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记者上海笔记:老外骑车是一大怪

莱斯女士在给德国之声写的第二篇上海随笔里,描述了作为大鼻子老外在上海骑车的平凡而又不平凡经历。为什么老外在中国骑自行车别人就看不懂,看不惯,她觉得很难理解,也很有趣。

上海的交通混乱不堪。叠着几层穿越城市的高速公路,在上面行驶着,可以毫不费力地看到一些摩天大楼的十层里面的景象,假如这些大楼不是装着反光玻璃的话。不要命的驾车人,自行车手,摩托轻骑驭者从所有的方向涌来。高峰时,这个城市的许多许多交通针眼里水泄不通。许多人为此生气,愤怒,因为从A到B的时间比平时不知道要长多少。要不就买辆自行车,自己钻缝去。我就选择了后者。而我的选择让许多人不能理解。我的中文老师:“自行车?你?为什么要这样?”一名英国同事:“坐出租车在这里是很便宜的。”另一位:“您没有司机吗?”

无数怪笑的脸

在上海,谁要有钱,就不会自己倒腾脚。差一点的也骑着带电马达的助动自行车,或者轻骑,要不就坐公共汽车,地铁,或者出租车(地位从前到后升级)。所有中国人的梦是拥有一辆自己的汽车。谁拥有了,谁就成功了。而自行车则位于所有交通工具的最底层。“大鼻子”骑自行车的景象在这里是极罕见的,所以,行在路上的人看到竟然有西方人骑着自行车在街上行进,都非常的惊讶。

我的车上第一周有以下见闻:有两辆自行车差点撞上汽车,因为他们让骑着车的我震住了,没看见对面来的汽车;有一个年轻男人看到我时是那样的惊讶,以至他错过了靠站的公共汽车;此外,还有无数震惊的、怪笑的脸。

骑车人地位低下

骑着车找住房是个失败的经验。房屋经纪人小姐看到我在她的面前跨下车来,话里面有另外一种调子:“噢,您有辆自行车。”实际上她想说的是:“噢,你肯定是疯了。”那套住房真的很漂亮,但我们没有得到。经纪人忽然告诉我们,该住房已经出租了。

一个生活在上海的瑞士生意人每天都骑着车到办公室去。有一天,他告诉我,他的女秘书由于这个原因而辞了职:因为为一个骑车上班的老板干活,她觉得是无法忍受的。

家的感觉

尽管如此,骑车在上海是一种能够向前行进的交通模式。自从我开始骑着车穿越这座城市以来,我更有了一种在自己家里的感觉。因为,当你跟20个同样骑车的人结成团伙穿越一个有12条行车道的十字路口的时候,你会有一种不可能更贴切的互相归属的感觉。

此外,终于可以做很久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了:野蛮地按着铃把行人从横道线上挤开,杀出一条通道来(“强者胜”的原则在这里同样通用);红灯时逆向穿过马路(当然要看清来往的车辆),禁止向左拐的地方尽管向左拐。当然了,这些是需要以练习为基础的,也需要适应同样骑车的不认识的同伴们的野蛮习惯。

然而,最重要的是要有一辆功能有效的自行车。刹车也许不那么重要,但一只响亮的铃是一定要按得动的。铃的使用率比刹车要高十倍。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