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大学的老年生

几十年来,德国人的人均寿命不断增长,这大概要感谢日渐完善的医疗体制以及相对轻松的劳动强度。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开始懂得利用他们生命里的黄昏,外出旅游,享受人生,甚至还有人重回大学课堂。根据德国法律,即使他们并不具备入学资格,同样可以作为旁听生拥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在过去的几年里,德国大学校园里不乏见到这些鹤发童颜、求学不倦的老年大学生的身影。

default

活到老学到老

据规定,大学旁听生每学期须交纳80至100欧元的学费,低于常规生的学费标准。他们不拿学位,也不必参加期末考试。不久前,联邦统计局公布,上个学期共有3万8千4百人在德国大学注册旁听位置,其中一半是女性,外国人比例占到8%左右。

传统上最受欢迎的专业是历史,其次为经济学和哲学。据最新调查数据显示,每两名旁听生中就有一位是超过60岁的高龄人,比10年前多了一倍。他们的爱好同年轻同学一样丰富多彩,不少人还致力于钻研艺术史、伊斯兰学或者日语等冷僻学科。

近年来,退休人员回归高校的主要动机有了很大的转变。几年前,大多数老年大学生还属于战后一代,他们在年轻时由于种种原因错过了求学机会,退休后趁着赋闲在家,为自己补上迟来的一课。然而现在,很多老年大学生已经接受过高等教育,现在重拾课本完全是出于个人爱好。

例如,一位67岁的同学介绍说:“我一直在发展救援部工作到65岁,主要是为东非国家提供援助。自从退休以后,我就在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这便是神学。我认为来大学旁听一些课程是一项很有意义的活动,人们不能老在家里坐着,看书、侍弄花草,或者骑车郊游。如果每天上午能在大学里度过两、三个小时,一整天都会变得非常充实。”

越来越多的德国老人愿意重返课堂,但相比之下,年轻大学生却日益陷入了财政紧缩、增缴学费的困境。阶梯教室内经常人满为患,勉强挤进的学生们不得不席地而坐。那么,年轻一代与老一辈同学之间是否会因此而产生龃龉?

一位老年大学生不以为然地答道:“我们的主要课程集中在后几个学期。很多年轻大学生上过前两个学期后就走掉了一半,因此课堂座位还是很宽松的。”一位年轻学生也摇头表示:“应该没有什么冲突。每上三门课大概会碰到一两位老人,他们的人数实在是不多。”

还有许多青年同学表示,“好到老学到老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很高兴看到老年人和我们坐在一起听课。” “希望我到了老年也能像他们一样。”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