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联邦议院纪念一战100周年

在德国出生的法国政治学家阿尔弗雷德·格罗舍在纪念仪式上发表演说。德国联邦议院举行庄重的仪式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

(德国之声中文网)当德国

联邦总统

高克(Joachim Gauck)和联邦宪法法院院长福斯库勒(Andreas Voßkuhle)以及联邦议院所有议员聚集在国会大厦的穹顶下出席简短的纪念活动时,整个大厅笼罩着庄严的气氛。主席台上坐着众多应邀嘉宾,其中包括前联邦总统魏茨泽克( Richard von Weizsäcker) 和法国前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Éstaing)以及大约100名外国大使和使节。

联邦议院主席拉莫特(Norbert Lammert )在纪念活动开幕式上发表讲话说,"我们是那些100年前加入了这场战争以及在这场战争中为保卫国王和祖国而受伤致残的参战者的孙辈和曾孙辈。"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充满暴力的20世纪的一个"潘多拉的盒子",它既是最后一场常规战争,也是在使用"尖角头盔"的同时也使用了机关枪和毒气"的第一场现代化的战争。" 从1914-1918年的战争导致数以百万计的人丧生。它敲响了时代变革的钟声,结束了欧洲国家在世界政治中的统治地位。

Bundestag Gedenkstunde Erster Weltkrieg 03.07.2014

参加联邦议院一战纪念活动的德国政治家

不同的回忆

法国和英国人将

第一次世界大战

称为"一场伟大的战争"。但是德国人对这场战争的回忆则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灾难重叠在一起。很久之后,联邦共和国才从两次世界大战中吸取了教训,认识到"军事措施原则上来说不是实现政治变革的恰当手段,而只能作为解决冲突的最后手段。"这是德国联邦国防军的一个明确的原则。联邦德国作为世界第一个国家将拒服兵役的权利列入基本法,而且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所不同的是,德国的所有军事行动都由议会最后批准。

法国政治学家阿尔弗雷德·格罗舍还谈到了德国人眼中的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区别。他说,第一次世界大战给德国带来脆弱的民主,但凡尔赛条约使其如此地被削弱,以至它根本经受不住民族社会主义的冲击。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则完全是以德国的战败而宣告结束,造就了一个完全另样的德国。

德国并非唯一的战争挑起者

100. Jahrestag Attentat von Sarajevo

100年前奥地利王储夫妇遇刺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

这位法国政治学家强调,德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逆来顺受,承担了对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全部责任。通过近期的的研究,发现这种看法不再占得住脚。法国人也不再认为至今仍深感内疚的邻国德国是唯一的战争挑起者。 如今,82%法国人认为德国是最可靠的合作伙伴。

1925年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出生的格罗舍,在讲话中谈到他的父亲曾经作为一名德国士兵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因其作战勇敢而获得一枚铁十字勋章。 1933年,当他和其他犹太老兵被开除出铁十字勋章联合会之后,他决定离开他的祖国。之后全家人来到法国,尽管格罗舍的父亲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代表德方参战,他仍然在法国获得一战退伍军人所享有的荣誉。

格罗舍的演讲赢得联邦议员的热烈掌声。这位89岁的政治学家被视为德法之间达成谅解的调停人。在此之前,他曾经2次作为嘉宾应邀到德国联邦议院作报告。

作者:Bettina Marx 编译;李京慧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