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之五花八门

德国性工作者现状

1975年6月2日,大约100多名妓女占领了法国里昂的一所教堂,以抗议当局和社会对性工作者的刁难。此后,6月2日就被定为国际性工作者日,以唤起对性工作者问题的关注。那么,德国的性工作者状况又如何呢?

Bordell Deutschland

科隆的一间妓院

(德国之声中文网)从2002年起,卖淫这一据说历史最悠久的行业被宣布为合法职业。不过,直到今天,有关这一法律的争论从未停止过,反对者认为,这一法律间 接推动了贩卖妇女的犯罪行为。而事实却是,无论是反对者,还是支持者都无法拿出有说服力的数据让对方信服。人们既不能提供性工作者的具体数量,也无法证明 性工作者是被强迫从事这一行业的。国际性工作者日之际,一些性行业从业者向媒体讲述了个人的经历和感受。

“我年轻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经济状况很糟,很需要钱,也很想为此去工作。但我有小儿麻痹后遗症,所以我找工作不像其他人那么容易,即便是去咖啡馆当服务生这样的工作我也没法做。所以我就想,有没有我可以做的工作呢?后来我就给一家色情场所打了找工作的电话。“

Prostituierte an einer Bar im Bordell Pascha in Köln Archiv 2006

科隆的一间妓院

说这番话的是纳迪娜(Nadine),今年刚过三十,一头金色的卷发。过去十年来,她 一直在色情俱乐部工作,也当过应召女郎。对她来说,这一行是她挣钱的最佳途径。尽管置身其中,但纳迪娜对性行业的看法也是很矛盾的。“我并不想去妓院工 作,但也很反感别人对我说,好可怜啊,怎么可以做这样的工作。因为 对我来说,这是唯一的一种谋生手段。”

凯 思婷・贝格豪斯(Kerstin Berghauser)走上卖淫之路,则是为了偿还债务。回忆当年她说道:“同所有不了解这个行当的人一样,我当初接触这个工作时也充满了那些固有的成 见。于是我先试着做了一个星期,看看我到底是不是适合做这个工作。”一晃,凯思婷从事卖淫行业已经八年之久了,现在她在柏林经营者一家妓院。

2002年卖淫法生效后,开办妓院就属于合法经营了。目前要求收紧这 一法规的呼声越来越高,政府希望以此阻止日益猖獗的人口贩卖活动。社会学家巴巴拉・卡维尔曼(Barbara Kavelmann)在谈到卖淫法时表示:“最令人费解的是,有些人竟然认为卖淫合法化导致了人口贩卖活动的猖獗。因为他们认为,卖淫法生效后,贩卖人 口的案例增加了,街头揽客的妓女也越来越多了。事实上,如果一定要为这些现象找一个原因,那么它同欧盟东扩显然关联更大。”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很多女性新移民在德国的工作条件非常艰苦。来自保加利亚的保拉是自愿从事性工作的,她拒绝接受任何没有安全措施的性行为,也不曾有过操控她的皮条客。“曾经有个男子要求我为他工作。我惊讶的看着他说,你脑子没毛病吧?”

无论如何,性工作还是不能和其他的工作相提并论。首先,很多人对性工作还是心存偏见。德国色情业及性服务业联合会一直在努力为性工作的正名。该组织要求,性工作应被作为正当职业得到认可,并对性工作者提供劳动保护,营业登记,咨询以及再教育 的机会。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