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难民期待新生活

德国目前总共有18万"被容忍的难民",也就是说,他们虽然没有居留许可,但也不能将他们驱逐出境。这其中存在一个问题,就是这些人既不准许工作,也不得离开他们居住的地方。一年前,德国落实了欧盟移民法中第104条款的过渡规定。根据规定,各国政府应向被容忍居留的难民提供开始新生活的可能性。

default

命运会被改变吗?

目前德国适用这一条款的大约有一万九千人,他们依法可以工作,也可以在德国境内自由行动。法规适用的前提是:单身个人至少须在此居住8年以上,家庭为6年。适用这一法规的难民当中,有2/3是来自塞尔维亚。

客厅茶几上摆着来自波斯尼亚的小饼干和咖啡。穆拉托维奇一家人正在喝下午茶。穆家夫妇共有7个孩子。几星期前,他们才根据新法规获得暂时居留权。此前,一家人因没有护照,只能被容忍居留。护照是申请居留权的重要证件。这家人于1991年波斯尼亚战争爆发前逃到柏林。南斯拉夫解体后,他们成为无国籍难民。现在有了居留证,父亲措拉.穆拉托维奇终于可以外出找工作了。这一天,他等了17年。

对此,穆拉托维奇表示:“新法规对我的孩子们太重要了,我一定努力工作,让孩子们在德国能安定生活。我会尽一切努力找份工作。只要有事儿干,我什么都愿意做。”

53岁的措拉必须在一年之内找到工作,以证明他有谋生能力,可以养家糊口。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取得正式的有限期居留许可。然而,措拉还有另外的问题:他不但得了糖尿病,而且已经中风过一次。他的儿子舒基感到非常悲观,他说:“我认为我们的前途一片黑暗。刚到德国时,父亲还年轻力壮,但官方禁止他外出工作。现在他已经53岁,而且健康出了状况,才准许他工作,根本没戏了,他肯定找不到工作。”

舒基到德国时11岁,那时一家人是难民申请者,后来成为被容忍难民。因此舒基和已成年的两个姐姐都没受过职业培训教育,这使他极为沮丧。他表示,新法规虽然不错,但对于现年已28岁的他来说,为时已晚。没有专业培训,到哪儿去找工作呢?

舒基说:“现在我们有了暂时居留许可,马上可以工作了,但这么多年来我什么都没学过,也没做过事,现在要我一大早就起床,写求职信,忽然之间得面对这么多复杂的事情,谈何容易啊!?新法规虽然让我有解放的感觉,但我仍然受到限制。”

因此柏林基督福音教慈善会"迪阿科尼"设立了一个名为"通过工作取得居留权"的项目。库拉女士是项目负责人,穆拉托维奇一家也受到她的照顾。库拉希望以实际行动帮助所有需要工作的人达成愿望。她和一位女同事一起帮着他们写求职信。她指出,光是填表格、整理证件资料,对许多人来说就是一大挑战:“有些人从没对人诉说过自己的生平和逃亡经历,现在要他们写生平履历,疮疤又重新被揭开。而且他们带在身边的证件、文凭也不全,很多在逃亡的时候遗失,有的根本就没带出来。”

此外,许多外国文凭德国根本不承认。库拉表示,在柏林和勃兰登堡地区缺乏文凭认证机构。但新法规仍然为这些人带来了较佳的机会,尽管能利用组一机会的人不多。库拉说:“很多人不能有效利用这个机会,因为他们找不到一份可以养家活口的工作。现在我们已经开始担心,如果他们找不到工作怎么办?这样的人会很多。”

库拉表示,很多家庭担心被遣送出境。这种担忧已困扰了舒基.穆拉托维奇很长一段时间。他表示,自从获得居留许可以后,才睡得比较踏实,因为他再也用不着每隔几个月就担惊受怕,深恐被外事局裁决遣返。现在他有一年的时间可以去找份儿能养活自己的工作。目前他正在替人送报,还在试用期,至于这个差事的收入够不够用,现在还难说。但是他要留在德国,德国已成为他新的家乡。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