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在线报导

德国年轻医生出国另谋高就

德国的医院正面临着生存危机。高校附属医院的医疗工作者工作条件恶劣,在不断削减财政预算的前提下,医院合并压力也日益增大。持续了一周的游行抗议活动今天进入高潮。

default

你们自己做手术吧,我们不干了。

过去医院实行每日结算,现在则代之以按病例结算的总价制度。由此增加了许多不必要的官僚手续,使得医院入不敷出。然而对许多大学附属医院来说,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图宾根大学医院行政主管,兼德国高校附属医院联合会主席斯特尔说,“最大的问题在于州政府针对大学医院的减缩开支计划。”

斯特尔认为,在缩减开支的压力下,现有的34所大学附属医院将难以为继,事实上必须减少到25所。在柏林已经有三所高校医院合并,在慕尼黑也有相似的计划正在酝酿之中。在黑森州,马尔堡大学和吉森大学的医院已经合并,在石荷州则是吕贝克和基尔大学。斯特尔预计下一个合并项目将在北威州展开,因为科隆,杜塞尔多夫和波恩三地的范围和整个柏林市相当。

高校医院的医师们首先站出来反对。8月4日上午,马尔堡医师联合会发表了一份声明,号召在首都柏林举行一次反对恶劣的工作条件和降低工资的游行活动。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年轻医生到外国去寻找工作。比如在荷兰,一个医生的起薪约为一年11万欧元,比德国多出一倍还不止。

而在去年,巴伐利亚州,巴登-符腾堡州和黑森州更是单方面修改了公务员的劳资协定。节假日补贴减少,每周工作时间延长,加班费也变得更低――所有这些都首先关系到大学附属医院医生的切身利益。他们的境况比在市立医院或社区医院工作的同事们要差得多,因为联邦政府和社区政府早在今年初的劳资谈判中就确定了每周38.5小时的工作时间。

“很明显大学医院在竞争中处于劣势”,斯特尔这样认为。对年轻的医科生来说,在研究和教学领域的工作变得越来越没有吸引力。斯特尔认为,作为雇主,大学附属医院也应该对它的专业雇员们负责,这样才能保证制定一个合理的工资标准。

斯特尔发现,一个可笑的现象是,一方面国际竞争越来越激烈,另一方面在欧洲劳动时间法的规定下,科研和教学的时间却在缩短。“在其它地方绝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在欧洲,科研人员每周工作不允许超过48小时。同时欧洲法院还规定,值班时间也算作普通工作时间。“我们要求,不将高校的研究人员和大学医院的医生包括在这一立法规定的范围内。”斯特尔解释说。他估计,如果按照这一规定执行的话,仅在图宾根大学附属医院就必须在现有的950个工作岗位的基础上再增加80到100个位子。

引入新的加班制度后,还需要一系列新的跨部门劳动安排表。于是人们不禁要问,是否应该启用对如何处理紧急情况毫无所知的医科学生,来代替守夜的值班医生呢?

时至今日,在公众面前,政治家们对科研和教学的工作时间规定仍然讳莫如深。德国的各大科研机构也没有足够勇气来面对这一问题。曾经写给总理施罗德的一封相关的信函也得不到答复。斯特尔说,当局在这些实质性问题上小心谨慎得过头了。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