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德国警觉中国战略投资

德国联邦政府内部正在考虑如何避免本国工业企业被外国国有公司兼并的机制问题。鉴于其它西方国家对此早就有了保护性条例,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德国政府采纳了德意志银行董事会主席阿克曼上周提出的一项建议。阿克曼主张,德国应当界定重要的战略性工业企业并对此进行保护性监督。所谓战略性领域并不局限于军工企业,而是包括所有国家发展的支柱性企业,比如能源公司和高科技公司等。

default

红旗下的美元

引发这一考虑的背景是一些国家,如中国,俄罗斯和一些重要的产油国拥有巨额外汇储备这一现实。这些资金通过国家投资公司越来越多地进入了外国企业。阿克曼在他的建议中用了一个词叫做“新的国家资本主义”。阿联酋的投资公司不久前刚刚购买了德意志银行2%的原始资金。俄罗斯一家大公司则对参股德意志电讯公司表示了极大的兴趣。中国想拿出30亿美元,即外汇储备的0.3%,参股美国黑石私营证券公司。就此,德国财政部长施泰因布吕克发出惊呼说:“如果他们动用了10%或20%的货币储备,那将意味着什么呢?”

中国通过前所未有的强劲出口已经将外汇储备积累到了1万亿美金。其中很大部分被用来购买美国和欧洲的国债券。外界估计,俄罗斯的外汇储备也已达到4千亿美元。阿拉伯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国积攒的外汇储备也相当可观,并且越来越重视向西方企业投资。

科威特多年来一直都是代姆勒-克莱斯勒公司最大的单独股东。伊朗也早就拥有了蒂森-克鲁伯公司的股份。但按照德国经济部长格罗斯的话说,德国仍然继续欢迎国外的这类投资。目前格罗斯正在不少德国企业家代表陪同下访问中国。他表示,德国并不限制外国资本前往投资。德国不但不能,也不愿意对此加以阻止。

然而根据联邦经济部国务秘书托马斯-米罗夫的说法,联邦经济部正密切关注着俄罗斯,中国和中东一些国有投资公司在德国参股和并购公司的事务。米罗夫说,目前尚不清楚这类投资的真正意图。德国担心,这类投资涉及的不完全是资本参股问题,是否还隐藏着绕过专利保护,甚至包括追随某种政治利益的目的也不得而知。

法国和美国都有抵制外国公司恶性兼并企业的机制。比如美国从80年代末开始成立了外国直接投资审核委员会。美国白宫,国务院,国防部和国土保卫部的代表们审查的并不仅是商业竞争法可能涉及的问题,而主要考虑的是美国的安全问题。因此阿联酋的迪拜港口世界公司购买美国东海岸6个海港的交易,以及中国海洋石油公司希望购买加利弗尼亚州优尼科石油公司的交易都没能做成。

正是由于国有投资公司的数量和其拥有的资本急剧增加的缘故,因此在今年4月华盛顿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春季会议期间,工业7国同俄罗斯,中国,沙特阿拉伯以及阿联酋的代表就企业参股举行了会谈。今年10月这一会谈还将继续举行。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