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中国

德国玩具,中国血汗

圣诞节也是赠送礼物的节日。圣诞老人从遥远的中国为德国小朋友送上礼物,也送来一份中国工人的血汗帐单。

default

天真的孩子哪里会意识到手中玩具是怎么来的

圣诞节市场上,百分之八十的玩具是来自中国,特别是来自中国广东的数以千计的大大小小的玩具工厂。近年来,中国玩具工厂的恶劣劳动状况时常曝光于西方媒体,也为一些人权组织和劳工组织所诟病。为此,德国“焦点”周刊的记者沃尔夫岗.门德尔花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在广东的玩具工厂亲自明察暗访,一探究竟。

“这些都是乡下人,你必须向他们吼十次他们才能明白”,一位姓王的工头在车间里对门德尔说。这是一个制造玩具太空船的车,所谓的车间,简直就像是个毒气室。其十多名工人把小小的塑料玩具部件拿在手里喷漆,部件很小,因此被拿得很靠脸部。他们当中只有很少的人带着口罩,对于弥漫车间的喷漆产生的化学有害气体,根本没有保护作用。门德尔在车间里只呆了一会儿,就感到头疼眼胀,而这些工人要经常是每天16个小时、长年地呼吸这些毒气。这些毒气侵入这些年轻的男男女女的身体,侵害着他们的大脑、心肺、肝脏和肾脏。门德尔看到,很多人脸上在发疹子,胳膊上起着红泡。

泰迪熊、芭比娃娃、拼图板、塑料童话城堡、游戏机...,德国孩子的梦幻世界,常常就是中国工人的梦魇世界。一位23岁的化名曹宇的工人对门德尔说,他所在的玩具常就是个“地狱”。他每天早上起来都害怕走进这个地狱,但他别无选择。在过去的八个月里,他每天十几小时的任务就是在流水线上把小小的塑料备用胎和保险杠按到玩具汽车上。他的手指骨头因此而发炎,他要求换一个工作岗位,但是工头不予理睬。

曹宇所在的玩具厂同很多同类的厂一样,一年中最辛苦的是六月到八月,因为那是为西方的圣诞节市场而生产的高峰季节,工人每天干活18个小时一点都不稀罕。有时为了赶任务,工人还要连夜加班。曹宇本人有一次就创造过几乎是连续工作三天三夜的纪录。曹宇说,他一年中只在活儿“少”的时候才能一个月有一天的休息,而为此得到的工资呢?扣除食宿费用,他挣到的是每月六百多元。他的工厂有个规定,男性工人工作时间内每天只能上三次厕所,女工五次,谁多上就要交罚款。

中国玩具工厂的违反基本工人权利的状况越来越受到国际上的注意。在各种组织形成的国际舆论压力下,世界玩具业联合会开始在中国检查劳动条件。他们每两年派出一次监察员到中国的玩具厂,目前已经为500家中国的玩具厂发放了劳动条件合格许可证书。

但是,中国一向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对付“老外”监察员,中国人自有一套办法。例如,一位女工就对门德尔说,她的老板在监察员到来前都要向工人训话,鼓励雇员讲假话,欺骗得出色的,还可得100块钱的奖金。要知道,这家工厂还是获得了世界玩具业联合会劳动条件合格证书的工厂。

中国玩具工厂的恶劣劳动条件已经引发了一些工人罢工抗议事件。一位小玩具厂的老板坦白地对门德尔说,再这样下去,“社会就会闹出大动静,这用不了很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