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唯一享有世界声誉的剧作家”

时值“布莱希特之夏文化节”,著名柏林剧团团长克劳斯.佩曼接受德国之声在线部采访,谈到了戏剧的政治意义,以及他为什么要建议年轻一代导演们潜心于艺术

default

佩曼视布莱希特式政治剧为戏剧圭臬

德国之声:

在布莱希特逝世50年后的今天,具有倾向性的布莱希特式政治戏剧是否仍有存在的可能?

佩曼:

从根本而言,戏剧总有某种政治立场,代表某种政治观点。当然,很难验证戏剧是否能按照布莱希特所设想的那样直接改造社会,可是,如果没有戏剧,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布莱希特本人与席勒和莱辛一脉相承:他要的是启蒙的戏剧,他要揭露强者们的真相,撕掉他们的面具。他有着强烈的公正意识,永远感到自己对被压迫者的命运担负着责任。我相信,直到今天,几乎每一个剧院在心底深处都代表着这一立场。

德国之声:

当年,身为大学生的布莱希特曾对其恋人预言,有朝一日将成为“歌德第二”。他是不是有点 儿过分?

佩曼:

完全不是。这个老布莱希特,预言得一点儿都不错。他也许是唯一一个真正享有世界声誉的德语诗人兼剧作家。在为其诞辰纪念而安排演出剧目时,我们再度确认,从约翰内斯堡和开普敦到北京和上海,从东京到墨西哥城和纽约,也许还有北极,到处都在上演他的作品。他是唯一一个在全球上演的德国剧作家。就此而言,他远远超过了歌德。歌德,席勒,毕希纳尔和克莱斯特等等,他们主要是在德语地区被上演,在外国就少得多了。就这一点看,的确只有莫里哀、莎士比亚、欧里比德斯和戈尔多尼这些真正的世界性剧作家才能与之比肩。我们只有这一个-贝托尔托.布莱希特。

德国之声:

这段时间,德国副刊却一再指出,在布莱希特的祖国普遍存在布莱希特冷。

佩曼:

要是德国舞台太笨、太保守、政治上太胆小怕事,而不能演出布莱希特,这只能更激励我在柏林剧团反其道而行之,即使有人为此指责我是在从事博物馆保护工作,其实,博物馆是非常重要的。请看一看近年来的那些重大艺术展吧:伦勃朗回顾展和在柏林举行的纽约现代艺术馆藏精品展。数十万人受到了强烈的吸引,前往参观,其原因正是人们能从那些伟大的经典艺术中体验当代。布莱希特已经逝世50年,也已属于经典大师。一般而言,所有的经典大师都已受到了威胁。我却坚信,不论是我们的害怕还是我们对未来的期待,布莱希特都能给我们提供巨大的帮助。即使德国舞台眼下还看不到这一点,我仍然相信,布莱希特终将再度回来。对试图在这个冷漠和务实的世界寻找意义的我们,布莱希特意味着一个支点,布莱希特将再度显得重要。

那些年轻的娱乐戏剧、垃圾戏剧、破坏戏剧,它们是过时的东西,而布莱希特才是真正的前卫艺术。

德国之声:

您对敢于演出布莱希特的年轻导演们有何忠告?

佩曼:

我只能说:要忠诚于艺术。万万不可只去寻找你们个人的感觉。刚满20岁的年轻人,多少能发出点声音,便立即自视为明星。但是,大多数人不过两年后便已从舞台上消失不见。我想,与此相反,人们应该多多潜心于戏剧艺术,推进教化,表现出对人类的团结精神。布莱希特是作为道德圣堂的戏剧的优秀榜样。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