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经济专家谈中澳铁矿石价格战

继2008年铁矿石大规模涨价,给中国钢铁行业造成巨大压力之后,最近中国官方再度面临和澳大利亚铁矿石行业价格谈判破裂的威胁。面对本国日益严重的结构性经济危机以及世界实体经济复苏缓慢,中国这个世界钢铁大国在铁矿石这一决定性价格上的举动,势必会影响到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实体的发展走势,因此也势必会影响到世界钢铁业复苏的脚步。围绕铁矿石价格战,本台中文部记者一通专访了德国杜伊斯堡大学东亚经济系印海德。

default

中澳再度上演铁矿石价格战

德国之声:印海德先生,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一次,中国和澳大利亚重要铁矿石公司之间的谈判再度破裂,北京方面反应强烈。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已经很严重了。在这样背景下,为什么铁矿石谈判破裂会引起如此巨大的关注呢?

印海德: "不错,中国钢铁行业过剩很严重。到2009年年初,这个行业产能过剩已经超过需求的三分之一,这是很惊人的。正因为如此,这个行业里出任何问题,都会引起巨大连锁反应。面对中国政府救市政策,面对中国国有银行天量提供贷款,中国铁矿石贸易公司资金充足,可以借此投机性地囤积铁矿石,以备将来获取暴利。中国政府几年来,已经采取了措施,比方说限制铁矿石进口企业的数目,现在只有一百多家有权进行贸易,其中绝大多数是国有贸易公司。尽管如此,中国这个行业进行投机性囤积的势头依然很强烈。"

德国之声:投机性囤积,其目的未必限于中国国内市场。但如果研究国际钢铁市场,我们会发现到处是一片萎缩景象。美国钢铁市场预计衰退会超过百分之三十。几乎无法预期这个世界市场会很快复苏。为什么现在中国的这个行业要如此大规模进行投机性囤积呢?这样囤积的直接效果不是刻意抬高铁矿石国际价格,引起的额外费用,即便国际钢铁市场轻微复苏,也无法收回。

印海德:"这有几个原因。其一是:国际铁矿石价格看涨。即便在过去中国和澳大利亚方的价格谈判,以中方失败告终。中方要求澳大利亚让价至少35%,但最终不得不接受澳方只让价33%。尽管如此,预计未来铁矿石国际价格2010年将继续上涨14%。其二是:目前中国国家刺激经济的货币和贷款政策,给中国相关企业很大的资金上的余地。其三是:大规模资金又没有很好的投资渠道。这些都使人感觉到投资原材料,受益预期还是不错的。"

德国之声:一方面囤积,囤积的原材料不进入生产领域;另一方面囤积又造成自身成本大幅度提高。这对中国说来是不是意味着资金周转进一步放慢,货币需求量进一步上升,从而加大中国国内的通货膨胀的压力呢?

印海德:"这个危险现实存在。中国政府正在试图规范限制如此投机性的囤积。比方进一步限制铁矿石进口企业的进口许可证。800多家钢铁企业,有许可证进口铁矿石的企业才100多家。但这样做的效果适得其反:现在手里有许可证的企业,会尽可能利用自己的特权。也许明年他就不再有这样的幸运了呢?"

德国之声:这就奇怪了:既然中国政府致力于降低铁矿石进口,降低本国钢铁产能过剩的趋势;按理应该利用这样的机会,给铁矿石出口方制造巨大压力才对:你要我多买你的铁矿石,那么好,你就降价吧。但现在我们看到的情况恰恰相反。澳大利亚方提出提价的高达70%,甚至更多,印度也不让价,巴西淡水河的情况也差不多,这是为什么呢?

印海德:"中国钢铁行业协会的逻辑不是这样,他们认为购买量越大,让价幅度也会越大。但事实上并不如此,这在中国钢铁协会那里的解释是:中国钢铁企业各自为政,和铁矿石出口方自行制订各自不同条件的协议。由于中国进口市场不统一,所以被各个击破。这个解释是不是令人信服,很值得怀疑。"

德国之声:情况现在似乎更糟糕:中国五矿集团大规模提高自己对澳大利亚铁矿石企业的参股。但参股比例这么高,中国人也进入了澳大利亚企业的董事会,但中方对铁矿石定价的权力似乎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受制于人。这是为什么呢?

印海德:"让价是有的。和2008年让价33%比,2009年澳大利亚方让价幅度到35%。但这样的让价幅度和中方参股的程度不成比例也是毫无疑问的。这里的主要原因是澳大利亚官方认为:尤其是中方的国有大型企业进入澳大利亚原材料市场,大规模收购原材料,会给澳大利亚造成巨大威胁:中方收购了澳大利亚的原料,转手再用大规模廉价钢铁产品冲击世界市场。考虑到这样的威胁,澳大利亚方在很多条文中强制规定:不管澳大利亚在铁矿石企业的股份比例如何,在定价问题上,澳方依旧持有决定权。"

德国之声:这是不是意味着澳大利亚担心中国收购企业会追逐经济以外的其它利益呢?

印海德:"一点不错,正是这个忧虑。澳大利亚经济对原材料出口依赖程度很高,如果中国国家持股企业大规模扫荡式地收购,势必会造成澳大利亚这个最重要的经济源头的枯竭。"

德国之声:从世界经济的角度上看,全世界因为政府救市,投入天量货币,形成潜在世界通货膨胀的危险。目前之所以没有发生这样的通胀,据说原因主要在于全世界都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导致产品价格长期低迷。但现在因为中国大规模采购原材料,导致原材料价格全面飙升,这会不会推动未来整个世界产品市场价格的上涨呢?

印海德:"中国至少对全世界铁矿石贸易的权重,有着决定性影响。对其它矿产原料也是如此。中国铁矿石需求量的50%来自进口;全世界60%的铁矿石贸易流向中国。全世界受到矿产原材料价格影响的产品价格未来的走势,很大程度上要看中国的产能消化的能力怎么发展。中国政府迄今的表现,令人失望。它无法正确估计未来世界市场需求和相应的产能发展。"

德国之声:如果按照您的判断,现在因为中国大规模购买矿产原材料,人为造成全世界上游价格飙升,而中国自己的产能过剩又如此严重,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国早晚有一天,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以廉价把超产的钢铁产品甩卖到世界市场上去,从而给尤其是工业化国家的相关企业造成巨大压力呢?

印海德:"但另外一方面,我们必须看到:美国,欧盟,日本这些国际市场的大玩家,对于来自中国的钢铁出口,非常警惕。现在针对中国的钢铁产品出口,已经展开了一系列反倾销调查。短期内,我看不出来中国廉价钢铁产品有进入上述市场的可能,因此也就无法看到中国利用外销来消化自己国内严重产能过剩的可能。与此同时,2009年第一季度,中国在钢铁产品方面甚至成为纯进口国。比方说韩国,东欧甚至中亚的一些国家,都成功地把自己的钢铁产品出口到中国。尽管中国国内钢铁产能严重过剩,钢铁产品价格已经很低,但韩国在2009年还是非常成功地提高了自己对中国的钢铁产品出口,达50%。

德国之声:这也是造成中国一口回绝欧盟,坚决不肯提高人民币汇率的原因吗?

印海德:"不错。特别是在产能过剩,价格低迷的今天。东欧,韩国得以成功地把自己的产品出口到自身产能严重过剩的中国,主要得益于自身货币的汇率很低。我们可以预期:未来决定国际贸易走向的一个核心因素,是一个国家自身因为其货币汇率所体现出来的总体竞争力,而不决定于它的产能过剩了多少,价格还能降低多少。"

采访记者:一通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