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德国的黑暗角落

难民潮的涌入给德国的政治带来了很大影响。仇外的Pegida运动死灰复燃,不少地区右翼势力的暴力倾向抬头,而且得到了中间派的默认。

(德国之声中文网)"去给自己买瓶盐酸,不然我们会去给你买!"--卡伦·拉里施(Karen Larisch)时常会受到这样的恐吓信。她说,如果袭击了她甚至还能得到悬赏。但是这位社工没有想过要停止自己的工作。她所负责的一个跨文化交流中心项目--"五彩联盟俱乐部"(Villa Kunterbündnis)也已经多次遭到极右翼分子的毁坏。"我已经为此报警120多次了",这位40多岁的女性讲述道。

拉里施在政治上也很活跃。她在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的城市居斯特罗(Güstrow)参加抵制右翼极端主义的活动,并因此引起了对立阵营的注意。"他们会从战略的角度在每个城市寻找一个对立目标--而在居斯特罗选中的就是我。"右翼势力这样做的用意是警告其他人,不要参加政治活动。

Mecklenburg-Vorpommern - Stadtvertreterin Karen Larisch

社工拉里施

居斯特罗整体的气氛都被渲染上暴力的色彩。"一些青少年俱乐部遭到袭击,里面的年轻人被浇上了滚烫的焦油;还有残疾人受到攻击。"拉里施表示,那里的暴力倾向在去年又得到了加强。"难民的涌入对所有人来说都有些应对乏力 ",右翼势力就充分利用了这一点。如今这座城市到处都弥漫着恐惧的气息,市民们都如惊弓之鸟。

"冲破了文明的底线"

在德国,尤其是东部的一些地区在这一年来发生了很大变化:今年8月,全德国带有右翼背景的刑事犯罪数量达到了最高峰。仅仅在这一个月里,就有1450桩右翼倾向的刑事犯罪案件登记在案。内政部长德迈齐埃表示,今年到目前为止,难民居所遭袭击的事件一共达到490起。相比较之下,去年全年的这类袭击事件一共不到200起。德迈齐埃对这一数字变化评论道:"人们已经冲破了文明的底线。"

Deutschland Pegida Kundgebung in Dresden

在德累斯顿手举绞刑架的Pegida示威者

9月初,德国宪法保护局警告,右翼暴力倾向可能会继续抬头,并且不排除一些组织已经做好准备"实施右翼极端主义的袭击"。该机构表示,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之一,就是极端右翼党派所煽动鼓吹的反对难民思潮。事实上,有关难民的争论使得原本已经声势渐衰的Pegida运动(全称是"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又获得了重生,之前被认为已经毫无前途的"德国选项党"(AfD)也出现抬头之势。

从上周开始,Pegida运动的集会活动又风风火火地搞了起来,而且参与人数众多。示威者将难民称作"牲口",并且把总理默克尔和副总理加布里尔所代表的政策挂上了"绞刑架"。"Pegida是一个种族主义和反民主主义的运动",左翼党成员、研究右翼极端主义的专家莱纳尔(Martina Renner)评价道。德累斯顿检察院正在对上周该运动的游行中示威者高举绞刑架的行为进行调查,他们可能会面临宣扬暴力犯罪和煽动民众的指控。参与相关调查的一位检察官甚至还遭到了谋杀威胁。

莱纳尔认为右翼倾向的暴力事件增加与右翼民族主义势力的壮大之间有着明显的关联。"有些人把自己当成了'广大人民意志的执行者',而Pegida正是将这种人民意志在街头表达了出来",她分析道。

右翼极端主义和市民中间派之间的模糊界限

Brandanschlag auf Flüchtlingsheim in Bischhagen

在图林根州城市Bischhagen被烧毁的难民住所顶棚

这种自封的"人民意志执行者"的危险性之高,不仅仅志愿服务者,民选的公民代表也深有体会。德国电视一台ARD拍摄的纪录片《德国的黑暗面》(Dunkles Deutschland)展现了,看起来简单无害的公民抗议活动是如何转化为暴力的。"正直的人们没有站出来反抗",勃兰登堡州瑙恩市(Nauen)市长弗莱施曼(Detlef Fleischmann)说。这位市长此前不顾右翼势力的反对,坚持要接收难民。先是一些市民走上街头抗议这一决定,接下来他就收到了直接的人身威胁,最后一座原计划用于收容难民的体育馆被纵火。"这简直就是恐怖主义",这位来自社民党的市长说。尽管如此,他还是按计划实施难民居所的修建工程。

从上述纪录片可以看出,通常情况下,从普通的公民抗议活动到纵火焚烧难民营的事态演变程序都是类似的:首先是一些品行端正的公民举行示威,他们组织了一些保护家乡的倡议活动,然后极右翼组织就跳出来了。比如在萨克森-安哈特州的小城特罗格利茨(Tröglitz),右翼势力就很成气候。今年4月,那里的市长尼尔特(Markus Nierth)迫于压力辞职。"我实在是得不到任何支持力量,不管是民众中还是在政界都没有后盾",这位前市长解释道。

观看视频 03:09

生活在阴影下:穆斯林学生在德累斯顿

柏林自由大学退休教授、政治学家冯克(Hajo Funke)认为,在包括易北河畔的城市麦森(Meißen)等地区,公开的右翼极端主义和市民中间派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从上面提到的几个城市来看,右翼组织以其暴力倾向大行其道--并且得到了许多中间派市民的容忍默认。

从这个角度来看,德国始终没有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左翼党人士莱纳尔说:"在奥地利,曾有15万人走上街头,支持难民反对种族歧视。而在我们这里,这股力量始终没有达到这样的规模。"这也是社工拉里施的期望。她现在处于警方的半保护状态之下,只有在特定时间内才能出门。"我的行动自由受到了限制,而那些将我逼到这一境地的人,却能每天自由来去。"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