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德国前驻华大使批评德国媒体一叶障目

1995年至1999年间的德国驻华大使塞茨本周在南德意志报上发表文章,谈了中西方在西藏危机和人权问题上的冲突:

default

抗议者在奥委会总部门前亮出“要人权不要奥运”的标语

“在人权问题上,数十年来德国媒体对每一名异议人士遭到囚禁都做了详细报道,但我们却很少听到中国巨大的正面发展进程。自邓小平进行改革以来,数亿中国人摆脱了绝对贫穷,今天中国只有10%的人口属于绝对贫穷,而印度有30%。中国人只要不过问政治,他们就可过上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自由生活。如果感觉受到不公正待遇,还可以起诉国家。2007年的十万这类案件中,40%的原告打赢了官司。党和国家首脑胡锦涛使发展转到有利于环境和建立社会福利的方向,在与保守派进行韧性斗争中贯彻这一政策。有多少德国人知道或想知道这些进步呢?

西藏危机应该成为中西双方重新进行冷静对话的契机。我们当然不要使北京奥运成为‘羞耻的奥运’,卓有成效的中国只有感受到西方的承认才能成为全球合作的伙伴,而世界前途正取决于这一合作。这是一个关系到新的世界大国融入世界政治、经济和文化体系的问题。如果西方拒绝给予中国这样的待遇、如果西方的贸易限制和不停的道德批评使中国人深信西方不愿把中国视为平等伙伴,那么世界就可能走向一场新的东西方冲突,不过这一次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将站在中国一边。”

柏林出版的日报回顾了西方对中国看法多次转变的历史。在谈到西藏问题时,文章说,西藏在国际法上从来就不是独立国家,而是中国一部分,但西藏问题有其特殊性:

“在分析三月和四月的西藏形势时,中国领导人回避了根本原因,把‘达赖集团’视为抗议活动的倡导人。他们说,抗议并非自发、而是利用奥运有组织进行的,这一说法无疑有道理。再说抗议也并非和平抗议,有藏人、也有汉人丧生。

但藏区抗议活动的历史、宗教、经济、文化和社会原因被忽视了。这些并非只是藏人的专有问题,而是中国所有少数民族的问题。汉人移居少数民族地区、失业率攀升、少数民族成员的报酬较低、接受教育的机会较少、尤其真正自治的程度低,这一切加大了西藏和其它少数民族地区的不满情绪。藏族青年对社会的不满,也许正是喇嘛的和平抗议在藏族青年加入后变成暴力活动的原因。其间,汉人被残暴行为夺去了生命,而西方媒体几乎不谈论这一事实。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忽视了文化和社会问题,也就不能真正化解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