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社会人群间敌视情绪走向

德国比勒费尔德大学连续四年对德国社会人与人之间的敌视情绪和行为及其原因进行研究。每年有两千多人在被称为“社会人群敌视”研究小组的项目框架内接受调查。上周,这一研究小组在柏林公布了研究结果,以下是德国之声记者的综合报道。

default

敌视乎

整个项目的研究期限为十年。研究的目的是真实、批判地反映德国社会的现状。项目负责人海特迈尔说:“我们想找到社会发展过程中敌视情绪增加和减少的重要原因。重要的是,分析他人融入德国社会的质量如何,并同时保障社会福利水平、政治权利以及社会认同感。因为这样可以提高和保障人们自觉接受社会准则,例如人和人之间的平等。如果这一点做不到的话,我们认为,社会将形成一系列的大问题。”

虽然有人经常指出,这些想法在短时间内会发生变化。但是海特迈尔反驳了这一说法,“所有让人感到不安的系数都有了明显的上升,例如担心失业、担心生活水平降低、对未来有不确定的感觉等。而且人们定位不确定的因素也在增加,而从政的意愿也因为一些不可改变的客观现实有所下降。这需要我们关注政治中位值。一些富裕的人在上,贫穷人民在下,中产阶级的地位动摇。有一半的被调查者,不仅仅包括贫穷阶层,甚至包括中产阶级和富裕阶级,对跌入贫困线以下表示担心。而哈尔茨计划第四阶段成为跌入贫困线以下的代名词。”

调查报告称,虽然联邦德国自从战后开始成功振兴经济,建立社会福利制度,让每个人有机会成为富裕阶层,但是由于现在危机式的发展,人们开始置疑这一制度。各社会人群之间无法相互融合是这一现实的体现。人们把对方看成是争夺社会福利的竞争对手。

海特迈尔称,这一社会基本原则例如团结、公正、平等等道德准则越来越被人遗忘。取而代之的是定位的盲目性。原因如何无从考究。有些大企业虽然经济效益良好,可还是要大规模裁员,让人费解。到处都能够感觉到社会不稳定因素。

海特迈尔和他的科研小组介绍说,他们在调查中发现,这样的资本主义已经没有能力保障社会融入进程,“观察2002年至2005年的趋势,我们可以发现,由竞争导致的敌视情绪不断增加。现在有61%的人对‘在德国生活太多的外国人’这一表述表示认同。36%的人认为,‘工作岗位越来越紧张,外国人应该返回自己的国家’。三年前对这句话认同人数的比例是28%。”

而德国东部和西部之间也存在明显差异。德国东部敌视情绪在过去三年从46%增加到53%;而德国西部则从32%增加到38%。

引人注目的是,德国东部对穆斯林莫名的恐惧从2002年23%增加到现在的34%,德国西部害怕穆斯林人数的比例仅仅上升了一个百分点,上升到22%。

为了改变社会对穆斯林的不信任和抵触情绪以及偏见,报告指出了两个基本出发点:加强与穆斯林信徒以及宗教设施的接触和了解穆斯林信仰。

如果将被调查者按照年龄组进行区分,报告显示出,25岁以下人士比年长者的敌视思维程度要轻,而被公众所认知的情况则截然相反。因此,海特迈尔提出是否要对现有的融入社会方案进行再加工,扩充其内容的必要。

总体来看,一方面德国社会无法融入的风险以及人们的担忧加剧,另一方面社会人群之间的敌视情绪也在增加。海特迈尔认为,经济发展和社会融入各行其道将对福利事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伴随着对社会中强者的手足无措、灰心丧气的,是对弱者不

公正待遇,外国人、穆斯林、无家可归者、犹太人或者同性恋者。

海特迈尔:“我担心,弱势群体越来越获得社会的承认,而且人们越来越不愿意为他人提供融入社会的机会。这些后果虽然不是必然的,但这是对那些上层人物作出的反应。”

而政客与公民社会还尚未对此做出回应。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http://www.dw-world.de

DW.COM

  • 日期 27.12.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hxB
  • 日期 27.12.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7hx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