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议会允许有条件进行胚胎植入前诊断

在德国,将来可以在一定前提下对体外受精的胚胎进行植入前遗传学诊断,以便提前筛除新生儿遗传疾病。该项检测只有在胚胎父母具有相应遗传易感性时方可进行。德国议会本周四就此进行了细致的辩论。

Ein Foto eines Embryos auf einem Ultraschallbild beim Gynäkologen, 2010

胎儿超声波成像图

这次议会辩论与以往有着很大的不同,各党派并没有向其议员预设立场,各议员都是凭借自己对伦理的认知发表看法。最终,议会通过了一项法案,规定在一定条件下允许进行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PID)。

自民党议员弗拉赫(Ulrike Flach)是法案起草者之一,她指出,这部法案为胚胎植入前诊断设定了明确的界限:

"允许进行这种诊断并非坏事,它其实每年只涉及几百个病例。欧洲其他国家已经实施了几十年,这法案也将使德国向他们看齐。"

而绿党议员格林-埃卡德(Katrin Göring-Eckhardt)则担心,现在为植入前诊断设立的前提条件很快就会被突破。此前的产前遗传学诊断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最初,产前遗传学诊断只适用于极少数情况,但现在却已经变成了常规检查。"

格林-埃卡德由此认为,产前遗传学诊断走得过远。在议会辩论中,植入前诊断的反对者重点质疑的是人究竟有没有权力决定一个胚胎的生存权。基社盟议员佐勒(Wolfgang Zöller)说:

"胚胎植入前诊断就是一种筛选,人工受精卵中的一个将会被挑出,而其他的则会被遗弃。这某种程度上将是一种生殖试验。"

而基民盟议员辛策(Peter Hintze)则支持植入前诊断。他认为,那些携带遗传病基因的父母确有此项需求:

"如果一个母亲已经有了一个视力缺失或者是聋哑的孩子,她现在担心她的下一个孩子也将如此,我们该如何面对她?告诉她这就是命运,必须接受,否则刑法伺候?难道我们不应有所作为么?"

但自民党议员柯伯(Pascal Kober)则坚持,即使是胚胎也有生存权:

"无论如何,人的基本权利都不能是有条件的。"

许多议员也持相似观点,他们认为,即便是试管中人工授精、尚未植入子宫的胚胎,也应享有人类的基本权利。不过基民盟议员克莱齐默(Michael Kretschmer)则反驳说,如果胚胎确有基本权利,那就不应为植入前诊断设立严格的前提条件。

不过,议会最终的决定却是允许在一定条件下进行胚胎植入前诊断。

作者:Peter Stützle 编译:文山

责编: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