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越南裔社会的认同鸿沟

今年是柏林墙倒塌15周年的纪念。两个德国15年之后是否实现了真正统一,是德国媒体过去几个月的热点话题。不仅东西部之间存在经济发展和认同的差距,原先生活在两个德国、分别来自两个越南的族群之间也仍然存在巨大的鸿沟。冷战对民族和认同的伤害还要延续多久呢?

default

柏林南越难民抗议越南现政府压制宗教自由(图为2001年档案照)

1975年南越政府垮台后,越南难民的海上逃亡曾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当时,冷战中的西德接纳了三万越南船民,其中两千人被安置在西柏林,其余分布在联邦各州。

而从70年代起,由于劳动力短缺,东德政府与同为社会主义阵营的北越政府达成了引入劳工的协议。1989柏林墙倒塌之时,有大约六万名北越劳工生活在东部地区。他们昔日在东德是以封闭式集体生活的方式隔绝于东德社会之外,在东西德国统一之后的15年,他们仍然与当年来自南部的越南同胞格格不入,两个德国的统一对两个越南族群来说,意义并不相同。

虽然柏林墙已经消失,但是它仍然留在部分人的潜意识之中。这里所指的是生活在柏林的一万多越南人。当年柏林墙倒塌时,共有大约2500名越南人生活在西柏林,5000人生活在东柏林。统一之初,他们曾经相互帮助过,但是现在却仍然彼此感到陌生。柏林“越南之家”的负责人、来自南越的诺内曼说,“开始时,他们为了逃避共产主义到达西部。我们向他们提供了帮助。但是之后,他们就开始相互称呼同志。我始终对他们说,你们能否让这个词从你们的词汇中消失。但是他们已经习惯于这种称呼。所以我就想,有些习惯性的东西看来真是难以改掉。”

Boat People Überladenes Fluchtboot Boot

曾经怒涛求生的南越难民

来自南越的特兰如果被其北越同胞称呼为同志,她会感到茫然不知所措。因为她是乘船逃离越共统治的。柏林墙的倒塌和同北越人的接触令她为生活在越南的家人感到担忧,因此她使用了假名。她说,“柏林墙倒塌之后,我们碰到了一些生活在东柏林的越南人。我们知道,他们和我们的思维方式不一样。我们不是同一种人,我们之间是有区别的。”

南越人与北越人之间的不同也在于他们来德国的前提条件不同。北越人大多数出生于干部家庭,居住在当时的东德当局配给的集体住房,由德国当局分配工作。东德政府并不希望他们与当地德国人接触,并禁止他们在当地组建家庭,妇女怀孕必须堕胎或者回国。因此,大多数北越人建立了自己的独立共同体。

黎德棠是昔日东德的第一代北越人,目前在柏林东部为同胞开设了一个咨询中心,平时很少来西部。他说,“我同一位南越人的首次交谈就非常不愉快。因为她总爱谈到政治问题。而我只想谈谈这里的日常生活,她却总是将话题扯到政治上,谈两国政府如何如何。我认为,这不是我们的任务。我不赞成人们开展反对共产主义的活动。我们的国家已经统一,我们应该齐心合力,共同建设我们的国家。”

自从柏林墙倒塌之后,黎德棠一直密切观察着柏林南部、北越人的情况。他对南越人的表现非常失望,“说实在的,我们除了组织一些纯粹的体育或者文化活动外,从来不搞政治活动。如果我们邀请南越人来参加我们的活动,他们从来不参加。如果他们邀请我们参加他们的一些活动,他们总是不忘挂昔日的南越旗子。而在今天的越南,这种旗子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作为应邀者,这种状况令我们感到非常不舒服。我们举办活动时,从来就不搞这些,不打北越的旗子。”

柏林的越南人继续分为两个阵营。他们之间只有一点相同,那就是柏林已成为他们新的故乡。许多越南人都对未来充满希望。黎德棠就期望着未来的几代越南人能够拆除南北越南人之间的柏林墙,期望着柏林越南人之间的冷战早日结束。“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我们应该一切从新开始。“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