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记者采访北京西什库教堂

“宗教已经过时”,这一结论只适用于西欧的绝大多数国家。在那里,基督教堂的作用越来越小,但在经济快速发展的中国,参加基督教会的人数则越来越多,这种局面已持续了好几年。近来公布的第一份有关中国宗教发展的内容详尽的调查报告就证实了这一点。该报告中指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比迄今估计的要高出两倍多。

default

北京西什库教堂

周日上午10点刚过,光线透过北京西什库教堂的花色玻璃窗照射在祭坛上。信徒们一个挨一个地坐在教堂内的木板凳上,几位没有座位的信徒只好站在一旁,或是站在教堂沉重的木门边上。

现年34岁的鲍平(音译)就是众多信徒中的一位。他身穿灰色的亚麻布裤,深色的夹克衫,左手拿着一本宗教诗歌集,他每星期天都到这里做礼拜。几年前,鲍平才开始信奉基督教。他说:“我也跟着思索这个问题,人是不是像一片树叶一样,从春到夏再到秋,落到地上,归为尘土。但人是有灵魂的,可能还有一些我们没有发现的东西。而且那是生活的真理。”

鲍平在中国绝不是另类。在去教堂做礼拜的西欧人越来越少的同时,信奉基督教的中国人却越来越多,至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的几位研究员持这一观点。正如调查报告结果显示,中国目前拥有7千万基督教徒-比迄今估计的要高出两倍多。27岁的罗雨(音译)说:“我觉得现在人与人之间互相依赖很少,都是靠自己,因此可能就想把自己托付给一个神,借助信教来缓解压力和解除自己的痛苦等。”

罗雨出生在一个信奉基督教的家庭。对罗雨一家人来说,每周去教堂已成为惯例。中国的宗教社团依旧受到国家的严格监控。中国政府只允许信徒在官方承认的天主教爱国教会的教堂里进行宗教活动。承认罗马教皇的地下教会则遭到禁止。一位教名为维廉的中国年轻基督徒表示,尽管国家对教会实行严格监控,但近几年来还是发生了一些变化。他说,“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的国家不断地在放开,对外交流不断在加深,看到了以前自己看不到的东西,人们有可能在多种道路中作出选择,找出更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教堂里的布道就要结束了。鲍平在礼拜仪式结束后还得在教会服务。从去年开始,鲍平负责一个圣经班。报名日期就要结束了。但到目前为止已有240多人报名参加-与去年相比,这一数字又有所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