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的第一批女大学生

今天德国人很难想象,女性曾被大学学府拒于门外。女性运动崛起后,展开了长达数十年为争取女性权益的抗争,直到1896年才获得首次突破。德国之声记者曾于1996年录音采访了其中几位今天已经作古的德国的第一批女大学生。

default

今天德国大学内的老龄学生

1902年出生的玛丽.路易莎.施泰因霍华,父亲是律师,母亲是一位主内的贤妻良母。父母都支持她学习戏剧学的愿望。她说:“我永远忘不了第一次离家坐火车到慕尼黑上大学的往事:8个人一间的硬座车厢里,有些是要到维尔茨堡大学念医学的男学生。跟他们聊了起来,他们对我说,你长得这么漂亮,上大学简直太可惜了。当时把我给气炸了,根本没去思考,这是别人对我的恭维,应该高兴才是。那时一般人的观念是,长得好看一点儿的姑娘应该嫁人,不好看的可以去念大学。”

1919年魏玛共和国建国后,大学女生的人数逐年增长,威廉皇帝统治时期的反抗运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群高中刚毕业,整装待发的女学生。1905年次的伊姆加德.冯.博尔西克就是其中之一。她说:“1925年复活节,我高中毕业,紧接着就到哈勒上大学去了。这是因为我最喜爱和敬佩的一位女老师来自哈勒。我跟她学到很多,所以决定去哈勒学习。”

出身军官家庭的伊姆加德,后来又在马堡和柏林继续大学课程。许多来自乡间的女学生,都受到繁华的共和国首都柏林所吸引。但也有不少人选择了德国南部城市柯尼斯贝格,例如后来成为德国首任总理阿登纳政府"妇女事务专员"的多罗特娅.弗兰岑。当时她住在一个租金便宜的大学女生宿舍里。20年代初,各大学都附带有这种学生宿舍。多罗特娅表示:“房间小而美,设备挺摩登:有一张坐卧两用的沙发,一个洗脸台,但洗澡间在走廊上,大家合用。还有一张带个书架的小书桌和一把椅子。该有的都有,我们感到很满意。”

不过大部份学生是在百姓家里租房间住。当然房东都会特别声明,不欢迎男性访客。

当时大部份大学女生的打扮,已不像她们学姐那样地古板别扭,而是简单、朴素、大方。魏玛共和国末期,女生就学比例已超过20%。多罗特娅说:“我们认为能够进大学学习的人,具有一份崇高的使命,特别是学习稀有专业的人。所以一定要加倍努力完成学业,否则怎么对得起父母的期待和栽培。”

多罗特娅学习的是法律专业,她自豪地表示:“来法律系听课的大约有四到五百名学生,女生有如"凤毛麟角",只有两、三个人。"物以稀为贵"我们很享受那份处处受到优待的"特权",从没感受过压力。教授们都非常照顾,他们也很高兴有机会跟女学生们交流、辩论。”

商业大城汉堡远近驰名的开明风气,使1919年成立的汉堡大学成为最受女生青睐的学校,女学生所占的比例高达25%,在全国排名第一。

凯特.朗马克生于1902年,1920年夏季入学。她说:“我学习的是文学、历史和哲学专业,一方面因为这些都是我最喜欢的学科,另一方面我想将来留下来教书。当时汉堡大学的人文科系拥有全国最杰出和最重要的师资。”

超过一万名女学生在1919到1933年之间取得博士学位,其中将近60人成为学术研究专家,例如古典语文学家安佳特.拉许。1926年,她取得汉堡大学非教席教授职位,成为第一位女性大学教授。凯特回忆说,拉许教授的要求非常严格,对男女学生一视同仁,几乎没有女性特有的温柔气质:她留着一头短发,像个男人,女学生都不热衷于上她的课。但她们跟随拉许教授学习到很多专业知识。凯特说:“作为一名女教授,她的教学方法当然受到男性竞争者的严格审视,因此她要求我们做学问必须讲求精确,并要我们投入全副精力做好课前预备,要求我们在她教的哥特及古典德语专业具备几乎无法想象的高水平专业知识。”

纳粹时期拥有大学学历的女性,很快就受到冷处理,例如纳粹官僚认为,女医师的丈夫收入不错,就撤销她们的行医执照。其它又如拥有大学学历的女公务员被裁减薪资。1936年起,不准女法学家担任律师,法官就更没可能了。大学接到政府指令,必须将大学女生比率压缩到10%,犹太血统的女生更不能超过1%。

后来成为戏剧家的玛丽.路易莎,曾亲身经历那段恐怖时期,例如有一次,她的一个长得有点儿像犹太人的朋友,差点儿被人打个半死。

不可否认,威廉王朝及魏玛共和国时代的女大学生,确曾是一群引领潮流,令人爱恨交集的时代先驱。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