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无家可归者 — 预防措施有时也使不上力

在德国对于无家可归者并没有官方的统计数字。德国联邦政府协助无家可归者工作小组猜测,目前德国大约有375000名无家可归的人,其中半数是成年男性,四分之一是成年女性,其余是儿童和少年。

default

两名无家可归者露宿地下人行道

这个数字本来是降下来了,但是近来由于失业率增高和房租上涨,因此该小组估计无家可归的情形恶化了。


在这个时节白天的气温已经降到摄氏零度。位于科隆的约翰尼斯无家可归者收留所因此已经挤满了人。在走道上坐着一个男人,泫然欲泪。其实这个人并不需要到收留所来,他说:“我自己有一个房子,但是去年圣诞节前我失去了我太太,我一个在家觉得寂寞。”

像他一样,自己有家却仍住在收留所的情形,其实是例外的。 需要帮助者多半是无家可归的人,他们没有钱可以付房租,因此被撵出原来的住屋。各式各样的社会组织提供这些人协助。比如位于科隆的约翰尼斯无家可归者收留所,就不只是提供短期的过夜,也允许比较久的居住。它可以提供250个过夜机会。彼得安巴赫已经在这里服务了30年,非常清楚这些人的困难。他说:“这都是些精神上出了问题的人或是酒鬼,他们因为酒精中毒,行动不再便利。这些人都历经过无数次失败的治疗,如今无处可去。这里是他们最后的归属。”

大约30名的社会工作人员和教育工作者在这里服务,他们主要负责照顾这些人,协助他们住宿,洗澡,并发给他们干净的衣服。 尽管满屋子都是需要帮助的人,但事实上,无家各归的人数其实从90年代中期已经慢慢下降。科隆的住屋供给部的主任施莱和对此做出了贡献。他在80年代设计出一种减少无家可归者的模式。他赞成某些人的房租欠钱可以 由社区来承担。 他说 :“如果社区必须提供这些人提供居住的机会,那么,这种方式比让这些人住在原来的房子内,还要贵。”

施莱和继续说:为了提早对抗这些问题,各地的社会工作网必须彼此合作互相提供资讯。为了感谢他多年来在协助无住屋的人上面的贡献,联邦政府最近颁给他一个服务奖章。也许有人会认为事先预防的措施可行,但是服务于约翰尼斯无家可归者收留所内的科尼希却对这套做法持怀疑的态度。他说:“我大胆的怀疑,因为这些人原则上都曾经待过不同的勒戒所或是救济所,他们基本上已经失去可以居住在自己的房子里的能力。这里大部分的成员都曾拥有过自己的房子,然后因为不同的理由被赶出家门,他们之所以被扫地出门,正因为这些人已经无法在正常的社会系统中生活了。”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