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色情业充斥性奴隶黑幕

“我们在书中所披露的现实,也许会让女性读者震惊,而我们更希望,它能打动男性读者,说句公道话。是的,羞耻之心会让他们难于启齿,挚爱的伴侣会为此勃然大怒,但是,请想想那些落难风尘的姐妹,想想她们的悲惨处境吧。”

default

德国三分之二的性从业者并非自愿卖淫

许多德国人以为,至少,早已合法化的色情业该同其他商业行当一样,遵循自由交易的原则。而三位女性作家莉.阿克曼(Lea Ackerman),英格.贝尔(Inge Bell),巴巴拉.科格勒丝(Barbara Koegles)合力写就的《妇女买卖》这本书,粉碎了老百姓天真的幻想。

10月20日,德国妇女协会在弗莱堡主办了以“贩卖妇女-新的奴隶交易”为题的专门研讨会。届时,包括本书作者在内的各界人士将聚集一堂,就妇女被迫卖淫的现状进行详细探讨。

书中援引德国联邦犯罪署的数据指出:仅三分之一的性从业者“知道或者预感到,来到德国后的命运”。每六名妓女中,就有一个不得不屈从于暴力的胁迫,最终身陷泥沼。德国从业的妓女,大部分来自东欧,每年总人数高达三万之多。这些已不是什么社会的“边缘现象”。

“卖淫没什么大不了”

也许出于后女权主义思想,也许害怕被人讥为假正经,认为卖淫业没什么大不了的人不在少数--其中也包括女性。并且时下的德国,不少男性认为,东欧妓女温柔纯情,更富女性情调。

书中,作家描述了这样一类嫖客,他们通过网络在各国风月场所间留连,娴熟地对妓女们的价格,服务和身体挑三拣四。在他们眼里,东欧妓女不够专业,而这更显其出淤泥而不染。她们善解人意,眼里不是光盯着欧元。他们沉迷在那女友般的温存体贴里,尽情享受“家花不如野花香”的乐趣。

而这些女孩子,像鱼鹰一般,以半小时为一个钟地工作着。然后,无一例外将血汗所得吐出来给皮条客,当然还要作为性奴隶任其蹂躏。她们多半没有身份,工作之余被囚在加装了栅栏的房间里。她们处处小心,生怕招来棍棒之灾或是被送去外国人局。多数人盼望着,运气好的话,或许赶上警方的搜捕得以虎口脱身。

数年来,林林总总的法律倡议不是没有。从1993年起,就有法律出台,严令禁止未成年人卖淫;而德国的外来媳妇权利也有相当改善,生活压力得以减轻。然而,那些被强迫卖淫的女性,在好不容易逃离皮条客的魔爪后,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需要一个康复过程,国家在这方面提供的费用却少得可怜。作家呼吁,应该让她们得到在德国生活和治疗的权利,因为,伤害到这些女孩身体和灵魂的,正是德国人。

嫖客:是罪恶的参与者也是见证人

作者也向读者揭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嫖客的世界。他们既逃脱不了同罪恶交易的干系,又是那罪恶交易的见证。这些人倒不是天生的恶人,有心置女人于水深火热,他们只是对性服务感兴趣。他们花钱,为的是取其所需。

有时他们也于心不忍,“我还记得,那女孩子紧张得瑟瑟发抖,她点燃了香烟才开口说话。我安慰她,如果不想和我说什么,就别说吧。她走出浴室的时候,我难以自制......她告诉我,其实她曾梦想做个音乐人。而当她回到现实,想到自己的状况,就开始捶胸顿足,号啕大哭。”

在德累斯顿法庭,一位东欧女性控诉道:“他问我做过没有,我说没有。一见面我就哭诉,我是被强迫卖淫的,我是被人绑来的,我没有做过......他们没有帮助我。同情倒是有的,他叹口气说,唉,你真可怜!但是接下来呢,还不是要接客!”

某种意义上,嫖客也是风尘女子的希望。长期的交易若能持续下去,有的人就干脆买了她们的卖身契,把她们娶回家。另一方面,他们带来外界的信息,这多少有助于妓女们同性剥削抗争。

嫖客是重要的证人。但是需要他们说话的时候,却没几个人愿意挺身而出。他们或许会打个电话给某些社会咨询机构,提些建议。但是为了保持匿名,却又欲言又止,遮遮掩掩。他们不知道,社会工作者要介入其中,解救妓女,是多么的不容易。

历史总在不断重演。黑奴贩卖的血腥气还未散尽,冰冷的性奴隶交易又在泛滥。德国的色情业虽有法可依,其中黑幕却是一言难尽。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