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穆斯林女性的一块红布

9•11事件以来,穆斯林妇女的头巾在德国公众眼中就成了一块触目惊心的红布。这种用来标志自身宗教信仰的装束在土耳其女大学生和教师中间却是禁止的。头巾已不再是单纯意义上的头巾,而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以及深受压抑的女性特征紧密相联。因此,在宗教自由、男女平等以及伊斯兰妇女融入问题上,头巾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并且影响到职业生活。戴头巾的穆斯林女性如今很难找到符合自己教育程度及事业期许的工作位置。

default

蒙住双眼也蒙住了天

今年32岁、来自杜伊斯堡的女穆斯林萨特(Elif Saat)实属少数的幸运儿。尽管她头戴围巾,依然能够在杜伊斯堡邮政银行担任财政经理。当年当她初涉职场的时候,人们对待头巾的态度远比现在温和。她说:“我在这个位子上干了13年。平心而论,我认为自己是成功的。我接受过银行业务以及金融服务方面的培训,个人能力是当年最重要的考核因素。在过去的13年间,我的职业生涯可谓一帆风顺。”

萨特是生活在德国的160万穆斯林妇女中的一员。她们严守戒律,并且受过教育,保留头巾装扮完全是出于自觉自愿。但不是所有的穆斯林女性都像财政经理萨特这样幸运。自2001年9·11事件之后,德国公众对待头巾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切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有关的事物都成了眼中钉。其中当然也包括头巾。

德国的一些联邦州,如巴伐利亚、巴符、黑森以及北威州引入了禁止穆斯林女教师佩戴头巾的法规。对于伊利马兹(Zehra Ylimaz)来说,这个规定不亚于一声晴天霹雳。她学习过日耳曼文学、英语、教育学和基督教神学,一心想从事教师行业。她说:“我并不是生来就戴头巾的。做出这个选择还是上大学以后的事情。我生于一个新式家庭,整天穿着迷你裙、牛仔裤到处乱跑。但生活中总像是少点儿什么。那个时候,我对伊斯兰宗教一无所知,经过一番研究,决定以此为信仰。我的母亲不戴头巾,直到今天,她还是反对这个。我没想到自己的信仰,或者头上的头巾会对事业发展造成阻碍。”

如今,伊利马兹活跃在杜伊斯堡某市区的穆斯林聚会所。每天,她都会遇到年轻的穆斯林女子,尽管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依然找不到工作。她说:“我认识一些年轻女子,她们接受过牙医助理培训,现在却赋闲在家,成了家庭妇女或者全职母亲。她们找不到工作,哪怕是去面包店打工,别人都不要戴头巾的。”

形形色色的头巾禁令让许多穆斯林妇女深感自己遭到了社会的排挤。伊利马兹认为,这种负面经验往往恶化了她们与社会脱节的状况,转而投身于极端保守教派的怀抱。“人们引入头巾禁令,为的是预防激进主义和原教旨主义。但是结果适得其反。原教旨主义者就有理由对她们的女儿说:你根本不需要上什么学念什么书,反正你也当不了教师。”

据康纳德·阿登纳基金会去年所做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90%的穆斯林着头巾妇女的所思所想与普通德国妇女并没有什么不同。其中大多数人非常看重事业上的自我实现。她们并没有把自己定位在灶台锅边,希望丈夫帮忙分担家务,而自己能在职业生涯中多有成就。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