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德国葡萄园:香料代替农药

葡萄种植者最厉害的敌人就是葡萄蛾。对这些蛾子而言,性诱惑剂能有效迷惑雄蛾和防止繁殖,但是还存在一个难题。

“我试试看能不能找一个。”休伯特·保利(Hubert Pauly)在葡萄藤中搜寻。他的葡萄园位于有着

德国红酒天堂

之称的阿尔河谷。保利在找被葡萄蛾幼虫侵蚀过的葡萄。“通常,打过虫药就没有问题了,但有时还会看到一、两个蛾子。”

在阿尔韦勒的葡萄园梯田,葡萄已快成熟。保利的手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葡萄藤——一无所获。没有发现任何害虫的踪迹——这对每个酒庄来说都是个喜事。保利拨弄了几个一面有裂痕、已经干瘪的葡萄:“这是冰雹造成的,葡萄蛾造成的伤害看上去和它很像。”

Winzer Pauly im Weinberg im Ahrtal

葡萄园主保利

葡萄蛾的繁殖周期是这样的:成年蛾交配后,雌蛾将卵产在葡萄上,幼虫也在这里孵化– 葡萄园主称其为“毛毛虫”。幼虫钻入葡萄内部,以果肉为生,并最终化蛹成蝶。这种循环,每年都会进行两到三次。

幼虫本身并不是问题的所在,保利说,而是它们在葡萄上造成的伤口,这会导致病原体进入葡萄里。“被幼虫侵入的葡萄会烂掉,它旁边的葡萄也会烂掉。这会在经济上带来明显的损失。

迷惑代替杀戮

但今年,葡萄园主大获全胜:在

阿尔河谷

的葡萄园几乎没有葡萄蛾。保利说,“八月份,我们和专家一起巡视了整个葡萄园,看看还有多少虫害。在一个范围很大的地区,我们只发现了两条小虫子----通常情况下,会发现几百条。”

Pheromonampulle im Weinberg im Ahrtal

阿尔河谷的费洛蒙药管

这一成果要归功于葡萄园主在葡萄园里,每隔几米就悬挂的一种约七厘米长的褐色塑料管。从这里会释放出人工合成的性费洛蒙, 它是一种性诱惑剂。瓶子产生的香味如云漂浮在葡萄园上空。

如果雄蛾寻找交配对象,一般情况下,它会根据雌蛾释放的性费洛蒙确定自己的飞行方向。但是现在突然到处都是雌蛾的味道,雄蛾就无法分清哪里才有雌蛾。其结果是,雄蛾和雌蛾都无法找到彼此,也无法交配和产卵。

一个简洁的解决方案

性费洛蒙可以在葡萄园取代有害的杀虫剂。“在90年代,我们仍部分使用一种名为‘ME 605’的杀虫剂,它含有针对葡萄蛾的高效农药”,克里斯特曼(Steffen Christmann)说,他是普法尔茨德国酒庄和酒厂协会的主席。“虽然如此,我们也只能除灭60或70%的害虫。” 雌蛾开始产卵后,酒庄每年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多次喷洒农药。

Weinberg im Ahrtal

阿尔河谷的葡萄园

而使用性费洛蒙,成功率则高达99.9%,克里斯特曼说:“而且这是一种完全天然的方式。”

齐心协力才是出路

合成葡萄蛾性费洛蒙自90年代以来就出现在市场上。然而,它常常很难得到大面积使用。克里斯特曼说,这种方式比使用

杀虫剂

的贵约20%至30。“它每公顷成本约250欧元,杀虫剂则便宜一些。”

为使该方法有效,仅在葡萄园里使用费洛蒙是不够的。周围的森林地区也必须使用。否则,蝴蝶很容易在葡萄园外交配,雌蝶可以把卵无破损地产在葡萄藤上,完全不受性费洛蒙影响。也正是这个原因,如果只有单个的葡萄园采用这一方法,其邻近的葡萄园不采用,也没有效果。

“所以,要造成这种香料云雾,所有的葡萄园主都必须齐心协力”,休伯特·保利说。但这点对于葡萄园主来说,并非一件易事。“我们只是农民,只是种葡萄的”,他说。“以前的人总说:要想让两个农民同心协力,就得先干掉其中一个才行。”但今年,头一次阿尔河谷所有的葡萄园都选择了费洛蒙方式。大家都完全放弃了杀虫剂,结果也证实了大家的选择。

如果没有足够的葡萄园一起加入,大家就都会吃亏。克里斯特曼说。“我们普法尔茨有个镇,大家意见没统一。结果去年他们因为害虫损失了30%到40%的收成。”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英国作家约翰·多恩(John Donne)曾如此写过。显然,这也适用于葡萄栽培中和害虫的斗争。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