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德国将成为只有两头没有中间的社会?

德国经济在增长,然而,与此同时,贫富之间的剪刀越张越大。在两者的中间阶层那里,一种向下沉降的恐惧在蔓延着。在德国是否将来只有“上面的”和“下面的”呢?德国之声记者为此走访报导如下。

default

乐观的女教师Christiane Knoll

不去面包房

布吕尔,距离科隆20公里的一座5万人口小城:整洁的街道,如画的老房子。这里居住着克里斯蒂安娜.克诺尔和她的两个儿子,奥斯卡和台奥。他们三人刚郊游回来,这是星期天的正常日程,假如没有德国之声的人横插这么一杠子的话。"奥斯卡说:他会问我们什么?要不然我就用华夫饼做例子告诉他好了。"当妈妈的对这个8岁的男孩解释道,假如钱包里钱还多一些,下午也许可以到面包房去买几块点心。可是现在只能吃自己烤的了。奥斯卡懂事地点头头,他的小弟弟一脸享受的表情啃着烤成棕色的华夫饼。

在家里吃华夫饼,而不是到面包房去买蛋糕。这个家庭是怎么对待自己的经济状况的,由此可见一斑。状况?克里斯蒂安娜.克诺尔是个老师,甚至还是公务员编制的。她的生活伴侣兼孩子们的爸爸克里斯蒂安在周内的日子里照料孩子们。这本身是中间阶层一个典型的家庭。但今天这个家庭主男不在场。周末他总是去另外赚一笔钱,干一份正好在免税线下的月收入400欧元以下的活。

谁属于中间阶层,什么是中间阶层?

Die Kinder Oskar und Theo

和她的儿子Oskar和Theo

"我想,我们以前应该是属于中间阶层的。"以前,也就是说在孩子们问世之前。那时,在公务员培训结束之后,在那还有德国马克支付的时代,每个月似乎有现在的两倍这么多的钱到达帐户上。今天,这个40岁的女子问自己,她和她的亲爱的们是否还能算中间阶层。

两岁的台奥不久前开始去布吕尔一个父母们发动办的幼儿园,每个月支付250欧元。这笔钱对别人来说也许不算一回事。克里斯蒂安娜,克诺尔却觉得这是"中间阶层下层"的组成部分。但她知道,"这当然要看比较值"。换个地方,情况就会完全不一样,比如往北20公里,到阔尔威勒-科隆的社会问题焦点区域。在那里,以她的收入,完全可以属于"中间阶层上层"。

中间阶层的标准

谁的收入在德国平均收入(约为每月2500欧元)的70%和150%之间,谁就属于德国的中间阶层。这是德国经济研究所(DIW)下的定义。科隆大学社会学家克里斯朵夫.布特韦格认为,不能这么简单地看问题,"我认为,谁的收入相当于德国平均收入的70%,便已经接近了贫困。而谁的年收入比如说达6万欧元,按这个定义就属于上层了。"

在布特韦格看来,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一个主观认识的问题。这位著名的贫困研究专家观察到一个不断扩大的社会沟豁:"我们在经历一种Pater-Noster(我们的天父)效应:一些人在往下行驶,另一些人同时在往上行驶。"这两种运动会把中间阶层碾得粉碎,并行社会从而产生。

用自耕自种取代廉价商场购物

至于她的家庭属于中间阶层的上层、中层还是下层,对克里斯蒂安娜.克诺尔来说是无所谓的。这4个人按最佳做法来处理他们的"状况"。他们不想抱怨。克里斯蒂安娜认为,最关键的不是钱和消费水平,她给儿子奥斯卡和台奥的生活道路教育是别样的。比如,"我们半年来有了一个小园子。周末我们在这里收割我们的小萝卜,不去购物,不去吃冰淇淋。"

以小萝卜取代廉价超市购物,以自烤华夫饼取代面包房的蛋糕。这位女教育工作者说,即使钱包里有更多的钱,她也不会换一种做法,即使赢了彩票也一样。

编辑(译者)说明:

Mittelschicht这个德语词一般译成"中产阶层"。但"中产阶层"这个词现在变得有点小富豪的意思了。在此译成"中间阶层"似乎更恰当一些。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