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退役高级将领:“北约严重失策”

前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德国退役将军库亚特(Harald Kujat)周一(9月1日)在接受德国之声关于乌克兰危机的采访时,批评北约面对俄罗斯进退失据。他强调,为解决乌克兰危机,必须对话,北约必须直接与俄罗斯谈判。

Logo Nato-Russland-Rat

德国之声:库亚特先生,北约将在本周峰会上磋商对俄罗斯

新战略

。您认为,该有怎样的新战略?

库亚特:北约有意改善对常规防务的准备,加强常规军力。这是乌克兰危机的结果。尤其是波罗的海沿岸国家,还有波兰,均担忧战火扩散,本国也会受到威胁。多数国家,尤其是德、法、英三国,不仅大幅裁减了武装力量,而且在结构上,以及在装备上,也使武装力量出现巨大变化。在试图保有处理危机和冲突能力的同时,削减常规的和集体的防卫能力,这已被确认为是一个问题,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General Harald Kujat vor der NATO Sitzung

库亚特曾任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

北约称,它在乌克兰冲突上不扮演军事角色。要是俄罗斯威胁北约在波罗的海沿岸的成员国,北约有能力保护这些国家吗?

问题在于反应时间。由于结构性的改变,为在波兰或在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筑起一道强固防线,北约需要大量时间。这也与地理条件有关。在这方面,俄罗斯处于更佳地位。正因此,相关国家也要求北约在其领土上长期驻扎军队,以缩短反应时间。某些北约成员国对此持反对意见。目前的方案看来是,建立一支快速反应部队,能更快作出反应,在最短的时间里至少出现在冲突地点。如果实现,这当然是一个强有力的威慑因素,有助于保障相关国家的安全。

只在相关国家储备武器装备和材料,而不长期驻扎部队,是否也足以提供它们所希望的那种保护呢?

一旦发生紧急情况, 及至材料装备投入使用,为时冗长。人员可以相对快一些部署到位,材料装备则不行。因此,北约反应部队应具备短期内作出反应的能力。这是一支多国组成的部队,这是它的一种优势,它显示出,北约是作为一个整体介入其中的。当然,还需将更多部队部署到这些国家去。不过,至具备攻击能力,俄罗斯方面也需要一定时间。而如果北约方面拥有一个高效的早期预警系统,就可以实现某种平衡。

北约和俄罗斯之间的

关系

迄今以《北约俄罗斯基本法》为基础。根据通常的解释,该文件禁止北约在其东部成员国部署较大规模的部队。现在是否已到了加以修改或宣布作废的时候了?

基本法是所谓的北约与俄罗斯战略伙伴关系的基础。这一战略伙伴关系部分体现在了北约—俄罗斯双边委员会上,该机构涉及所有层面:在军事层面,是北约和俄罗斯的最高司令,在大使级层面、国防部长层面、外交部长层面,以至于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层面,该机构均展开交往。对预防冲突以及解决危机而言,它其实是一个非常非常有效的手段。可惜,北约根本就没有使用这个极佳的手段。

我相信,本来人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一手段大大缓解及稳定乌克兰局势。您提到的基本法中的那个条款是北约的单方解释。该条款称,北约无意派驻大规模部队。这是单方面的表示!因此,当然也可以予以随时收回。不过,我想,如果真这么做,那将是一个巨大错误。因为,北约和俄罗斯之间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价值,远大于人们现在指望通过在波罗的海三国驻扎军队能获得的价值。而此举只能导致局势激化或双边关系恶化。

NATO Russland Rat Verteidigungsminister Brüssel 23.10.2013

北约—俄罗斯双边委员会国防部长会议(2013.10.23)

恰恰相反,人们所要做的是,改善北约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愿意解决冲突和危机。这本来是冷战之后人们可以运用的一种独一无二的全方位手段。如果把它给毁了,将让人遗憾。

由于俄罗斯在

克里米亚

和东乌克兰的行为,这一战略伙伴关系当然已受到动摇。北约秘书长和北约欧洲总司令双双表示,俄罗斯已不再是伙伴,而是一种威胁,是对手。您是否同意这一看法?

不同意,完全不同意。这种说法无助于缓和局面,而只会加剧紧张。我们面对的,起初只是一个范围有限的地区性危机。在俄罗斯那里有自己的利益,在北约成员国那里也有自己的利益。

北约这样的组织本无利益可言。正是在这一点上,《基本法》说得很清楚,只要事涉双方的安全或某一方的安全利益,合作伙伴就要坐到一起,从最良好的意愿出发,寻求解决冲突途径。迄今,北约没有这么做。2008年,当俄罗斯和格鲁吉亚起冲突时,北约也没有这么做。它虽然没有正式取消合作,但事实上取消了实际合作,或者说,冻结了相关合作计划。这是一个错误!你既然创造了用于危机处理的手段,那么,在出现危机时使用这一手段,那才有意义。我担心,我们在相关问题上正步步进入死胡同,因为,双方现在所作的表态都只会导致局势恶化,从而使危机日益加重。这不会符合我们的利益。

Harald Kujat ehemaliger Generalinspektor der Bundeswehr

德国退役四星上将库亚特

以我看来,目前很少有这样的政治领袖,能够说:让我们静心思考一下,不让事情变得更糟。在乌克兰问题上,俄罗斯投机取巧,实际上钻进了死胡同。西方也一样,因为,制裁最终什么也达不到。实际上,现在是最后的机会,达成共同解决办法,但为此,双方必须坐下来谈。

以您的观点看,如果在北约峰会的同时,举行北约俄罗斯双边委员会会议,进行对话,是否要好一些?峰会的同时将举行北约乌克兰委员会会议,但不举行北约俄罗斯双边委员会会议。

是的,这的确是个错误。不过,短期内也无望实现。为此,早早就该做准备。本来,首先可让双方的外长举行会晤,然后升至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层面。北约以这样令人骇异的方式犯下大错,实在让人遗憾。

小资料:

现年72岁的退役将军哈拉尔德·库亚特,2000至2002年任德国联邦国防军总监,曾是德国武装力量职衔最高的军人和当时的红绿联合政府的核心顾问;2002年至2005年,他担任北约最高军事咨询机构军事委员会主席。

签署于1997年的《北约俄罗斯基本法》陈述了一种战略伙伴关系的理由,并正式结束了双方之间的敌对关系。《基本法》的目标是,实现一个不再分裂的欧洲大陆。它是1999年北约获得东部新成员国的前提。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采访记者:Bernd Riegert 编译:凝炼

责编:苗子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