发生了分裂。德国东部很多的年轻人告别了宗教,也不再相信迷信。然而在德国西部,大多数青少年还是入了教的。但他们奉行的是一种“轻型宗教信仰”(Religion light),即对宗教是相信的,但没有热情,很少去教堂。

在外来人口中,情况就不同了。他们主要生活在德国西部。52%的在德外国人和44%出生在外国的德国人真诚相信他们自己的某个宗教上帝(真主)。而德国本土出生的德国人真诚相信宗教的则只有28%。

不信任由美国或中国主导全球化

对欧洲的前景,德国青少年还是很关心的。但与2002年相比,只有32%的青少年主张长期内要把欧洲变成一个国家,2002年时高达49%。对土耳其加入欧盟,只有19%的德国青少年支持,61%反对,20%不表态。但是,对2002年的欧盟东扩,支持者(44%)比反对者(32%)多了不少。

24%的青少年说,他们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全球化”这个概念。几乎一半(48%)青少年认为,全球化是双刃刀,既有好处也有坏处。认为全球化好处大于坏处的有18%,认为它坏处大于好处的有27%。对比2002年,对全球化持怀疑态度的德国青少年有所增加。

至于应该由谁来主导全球化进程,德国青少年最信任的是欧盟和联合国。他们对美国或者中国将来作为全球化进程主导者的前景缺乏信任。

移民和宽容度:不见改善

在宽容度方面,调查者的问题设得很细。当然这里涉及的不光是外国人。对什么样的人搬进你的隔壁做邻居这个问题,46%的青少年表示不在乎。再问得细一些:假如有早期德国移居俄罗斯家庭跟你做邻居,30%的青少年表示不欢迎;10%反对非洲家庭做邻居;19%反对有很多孩子的德国家庭做邻居;16%反对同性恋伴侣;15%反对拿社会救济的德国家庭;14%反对老年退休伴侣;10%反对大学生合住宿舍。这些比例跟2002年时不相上下。这还因受教育程度而有所区别,受教育程度越高的人,对邻居群体就越不在乎。

反对德国放宽移民政策的年轻人越来越多。58%希望今后德国比现在减少移民的进入,这个比例比2002年的46%增大了很多。但平时感觉受到歧视的人比2002年少了,41%的青少年表示,还从来没有由于年龄、性别、来源国或者观点而受到过歧视。这个比例在2002年时为32%。另有46%的人说“有时候”感觉到歧视(2002年为51%),13%的人说“经常”感觉到。

然而,在受询问的外国人中,情况就不同了。63%的外国青少年(2002年为58%)表示,他们由于是外国人而受到过歧视。具体地说,48%的人说“有时”感觉到歧视,15%的人说“经常”。这些数字应该说是相当怵目惊心的。

这个报告还询问了是否在过去12个月里卷入过打架事件里去。有22%的青少年说有过。10%的人说跟同龄人打过架;7%的人说在过去12个月里在迪斯科舞厅或派对上打过架;6%的人说在学校里打过架;5%的人说跟外国人打过架;在足球场上打过架的有3%。29%的男孩子在这段时间里打过架,而女孩子里居然也有14%打过架。不过,报告撰写人说,这些数字不宜夸张。因为所谓打架,大多数情况下只是轻微的动手,大下狠手的情况毕竟很少。需要注意的还有:外国人跟德国人之间打架的情况相对来说还是少的(与同龄德国人之间或外国人之间的打架相比)。(平心)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http://www.dw-world.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