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双性人打赢性别官司

德国一名妇女幼时即被误认为是男孩,少年时被摘除女性生殖器官,手术30年后起诉当年的外科医生要求赔偿。

default

动手太早

德国性别权积极人士希望通过现年48岁的克里斯蒂安娜•弗林(Christiane Voelling)提出的诉讼,为被手术错误确定性别的双性人(俗称阴阳人)争取权益树立一个法律判例。

现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做护士工作的弗林起诉的理由是她被迫做男人,过了名副其实的“阴差阳错”的日子,她其实根本就不想做男人,但是不得不当了半辈子男人,就是因为医生试图掩盖一个不同寻常的双性人病案。

弗林要求一位科隆外科医生赔偿10万欧元的精神损失。30年前,这位医生手术摘除了弗林发育正常的子宫和卵巢,但却未事先向她介绍还有哪些其他方案以及可能会产生的后果。

信件暴密

弗林现为自己取了一个女性的名字——克里斯蒂安娜,但在户籍登记处,她依然还是名为托马斯的男性,因为她出生时助产士把她的增大阴蒂误认为是阴茎。目前,弗林正在申请改名、改性别登记。这在德国,手续相当繁复。

据法院掌握的文件,科隆一家医院的医生1977年8月手术摘除了弗林当时发育正常良好的子宫和卵巢。尽管当时弗林已满18岁,但她极有可能根本不清楚手术的后果。1979年,这位外科医生在写给当地征兵部门的一封信中“迫切”呼吁不要征她服兵役,因为“从遗传分析角度而言她是女性”。

他还在该信中叮嘱“千万不要”把这个情况告诉弗林先生,因为他并不完全了解真相。

失误连篇

从出生到科隆手术,弗林和医疗人员打了漫长曲折、但却医疗失误连篇的交道。

首先,在她刚出生的时候,助产士就错误解释了她特征不明的外生殖器官。实际上,阴蒂增大的原因是因为她患有女性男性化肾上腺性征异常症,其实就是先天性肾上腺皮质增生。少年的托马斯自我感觉是女性,有一次曾对妈妈说:“我是一个女孩。”弗林在接受《南德意志报》采访时说道。

患肾上腺性征异常症的女孩,其染色体分析属于女性,但因雄性激素分泌过多,她们的外生殖器官往往男性化,发育成长过程也失常。弗林对《南德意志报》说:“当时我自己觉得自己是个怪物,一直不合群。”

弗林17岁做盲肠手术时,医生才发现弗林原来为女身。但随后却是一系列折磨人的、旨在使她更男性化的医疗过程,包括最终失败的阴茎塑造手术和激素疗法。

改变观念 接触双性人概念

两年前,当一位泌尿科医生交给弗林一份问卷,请他参加有关双性人的一项全国性研究时,弗林才开始了解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经过一番努力,她终于拿到了她的病例档案。

然后,她拨通了律师的电话。

杜塞尔多夫的律师格罗特(Georg Groth)代理弗林的案子。他说,事情已过去30年,但刚好还在诉讼期限内。他对《南德意志报》表示,他坚信他们将会胜诉,即便他们仅对一系列医疗失误中的一个提出诉讼。

据官方统计,德国大约有8万人先天双性。双性人话题在德国已不再属于禁忌话题,像名为“XY-Women”(XY女性)这样的自助小组在过去10年如雨后春笋般纷纷问世,德国议会2001年也开始资助有关双性人的科学研究。

等待新的医学指南

预计德国2008年将会推出一套伦理指南,指导医生如何对待双性人。今天,许多积极人士认为,应当允许出生时性别不明的孩子先顺其自然发育成长,不做性别确定手术,等到他们足够成熟后,由他们自己选择是做男还是做女,或者继续两者都做。

还有些人干脆要求,人们应当彻底反思性别划分问题,更广泛地接受双性人这个自然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