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同性恋教师的日子不好过 | 在线报导 | DW | 02.02.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在线报导

德国同性恋教师的日子不好过

德国同性恋老师遭受学生侮辱,并不鲜有。在德国学校里,同性恋者一般选择沉默,因为他们害怕宣布出柜而惹祸上身。

(德国之声中文网)"被侮辱是常有的事儿。" 法兰克福歌德高中生物化学老师洛茨(Alexander Lotz)告诉德国之声记者。自从宣布出柜,他已经历了数起冲突事件。因为学生们之间的一句贬低同性恋的无心之语激怒了他,他便向班上的同学宣布,自己是同性恋。在德国青少年的口中,"同性恋"这个词经常是"坏"和"烂"的同义词。洛茨告诉学生们他认为这种做法不妥,原因之一就是自己也是受害者。

然而他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在许多德国学校里,同性恋老师一般会在是否要将自己的性取向公布之前再三考虑。据估计,90%的老师虽然在私底下并不隐瞒出柜一事,但只有10%会在学校里将其公布于众。部分人只是不想在学校提及私事,许多人则是害怕同学们的反应。

Alexander Lotz

今年30岁的洛茨将自己的性取向公布于众

同事们也不总是支持这种在公开场合宣布出柜的决定。"如果你当初不公开此事,就不会有现在这些麻烦。"洛茨经常会听到诸如此类的话。他虽然强调,也有同事对其表示支持。但是学校里的同性恋者倾向选择沉默,在德国很显然仍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老师和学生都不例外。

为争取宽容而抗议

数十年来,同性恋者一直在为教育系统的权利平等而抗争。"1974年还有同性恋老师因为公开表明其性取向而丢了饭碗。"已退休的柏林教师缪克(Detlef Mücke)介绍说。当时,他和学生及家长一起为这位颇受欢迎的同事举行抗议活动,最终使这位教师重新上岗。直至1969年,德国法律仍然有教师不允许公开其性取向的规定。

EINSCHRÄNKUNG AG schwuler Lehrer in der GEW BERLIN

1973年,20位同性恋教师在柏林举行抗议活动

随着时间的流失,法律规定有所改变,许多人对同性恋者的态度也有变化。但是即使在有"德国同性恋者中心"之称的科隆,人们的宽容度也很快触及其底线。整个欧洲也如出一辙:最新的一项调查表明,在倡导同性恋享有法律上平等权利的荷兰,仅有5%的学生不反对同性恋老师或同学。"恰恰是在学校,许多人开始过起了担惊受怕的生活。"欧盟专员若丁(Viviane Reding)指出,"他们尽量不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多姿多彩的学校"

来自科隆边上贝尔吉施格拉德巴赫小城的教师基弗(Björn Kiefer)却反对这种自我隐身的行为。他为此发起将其学校变成"多姿多彩的学校"的活动。这个活动已进行了好几年,并受到北威州政府部门的支持。

Lehrer Björn Kiefer

来自科隆边上贝尔吉施格拉德巴赫小城的教师基弗

该活动的目的是让同性恋成为话题,例如,通过午后的特殊工作小组或者学校庆祝活动中的宣传台。基弗在政治课上也会谈及此话题。然而:"参与这些活动的学校数量却增长缓慢。"在北威州目前只有6家学校。"学校背后必须有人主动推动此事,学校才可能会加入此项活动。"这个活动项目依旧处于筹建阶段。

其他联邦州已领先一步,比如柏林。依照规定,柏林所有学校都是"性取向多样性"的对话伙伴。柏林同性恋市长沃维莱特(Klaus Wowereit)积极支持该活动的开展。也有部分联邦州没有迈出这一步,例如黑森,也就是劳茨授课的地方。他认为由基民盟和自由党执政的州政府应该为此负责。2005年,当时同样也是基民盟和自由党联合执政的北威州联府中止了一项发放有关同性恋校园宣传册的活动,虽然这项活动当时也受到欧盟的支持。直到三年前的社民党和绿党上台,政府才将此项活动重启。

EINSCHRÄNKUNG AG schwuler Lehrer in der GEW BERLIN

只有少数教师敢于宣布出柜

异性恋是准则

"在德国,教育领域由各联邦州管辖,因此同性恋老师要自行在各州组织小组活动。所有事都要重复16遍,非常辛苦。"洛茨抱怨道。许多情况下,这些小组经由教育工会撮合在一起,部分小组定期会面,以交流经验和共同策划最新活动。

在课堂上更多地谈及同性恋这一话题,这一点对许多人而言很重要。基弗介绍说:"现行的教科书里基本都未提及这个话题。" 洛茨相信,教师培训内容必须有所改变。如果生物课上仅仅传授有关异性恋的知识,仿佛是在说,只有一种性去向准则,一切都得像它看齐。"教师要在这个方面接受相关培训,以避免落入这个陷阱。"同性恋学生承受的压力甚至可能大于同性恋老师。两年前,基弗经过深思熟虑后,向学生们宣布出柜。他自己却没有经历学生宣布出柜的事。

作者:Klaus Jansen 编译:安静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