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同性恋军人要维权

直到1990年,德国军队里都是不太愿意接受同性恋者的。因为军队认为,同性恋者的性取向问题容易被人加以利用,甚至"敲诈"。但是自90年以后,由于有了有关同性恋的法律规定,人们才开始对同性恋者变得越来越宽容。如今,在德国同性恋者也可以当兵。然而日常生活中的现实表明:在军队中,同性恋者并不容易。

default

1999年在德国汉堡结婚的一对同性恋伴侣

44岁的乌多·卡普勒是军队的老伞兵,也是同性恋者。但是2年前,在他所在的奥尔登堡附近的军营里,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后来乌多卡普勒决定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至今已经过去了2年的时间。事情的公开改变了他在军营中的生活。乌多卡普勒说:"在我公开了同性恋身份之后,人们很快就认定我军人素质和业务能力下降,至少书面上是这样写的。对此没有解释任何理由。或者像从前那样,每半年公布一次评定结果。而是一夜之间,我就成了最差的士兵。"

在公开其同性恋身份之前,这名职业军人是军营中综合成绩最优秀的20名士兵之一。但现在,乌多·卡普勒被列入排名榜中的最后位置。他很清楚:他成了歧视的牺牲品,原因就是因为他承认了自己的同性恋倾向。乌多卡普勒为自己辩护,他到咨询人员那里寻求帮助,终于获得成功:对他的军人职能评估结果将被废除。

然而,事情并没有了结。突然间他的战友们对他提出了一个可怕的指控,说他对一名士兵进行过性骚扰。当时42岁的卡普勒不得不再次奋起反抗,他到联邦国防军的法律顾问那里进行了咨询。军队的法律顾问对指控进行了调查,并听取了证人的证词。卡普勒说:"通过询问调查最后得知,一些证人受到压力,被迫提供了对我不利的证词。而且他们还询问了一些与军队毫无关联,纯属我个人私生活的事情。"

调查结果显示,这些指控纯属凭空捏造。

军队的法律顾问以相关法律规定为依据,指出必须禁止歧视同性恋士兵。而德国联邦国防军也是这样要求的。针对卡普勒一案,军队方面做出了如下书面表态:"上级必须要求下级对性取向问题表现出宽容。虽然无法完全排除出现违反平等对待原则的现象,但这样的行为不会得到容忍。"

Bundeswehr-Gelöbnis vor dem Reichstag Flash-Galerie

德国联邦国防军士兵



理论上是这样说的,但乌多·卡普勒的情况则表明:一些上级的脑中,似乎还没有禁止歧视的概念。29岁的联邦国防军中尉乌尔曼证实了这一点。乌尔曼也是同性恋者,并且是联邦国防军同性恋者活动的积极分子。他说:"联邦国防军几乎从没有着手解决过同性恋的问题。虽然相关的法律规定,只要不影响公务,原则上允许同性恋的存在。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情况却完全不同。"

乌尔曼说,特别是上级领导必须严厉制止对同性恋者的歧视。他还希望今后有更多的士兵公开承认自己的同性恋。如今在军队中,大多数同性恋者仍然宁愿对此保持缄默。

乌多·卡普勒说,战斗部队中的男,女角色始终是非常传统的,他说:"在社会上,人们普遍认为男性同性恋者都是娘娘腔或女性十足的男人,这与军队中的军人形象完全不同。一个是手握武器的刚毅军人,一个手拿玫瑰色手提包的同性恋者。"

乌多卡普勒至今仍然在军队服役,但不再是伞兵。他改换了军营,现在从事文秘工作。他与他的伴侣生活得很幸福,不需要再隐藏。但是他一直等待着对他做出新的,正确的评语。

作者:Brigitte Moll/李京慧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