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福利”之争加剧

对于那些什么都不太愿意做的人来说,在德国这样一个福利制国家生活会不会太舒适?有关这个问题的讨论在德国越来越激烈。而讨论的核心就是有关国家对于长期失业者和贫困阶层给与补贴的问题。有不少批评意见认为,这些人从国家领取的生活费常常比一些低收入者的收入要高。

default

领取哈尔茨第四阶段救助金的两名女士在法兰克福一家餐馆学厨艺

在由德国联邦外长、自民党主席韦斯特韦勒引发的有关福利国家的讨论中出现了不同的观点。对讨论所涉及到的一些数据也存在质疑和争论。据联邦统计局调查提供的数字,去年一年,德国在福利方面的支出为1520亿欧元,而且,首次在联邦预算中超过50%。

在这场讨论中涉及到的核心群体,也就是"哈尔茨IV(哈尔茨第四阶段)"失业救济领取者得到的救济金额达到235亿欧元。这方面的福利开支涵盖的也不仅仅是享受着福利温床的长期失业者,而是同时包括了那些收入水平达不到最低生活标准的劳动者。这一结果正是2004年以来失业救济和福利救济和并造成的。42岁的玛丁纳·朔姆贝特(Martina Schombert)曾经接受过推销员的培训,现在她虽然没有到申请领取救济的地步,但是她的收入却相当的低,"我的工作是全职,月收入税前只有大约1400欧元。然后扣除所得税、医疗保险和失业保险之后,剩下的不过是900块钱。我住的房子房租是500欧元。再剩下的钱也就买不了什么了。"

在讨论有关社会福利问题时,最经常举的一个例子就是,一个住在波鸿的有两个孩子的家庭,如果家长在小饭馆当招待,每个月可供开支的收入所得却要比"哈尔茨IV"失业救济领取者每个月所得的1600欧元少100多欧元。而这样的收入根本无法维持基本开支。"钢铁"工会地方全权代表克莱内-布拉姆斯(Kleine-Brahms)表示,在财政出现巨大缺口的情况下,无法想象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趋向去当"哈尔茨IV"领取者会是怎样一番情景。她警告说,社会有可能普遍形成对"哈尔茨IV"失业救济领取者信誉的无端质疑,"一些低收入者不得不去额外申请社会救济,那他们和那些真正没有职业,从领一期失业金逐渐滑落至'哈尔茨IV'的人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了。"

这一现象在位于波鸿的原诺基亚工厂尤为明显。2年前,这家工厂被关闭。现在,70%失业的职工仍然没有找到新的工作。如果到今年6月这些老职工还找不到工作的话,他们也会变成"哈尔茨IV"失业救济领取者。这对他们来说当然意味着生活水平急剧下降。

出现这样的结果并不是这些老职工们不愿意重新工作造成的。朔姆贝特所要面对的现实也将是残酷的,她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的老板就说,生意现在大不如前了。她现在已经考虑是不是让员工都只上半天班。这就意味着,我挣的钱也将会更少。如果真走到这一步,我也得去申请生活补贴了。"

即便朔姆贝特想重新找一份收入好一些的工作,根据她的资历恐怕在现在的就业市场也很难找到机会。朔姆贝特的雇主扎比内·菲舍尔(Sabine Fischer)20年前继承了家族产业,但是按照目前的业务发展状况,她觉得发展空间也并不大,"我完全可以理解我的雇员。他们都非常勤勉,而且非常优秀。我完全可以信任他们。但是我已经没有能力向他们支付更高的工资。但现实就是如此。"

毕竟没有人自愿进入"哈尔茨IV"失业救济领取者的队伍。至于德国工会提出的8.5欧元的最低工资标准能否改变目前难堪的局面,"钢铁"工会地方全权代表克莱内-布拉姆斯表示:"如果濒临领取社会救济的群体越来越大,那就说明我们现有的工资制度肯定有什么问题。而且我甚至不确定,每小时8.5欧元的工资标准能不能解决问题。"

作者:Klaus Deuse / 洪沙

责编:凝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