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难民危机

德国穆斯林 怎样看难民?

在德国大约生活有400万穆斯林,其中将近一半拥有德国国籍。他们怎样看待眼下纷拥而至的难民?拥有土耳其血统的德国之声作者Canan Topçu走访了一些在德国生活多年的阿富汗、土耳其、波斯尼亚以及阿拉伯裔移民。

(德国之声中文网)每当卡尤米(Fatah Qayumie)谈起新来德国的难民时,总是会想起自己的亲身经历。他当年申请避难,很快就获得了批准,这对他融入德国社会有很大的帮助。一旦获得了难民身份,他便可以参加德语课程,还能够工作就业。卡尤米说:"工作真的非常非常地重要。"他认为,国家不应该"供养起那些人",那会让他们"太舒服"。

卡尤米将近30年前与妻子以及6个月大的女儿从阿富汗逃亡来到德国。抵达德国半年后,卡尤米一家就获得了正式避难权。一开始,卡尤米的工作是清洁工,后来他又开上了出租车,还曾经在德国邮政当过邮件分拣员。最终,卡尤米自己做老板,创办了一间公司。

如今,卡尤米已经51岁了。他总共养育了5个子女,在黑森州的吉森市拥有一栋住房。他的企业从事的是物业管理,雇佣了大约70名员工。可以说,卡尤米已经远远超出了政界以及经济界对外来移民的期望。那么,新来的移民又为什么不能达到卡尤米的成就呢?

卡尤米说,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一下子来了太多人。"他认为,德国总理默克尔需要对这个局面负责。卡尤米指出,默克尔高呼"我们能行"所造成的后果就是:"那些不是因为战争而离开故国的人,现在都来到了这里。"而这些人中,就包括来自巴尔干国家、巴基斯坦以及阿富汗的"经济难民"。

Angela Merkel in Berlin Besuch Flüchtlingsunterkunft Registrierungszentrum Selfie mit Flüchtlingen Deutschland

许多穆斯林将默克尔视为“我们的总理”

穆斯林也属"我们"之列

像卡尤米这样在难民议题上批评默克尔的穆斯林,其实是少数。大多数穆斯林都容不得一丁点针对"我们总理"的批评,他们通常都对默克尔大加赞扬。默克尔说"我们能行",而许多在德国的穆斯林则认为自己也在"我们"之列。

一名土耳其移民二代女性说:"我觉得我能够、也必须为自己周边的'小环境'作出自己的贡献。很多年后我就能说,'我也参与应对了这一社会挑战、我也做了一些事'。"

默克尔用了"我们"一词,这一措辞看上去也确实能动员大家伸出援手。在全德国,现在有许多穆斯林团体活跃在帮助难民的第一线。不少清真寺教区都是完全自愿地参与这项工作,不从当局获得任何资助。伊斯兰教会组织在过去几个月中也不断强调这一点--他们曾一度被指责过少参与到帮助难民的工作中。

相比基督教的慈善机构,穆斯林团体在帮助难民方面缺乏资金以及专业人手。这是因为,基督教的机构能够获得国家补贴,而穆斯林团体却没有。

Moscheegemeinden engagieren sich für Flüchtlinge

不少清真寺协会积极参与难民援助工作

担心穆斯林在德形象受损

阿莱奇(Ahmed Araychi)是一间工厂的车间主任,他同时也是一个摩洛哥裔清真寺的主席团成员。他一直在强调协会积极参与帮助难民的工作。阿莱奇说:"要是德国不行了,我们穆斯林也会遭殃。所以我们有责任去作出自己的贡献,让我们的国家能够应对这一挑战。"

与此同时,阿莱奇也指出,在德国,许多人都有些身在福中不知福。"每个人都必须做好准备,作出一些小小的牺牲去帮助那些陷入绝境的人们。"阿莱奇说,德国的经济很强健,拥有充足的就业岗位以及很高的福利水准。

很少有穆斯林担心难民会引发经济问题。但是,德国社会日益仇视伊斯兰,却令不少穆斯林感到害怕。最近几个月来,一些佩戴头巾的穆斯林女性已经感到旁人日益狐疑、甚至敌视的目光。许多穆斯林担心,新涌入的难民(其中大约八成是穆斯林)会损害穆斯林在德国的总体形象。

不过,新涌入的难民究竟有多虔诚,并没有确切的数据。专家猜测,有些因极端伊斯兰主义肆虐而逃离家乡的难民,他们对伊斯兰教的认知是分化的,并不是非常虔诚。

老移民担心新移民?荒谬

现年28岁的土耳其裔大学生埃尔奥卢(Ayşe Eroğul)就说:"这些年来,我们为获得认可付出了很多努力。"而现在,她却担心穆斯林融入德国的进程面临倒退,"这是因为新来的人不了解这个国家的习俗,而且行为教养很不好。"

现年37岁的土耳其二代移民皮纳尔(Selma Öztürk-Pınar)则不认同这样的观点。她说:"之前我们也有获取认可的问题。"这名汉诺威出生的、佩戴头巾的律师认为,如果只是因为新来的移民而导致"老移民"担心被社会隔离,那这样的想法实在荒谬。皮纳尔呼吁对难民应当抱以同情;她指出,难民都是受到伤害的人群,经历了失去家乡的苦难,因此在抵达德国后需要帮助。

皮纳尔同时也认为,相比她父母一代,现在新来的移民其实更有优势,能够更快更好地融入社会,而其原因则是"现今社会已经有了一定基础"。皮纳尔指出,所谓"基础"包含了清真寺教区、移民自助互助组织等。

中东乱局 穆斯林也看不懂

也有人对德国政界以及援助机构抱持信心。来自波斯尼亚的移民切哈德莱维奇(Mersudin Cehadarevic)就认为,在德国的难民"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切哈德莱维奇现年42岁,1989年来到德国;如今他是汽车销售,同时也是法兰克福一清真寺协会的主席。

他说,起初,协会里也有许多人讨论难民问题,"我们甚至还捐了钱"。但是现在,清真寺协会里的主要话题不再是难民。切哈德莱维奇说,虽然他没有主动参与到难民援助工作中去,但他非常关心这一议题,那些从战区炮火中死里逃生的人尤其让他感到触动。

Canan Topcu, Journalistin und Autorin

本文作者Canan Topçu, 1965年出生于土耳其,1973年移民德国。曾长年供职于《法兰克福评论报》,现为《时代周报》、《明镜周刊》等媒体的专栏作家。

他还说,尽管自己是穆斯林,但也难以搞清穆斯林地区的战局。对他来说, "为什么逊尼派与什叶派、土耳其人与库尔德人相互群殴"、"为什么白痴和脑残为'谁才是真正穆斯林'相互争执、残杀",这些问题都是未解之谜。这位拥有4个孩子的父亲,难以理解这个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转而从祷告中寻求慰藉。有一段祷告词如下:亲爱的真主啊,快帮助人们,让大家相互理解、和平共处。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