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多玛根:土耳其裔前帮派成员加入反青少年暴力活动

在青少年中,暴力行为仍然十分普遍。虽然德国联邦内政部和下萨克森犯罪学研究所的调查报告显示青少年犯罪率呈下降趋势,但报告也显示,具有移民背景的青少年犯罪率高于同龄的德国青少年。德国西部城市多玛根的土耳其裔青少年想为改变这种局面做些什么。他们以前属于敌对的青少年帮派,如今他们在土耳其清真寺协会的帮助下成立了一个青年协会并互相帮助。劝架而不是打架,这便是他们的口号。

default

应劝架而不是打架


在多玛根,一个白色的建筑工地集装箱式简易房是伍拉尔·佩克德米尔和他的伙伴的全部骄傲。这名今年19岁的土耳其裔青年和他的一些土耳其裔伙伴在土耳其-伊斯兰联盟协会的帮助下,在这里成立了一个青少年协会。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以前属于多玛根哈肯布洛奇和科隆考威勒这两个以问题青年著名的街区的敌对帮派。那时,街头冲突、打架斗殴和聚众滋事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佩克德米尔介绍说:


"转折点是我们的一个朋友在火车站被八个考威勒区的小青年围住。他被野蛮暴打,对方还动了致命的棍棒和刀子。他被送到医院急救。这件事对他和我们来说都非常难以接受,因为他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事情结局本来还可能更糟糕。"


这两个互相敌对的土耳其青少年帮派的暴力冲突有升级的趋势,但是多玛根的青年们想出了一个让暴力升级得以停止的战略。在土耳其-伊斯兰联盟协会的财力和人力帮助下,他们租用了一个建筑工地集装箱式简易房,把那里建成了一个50平米的无暴力休闲区。他们给它取了个名字叫跨"大陆旅馆(Hotel Interconti)"。房间里有宽屏电视,有游戏机,有健身的哑铃,还有一个开放式的厨房角落和一套不见间断在播放音乐的音响设备。


这个"大陆旅馆"不仅仅为客人提供娱乐。这里也有着严肃的工作,目的是让青少年能有一个未来。伍拉尔.佩克德米尔和其它八位19到22岁的多玛根市年轻人是协会理事会成员,他们在协会会议上共同制定协会的目标,为其他人排忧解难。这些人一律是青少年男性。除了为这些青少年提供课余辅导,他们还在其它领域提供帮助。伍拉尔.佩克德米尔介绍说:

"我们还帮助他们找工作。我们当中有些人在劳动局登了记,我们能接到书面的工作机会信息,我们再把信息转发给我们的朋友。我们随身带着两三个笔记本电脑,我们这里能上网。有人还在我们这里写求职信,我们会帮助过目一下。"


大约有50名青年人定期参加这里举行的聚会,其中还有德国青年,厄立特里亚裔青年和波兰裔青年。今年17岁的土耳其裔青年米卡尔也长来参加聚会。几个月前,他差点被他就学的九年制中学开除。汉斯.格里斯先生是这所中学的校长,他一直在参与处理米卡尔的情况,因为这名学生上学时身边带着刀,他的一个同学感觉受到了他的威胁。汉斯.格里斯说:


"我们就考虑该怎样处理这一问题。我们叫了警察,警察对他进行了搜查。因为我们作为老师是没这个权利的。我们在他身上找到了一个小刀。米卡尔因此被带到了警察局进行盘问。"


学校领导层于是决定进行一次小型的听证会议来商量处理办法。按照学校规定,携带武器上学是要被开除的。听证会除了米卡尔本人参加,还在他的请求下,邀请了土耳其-伊斯兰联盟协会青年协会的伍拉尔.佩克德米尔参加。米卡尔说:


"我们就一起坐下来商量。伍拉尔还跟我家人谈了一次话。然后我们就一起到学校参加了会议,伍拉尔为我说情,帮了我很大的忙。多亏他的帮助,我才被允许转到另一个班级,我现在还在上学呢。"


米卡尔运气不错,没有被学校开除。他知道,他现在不能再浪费这个机会了。他说:

"我先在在学校里很正常,成绩也很不错。我被转到另外一个班级,不在跟那些不三不四的小青年混在一起,他们只会给我带来麻烦。我现在大都是和伍拉尔.佩克德米尔在一起,和我的这里的朋友在一起。"


虽然取得了一些小成绩,但是对这个青少年协会的青年们来说,这还只是个开始。今年19岁的内西姆.阿拉斯也是协会理事会成员,他以前也参加过多玛根哈肯布洛奇和科隆考威勒两个街区帮派的打斗。内西姆从亲身的经历知道,他现在做的事情对他本人和其他前帮派青年都有所帮助。他很高兴他能参加到这个协会的工作中来。他现在能以不同的眼光来看他所在的城市街区,而以前他在这里看到的只是暴力和由此引发的暴力升级。

作者:Leyla Winther/潇阳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