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学运领袖杜契克三十年祭

30年前,1979年12月24日,德国失去了一颗耀眼的明星,那就是鲁迪·杜契克(Rudi Dutschke)。他是德国六十年代被称为"反专制1968"学生运动中最有魅力的领袖,但在经历了一次针对他的暗杀后,他就带着全家离开了德国,从此再也没有回来。三十年前,他在平安夜去世。德国之声记者Louisa Schaefer独家采访了最了解杜契克的人,他的妻子格雷琴·杜契克-克罗茨(Gretchen Dutschke-Klotz)。

default

杜契克和妻子、孩子在英国剑桥

四十年前,也就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时,许多年轻人都将能言善辩、魅力超凡的鲁迪·杜契克看作是他们要求德国社会进行变革的代言人。

Rudi Dutschke

杜契克在科隆讲话

当时,德国的大街小巷都进行着抗议活动。作为德国社会主义学生联盟(SDS)的发言人,杜契克说出了他和其他抗议者们对德国文化弊端的看法:在大学里和社会上强迫推行的改革苛刻而又缺乏民主,并且在二战结束二十年后,伪善的前纳粹成员居然还在当时的政府中担任职务。

杜契克机智聪明同时又真诚有礼,这使得他成为了那次运动领导者的完美人选。他的妻子格雷琴·杜契克-克罗茨回忆道: "他非常有活力,也总是为他人着想。如果他看到其他人有困难的话,就会想要给与帮助。"

克罗茨当时是一个大学刚毕业来欧洲旅行的美国大学生。1964年时,她和杜契克在柏林的一家咖啡馆相识, "那是在一个有很多大桌子的咖啡馆里,里面坐着很多人,但只有他面前堆着许多书。所以当时我就想,好吧,看来这个人很用功。他人很好,也很友善……就真的是一个,很酷的男生(笑)。"

当时杜契克就读于柏林自由大学。1965年时,他加入了德国社会主义学生联盟,也正是该组织在几年之后发起了学生运动。

杜契克和抗议者们不仅仅是对德国感到不满,他们还加入了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们反对越战的行列。他们在柏林大街上的抗议中高喊着当时越南共产党领导人胡志明的名字。克罗茨说,杜契克也并不仅仅是批评德国,而是有着更广泛的考量: "他批判了这个社会的组织方式。他认为现存的社会和经济结构的建立方式只能使一小部分人受益,而更多的人会因此受苦。"

Rudi Dutschke

杜契克对示威者讲话

但是作为一名基督徒和和平主义者,杜契克并不相信苏联式的共产主义。因此,在1961年柏林墙建造的前一天,他逃离了在他看来是奉行专制主义的东德。

但同时,他和其他一些反专制主义抗议者们对于他们的大后方西德也持批判态度。

当时的学生们,尤其是杜契克,深受法兰克福学派哲学观和德国哲学家马尔库赛的影响, "但是德国1960年代时的学生还必须要面对的事实就是,他们的父辈们曾经支持过希特勒,所以他们的想法是'我们再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那我们可以做的是什么呢?关键的是,我们必须要结束专制结构--无论是在家庭,在学校,还是在工作场所,在经济中,任何地方……"

许多人都说,1968年学生运动在改变德国人的观念方面是成功的。但是成功的背后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早前1967年6月时,大学生本诺·欧内索格(Benno Ohnesorg)就在柏林的抗议活动中被警察射杀,从而引起了学生的公愤。

可德国社会仍然有不少人把这些学生抗议者,包括领袖杜契克,看作是捣乱者。一些德国人还把他们和其他一些后来从抗议者中分裂出去组成恐怖团体的人们混为一谈。

Flash-Galerie Deutschland 60 Jahre Kapitel 2 1959 – 1969 Studentenbewegung

杜契克在法兰克福反对美国越南战争示威活动上

在那不久后,杜契克还被一些保守媒体点名。尤其是阿克塞尔-斯普林格出版社的《图片报》,因散布对这位学生领袖的仇恨而遭到大学生的指责,"我觉得那使他很生气,不过并没有使他感到受威胁。我觉得受威胁了(笑),但他没有。当然他看到了社会正在两极分化。"

当时克罗茨自己开始感到担心,"然后,在1967年圣诞节的时候,一个人在教堂里真的攻击了鲁迪。那个人手拿一根藤条,并开始用那根藤条抽打鲁迪,然后其他一些人走来抓住鲁迪,让他不能逃走也无法还击,基本上就只能在那里任人宰割。而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教堂!太残暴了。"

此后,暴力升级。有人在建筑物的墙上写下"把杜契克送进毒气室"的句子。1968年4月11日,这位学生领袖遭到被认为是右翼拥护者的约瑟夫·巴赫曼的枪击,在头部中枪后杜契克幸运地活了下来。为了能够有更好的医疗条件,杜契克、克罗茨和他们的两个孩子先去了意大利,而后辗转到了英国,"我们没有回(德国)来的原因是,当时的气氛十分可怕。反对学生的右翼势力说了类似这样的话,'鲁迪没死真是太糟糕了,我们这次 一定要确保杀死他。'"

杜契克一家最终定居在了丹麦,从1971年到79年都生活在那里。在那里杜契克又能够重新开始学习,虽然他不敢回德国长期居住,但他仍在海外参与了德国绿党的活动。

长年以来,他经常会癫痫病发作,后来虽然情况有所好转,但在1979年圣诞夜时,他在浴缸里癫痫发作导致溺死。这是在他遇刺后的第11年,"那十分令人吃惊。因为他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那么严重的发作了。所以,即便他发了病,别人都很难察觉到。那至多只有几秒钟,只有他自己知道。"

Rudi Dutschke

杜契克夫妇

近年来,人们开始怀疑前东德秘密警察可能参与了暗杀杜契克的事件。杜契克成长的地方是民主德国,也就是东德,“我在东德秘密警察档案中看到了自己的档案,从70年代晚期开始,他们就认为鲁迪是全球范围策划推翻东德阴谋的领导人(笑)……然后你可以看出,很明显他们对他感到害怕,并且希望能让他的立场变得缓和。”

就这样,杜契克为德国社会做出的贡献作为他的遗产保留了下来。许多人说这位激情的领袖帮助德国社会发生了永久性的改变。

克罗茨也随着时间的变迁发生了改变,她撰写并出版了一些书,现在还为她的孙子孙女们制作了网络游戏。但她仍然深信,这个社会仍需要进行根本上的变革。

作者:Louisa Schaefer/月洋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