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联盟党议会党团发言人谈奥巴马开罗讲话

"Salam Aleikum",愿和平与你们同在,这是奥巴马开罗演讲中的第一句话,也是美国总统发给阿拉伯世界的信息。奥巴马的讲话已经被许多方面称为具有历史性的意义,是美国外交政策的重大转折点。奥巴马以宽恕、对话和合作取代前任布什意识形态指导下的反恐斗争。这个讲话在国际上引起了广泛的积极反响,在美国国内却招致了一些批评的声音。德意志广播电台就此采访了联盟党联邦议院外交政策发言人冯克莱登(Eckart von Klaeden)。

default

采访对象:艾卡特·冯克莱登

记者:美国媒体对奥巴马有批评的也有赞扬的。在您心里,是否也是希望和怀疑交织呢?


冯克莱登:就这个讲话而言,我觉得来自美国的那些批评是没有道理的。我觉得这个讲话是"公共外交"给人深刻印象的一个样板。它的措辞非常出色。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出色的演说,我希望我们过了一段时间后也可以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演讲。这首先要看,这个演讲之后会发生什么,尤其是伊斯兰世界、穆斯林世界对这个演讲的反应如何,是否把美国总统这个真诚的姿态视为、认可为欢迎与西方对话、合作和建立伙伴关系的姿态。


记者:从西方的视角看,这篇演讲是否已经构成了与阿拉伯世界关系中的历史性转折了呢?


冯克莱登:美国总统引述了古兰经,在此之前他已经接受了阿拉伯电视台(El Arabia)的采访,作为他上任后接受的第一个采访,他高度赞扬了阿拉伯文化,所有这些,是他的前任也做过的。但值得注意的是,他做这些的可信度要比他的前任高得多,因为他拥有穆斯林祖先,他回忆了他在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国家印度尼西亚度过的童年。所以我相信,就这方面和这位美国总统的人格而言,对我们大家来说都存在着极大的机会。


记者:奥巴马与布什之间的差别仅仅存在于可信度方面,还是也存在在内容中呢?


冯克莱登:不光在可信度方面,也在内容中。每一个美国总统,每一届新政府都承担着义务,去改善与这些过去的年头里关系不佳的国家的关系。这包括伊朗,美国总统在这篇演讲里也对伊朗无条件地提出了对话建议。他指出了变化、过程和在双方交替出现的不信任关系的升级。这个新开端,这个建议不光是演说词,而是有内在内容的,但关键要看这个建议是否会被接受。这里面包括伊斯兰世界能否克服那种普遍自视低西方一等的心境,包括伊斯兰世界的传统保守力量能否与它里面的现代派和解。当他谈到妇女权益的时候,我觉得他给人深刻印象地指出,妇女应该在伊斯兰世界里自己作出决定,她们应该以什么样的面目出现。此外,重要的是,伊斯兰世界里的绝对多数人要认识到,伊斯兰极端主义对他们来说同样具有极大危险,并从这个认识出发去采取行动。我认为,这个演讲是这么一种政策的好开端,尤其是极端主义组织如哈马斯、塔利班、基地组织对此的激烈反应表明,他们是多么地担心。迄今为止,他们都把美国政策作为他们实现在伊斯兰世界里的目的的工具。但现在这么做会变得困难。仅从这一点看,这篇演讲已经取得了一个大成就。


记者:可是,冯克莱登先生,您刚才提到的,不正是奥巴马在周四的演讲中明确批判的对伊斯兰世界老一套的负面印象的一个例子吗?


冯克莱登:哈马斯、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态度不是老一套的负面印象,而是事实,但不能把这些立场跟伊斯兰世界整体等而视之。这也早就是我们的政策和我们的看法。我们一贯拒绝把冲突看成伊斯兰世界与西方世界两大文化的斗争,奥巴马的前任也是这样做的,我们从一开始就把自己视为穆斯林世界里占绝对多数的温和力量的盟友,我们要跟他们一起与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斗争。


记者:这么说来,对基民盟-基社盟来说,文化间的斗争也终于结束了?


冯克莱登:我们从来没有开展过这个斗争!


记者:但是,不正是在您的党里存在着一种伊斯兰恐惧症,把这个宗教看成与基督教价值社会对立的敌对体,就象您和您的同志们在许多党代会和竞选演说中所强调的那样吗?


冯克莱登:您要这样说,我想看到证据。我觉得这个看法是完全偏离事实的。如果您想一下,召开第一届伊斯兰大会的第一位德国内政部长是基民盟籍的内政部长朔伊布勒,或者您想想,第一个批评关塔纳摩的政府首脑是默克尔总理。


记者:联邦总理在她未来的演讲里也会象奥巴马周四做的那样,引述古兰经吗?


冯克莱登:我不是为她撰写演讲稿的人,但我完全可以想象出现这样的事,就象奥巴马刚做的这样。他引述了圣经,他引述了犹太教法典,他引述了古兰经,而我们也不断强调这些亚伯拉罕宗教的巨大共同点。


记者:一个以字母 C 也就是基督教作为名字一部分的政党有可能以亲伊斯兰的言辞赢得德国大选吗?


冯克莱登:当然了。而我们也不断明确指出C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即:我们在犹太教-基督教的人观基础上搞政治,并邀请所有与此相关的人加入我们的朋友行列。这同样适合于在德国生存的穆斯林。


记者:但是 " "Salam Aleikum" ,愿和平与你们同在,这句话我还从来没有从默克尔那里听到过。


冯克莱登:我们走着瞧吧。我觉得,她自己讲话的时候,没必要采取拷贝美国总统语言的方式。但是比如她把内政部融合专员召入联邦总理府,还有伊斯兰大会,这些都是显示基民盟和正是由默克尔领导的联邦政府的对话意愿、融合意愿、融合意志的鲜明例子。


记者:奥巴马好象决心要批判性地审视与以色列关系,以解决中东冲突为长期着眼点。联邦政府也会决心走这条路吗?


冯克莱登:联邦总理不断明确表示,她认为解决中东冲突的唯一可能性是建立两个国家,她对那里的双方也不断重申了这一点。正是在中东冲突方面,在美国现任政府和联邦政府之间有着非常大的默契。


记者:联邦总理会在今天就象奥巴马那样,明确地要求立即结束以色列移民点的建设吗?

冯克莱登:我不是预言家,联邦总理会说什么,您最好去问她自己或者政府发言人。


记者:假如她说这样的话,您会表示欢迎吗?


冯克莱登:我们从一开始就明确地说过,必须结束移民点的建设,这也是联邦政府和我的党和我个人的立场,以色列移民点的建设是"两国解决方案"的一个重大障碍。这是毫无疑问的。


采访:Stefan Heinlein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