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移民追求“绿地”生活

小果菜园与啤酒、香肠、土豆沙拉或星期六的足球比赛一样,属于德国社会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最开始的时候,小果菜园是一些社会弱势群体自力更生,种植一些水果、蔬菜,以减低经济负担的应变措施;而另一方面,它让穷人家庭也有机会走进大自然,休息和打发闲暇时间。现在情况明显有了改变:越来越多年轻家庭发现了种植小果菜园的乐趣,都设法寻找一小块也可以供孩子们玩耍的绿地。引人注目的是,其中具有移民背景的人越来越多。

default

自家果园中的“儿童乐园”

波恩的"安内尔特"小果菜园里一片油绿:天气溽热,地面潮湿,各种花卉、灌木丛和树木生长得繁密茂盛:鸟儿在这儿欢唱,园子里工作的人也感到舒适快意,尽管还不是周末。

现年71岁的马洛尼原先是一名海员,曾经度过17年的航海生涯。60年代中期,他进入海军领导层后被调到波恩。当时欧洲的局势混乱,接连爆发了匈牙利、古巴和捷克等政治危机,是个人心惶惶的年代。于是马洛尼做出了一个决定:"我决定买一小块土地自力更生,养活家庭。我必须留个后步,这样,当发生供应短缺的时候,还能给自己种点儿土豆。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都经历过战后时期。"

Schrebergarten

其乐融融

后来,可怕的战争和供应短缺都没有发生,但马洛尼还是保留了这块土地,到现在已经31年了。他说:"种的东西从马铃薯变成了玫瑰。我的妻子正在家里做今年的第一拨儿50罐果酱,有黑色和红色的醋栗,还有欧洲越桔等,每年大约能收成5公斤。虽然看不出来,但确实有这么多。"

如今德国的小果菜园早就不再是解决家庭困境的方案,而是用来打发空闲时间、修心养性,以及在新鲜空气中活动手脚的田园劳动。马洛尼现在是小果菜园协会的主席,管理着108个介于200-400平方米之间的小果菜园子。他的目标是让种植小果菜园的这个群体,能够得到可持续性的发展,而这,首先要注意的是年龄结构。马洛尼表示;"有段时间我们很难将花园分派出去。不过现在已有很多的年轻人找到我们,他们的孩子在都3到10岁之间,这样的人被优先考虑。"


一个新的发展趋势是,种植小果菜园的移民人口特别多,像土耳其、哈萨克斯坦、保加利亚、爱沙尼亚、俄罗斯、格鲁吉亚等等,名单可以列得很长,大部分是有孩子的年轻家庭。雷布家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是在两年前有了这个小园菜。雷布太太说: "我们有个小女儿,这个小园子对孩子来说实在太理想了,夏天的时候可以搭个小游泳池,或者做日光浴。这里美极了,我们感到心满意足。"

Schrebergärten

花园一角

雷布太太9岁的时候从哈萨克斯坦来到德国,他的丈夫来自格鲁吉亚。在这个群体中,他们并不是特别的例子,实际上,这里超过半数的园主都有移民背景。这绝非偶然。马洛尼表示,移民很受欢迎,因为他们是未来的保证: "移民离开了他们的祖国,希望在这里能有新的开始。拥有一个小果菜园是融入这个社会的最好的方式。我们在这里一同耕耘,没人对国籍问题感兴趣。"

到目前为止,这种多文化交叉的小果菜园社已累积了不错的经验。虽然还有极少数顽固派仍拒不接受外国人,但大多数都对这些年轻人表示欢迎。人们期待新来者能够配合及适应这里的习惯和规矩。这对学习能力强的年轻人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拥有百年历史的德国小果菜园文化是具有相当感染力的:雷布家园子里三个传统德国花园小矮人,微笑着迎接到访记者,这种有着圆圆脸庞和戴着小红帽的矮人,正是象征移民融入社会的典型范例。



作者:Zoran Arbutina/子江

责编:石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