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见希腊:"优等生"与"问题孩子"

德国财长和希腊财长之间的关系已经僵至冰点。现在德国总理要亲自出马,与希腊这个欧盟的"问题孩子"谈一谈。

(德国之声中文网)与史上病情最严重的"欧元病人"的沟通并不只限于财长层面。不仅仅是严厉的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对希腊新政府的无原则性态度震惊抓狂,如果雅典再次不遵守承诺,欧盟一些小国也会捏紧拳头。尤其是正在经历恢复期的爱尔兰和葡萄牙,这两个痛苦艰难走出危机阴影的国家对希腊已经忍无可忍。

最后的摊派时刻无法避免。现在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柏林。德国总理默克尔今天将在柏林与希腊总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举行会晤。欧盟中的优等生要教育一下问题孩子。不仅仅因为德国是欧盟经济的重量级成员,其中也蕴含着政治原因。秉承着科尔的理念,默克尔的态度是捍卫欧元,并由此团结欧盟。希腊问题现在上升到政府元首来直接讨论,因为财政部长一级的对话已陷入僵局,自几个星期以来,朔伊布勒和希腊的瓦鲁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关系交恶。看起来,默克尔现在要亲自出马,与希腊斡旋。

齐普拉斯这次并不是空手而来。就在上周末,希腊议会匆匆通过了一项提高纳税意识的新法律,此举旨在增加国库收入。大约370万希腊人还要向国家补缴税金,45万家企业也要补交税。希腊公民未向政府缴纳的税额达到约760亿欧元,其中90亿欧元能够补征收回。如果到3月底交税,分期付款也包括在内,将免被罚款。

Griechenlands Finanzminister Varoufakis in Berlin

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和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关系已降至冰点

纳税问题在希腊是一个十分敏感的问题。公民的纳税意识薄弱。长久以来,避缴税务已经在希腊社会根深蒂固。尤其服务业领域逃税现象严重。许多希腊人在增值税上弄虚作假。2010年,希腊政府把增值税从19%提升到23%。不过这种举措效果甚微。此外,希腊人并没有形成开发票和电子收据的习惯。而资金外似乎已经发展成了一项全民运动:自从2010年希腊爆发危机以来,数十亿欧元已经流向塞浦路斯和瑞士。

在纳税问题上,希腊政府对富人手下十分留情。自2010年以来,低收入族群向政府缴纳的税金金额是原来上税金额的300%以上,而百万富翁和千万富豪的税收仅上涨了约9%。希腊的负债额是该国GDP的175%。但要在希腊投资并非易事。放眼欧盟,在希腊开公司耗时极长且手续复杂。另外一方面,自5年前的危机爆发,已有约23万家公司宣布破产。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想要成为高福利国家是希腊陷入危机的一个主要的"罪魁祸首"。希腊的上班族中,每五人就有一个是公务员。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希腊就对公民敞开了慷慨的胸怀。比较极端的例子包括:退休人员每年能拿到14个月的工资,议会中的工作人员会拿到16个月的工资。在这种背景下,许多希腊人都认为严厉的紧缩措施过分苛严。过去五年中希腊裁减了37万公务员。

现在不仅是德国的政治家们对希腊拖拖拉拉的表现越来越不满。普通的德国公民也对希腊有些侧目。问卷调查显示,只有1/3的德国人对希腊延长其偿还援助贷款期限的诉求表示理解。这个度假天堂也失去了公信力,大约有80%的人都认为希腊现在不再可信。如果雅典不能遵守诺言实施紧缩措施,超过65%的被访者觉得希腊应该退出欧元区。

德国是希腊的最大贷款人,面对希腊的危机处理方式,本来就缺少幽默感的德国人更加笑不出来了。

尤其是德国财长朔伊布勒。他主张"苦行僧原则" (Austerity Principles),这个概念恰恰来自古希腊,有严格、节缩之意。经济学家们的意思是说,一个国家应该达到不需要借贷,平衡预算这个目标。朔伊布勒实际上已经做到了。他实施节缩措施,恪守条规达成了这个目标。而几十年来,希腊政府似乎并没有领悟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