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刮起"东德怀旧风"?

柏林墙倒塌25年后,施普雷瓦尔德酸黄瓜、"特拉比"小轿车和巧克力球--这些前东德的"特产"又唤起了人们对东德时期的记忆。这种怀旧感背后是否也隐藏着政治观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就像生活在东德时期一样-这在"Ostel"宾馆可以办到。该宾馆位于柏林的弗里德里希海因(Friedrichshain)街区。从地毯到家具式样,创始人赫尔比希(Helbig)花了很长时间将宾馆的60个房间"还原"成民主德国时期的居家风貌。尽管为完成当初的创意,过程十分艰辛,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房间常常爆满。酒店老板丹尼尔·赫尔比希(Daniel Helbig)介绍说,"客人们就是想体验一下,那个年代的感觉"。许多人就是想寻求一种"减速的生活",放慢脚步,在没有电视,没有电话,没有现代设备的环境下过上几天。

尽管如此,曾经生活在前东德的1600万人中只有10%到15%的人想重返以前的那个时期。多家德国研究机构的民意调查得出了这一结论。被调查的大部分人表示,在统一后的德国获得的富裕程度和自由度比前东德时期(1949-1990)要多。

流行东德怀旧风

然而,(Silke Rüdiger )西尔克·吕迪格在互联网上兜售前民主德国时期"小玩意儿"的买卖却十分抢手。目前仍有少数厂家生产这些"商品",从服装、音乐、电影、原版纸到前东德的勋章。现在,1张100东德马克( Ostmark)售价25欧元。

Orden Held der Arbeit

珍贵的"劳动英雄"勋章

一枚由前东德领导人埃里希·昂纳克(Erich Honecker)颁发的荣誉勋章,其售价约350欧元,甚至连装勋章的原装盒也能一起买到。如今要想获得这枚罕见的"劳动英雄"勋章只需动一动鼠标,就会自动邮寄到家。网店经营者吕迪格接着说,"点里卖的最好的是前东德的食品。"弗莱伊堡(Freyburg)的"小红帽"香槟(Rotkäppchen-Sekt)、包岑(Bautzen )的芥末酱、施普雷瓦尔德(Spreewald)的酸黄瓜和"imNU"牌的麦芽咖啡( Malzkaffee),还有模仿美国原装可口可乐的"ClubCola "及巧克力球。

缺乏认同感

德国柏林自由大学的东德问题专家克劳斯·施罗德(Klaus Schroeder)在分析"东德怀旧风"这一现象时说,"前东德时期那代人中,许多人仍有无家可归的感觉,对统一后的德国有陌生感。"他们认为东德时期的生活更简单。在施罗德的研究中发现:随着德国统一,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萨克森州和图林根州的许多人感觉他们在生活中做出的贡献被忽视。1990年,许多企业和他们的产品一夜间"消失"。

Sandmännchen-Sammlung

前东德时期的玩偶

因此,今天刮起了"睹物思东德"的怀旧风。他们的口号是:我们不是西部的德国人所说的那么糟糕。专家施罗德接着介绍说,"有东德背景的家庭中40%的子女表示,在与父母谈及东德历史时没有用独裁一词,甚至50%的人认为,西德也没有纯粹的民主。"对此,施罗德认为,持这些想法的人正试图争取被西部的德国人同等对待。但这必须引起德国社会的注意,因为对旧时代的沉迷会对历史产生扭曲的认识。危险的不是东德怀旧风的兴起,而是对政治的冷漠。

德国历史学家、柏林民主德国博物馆(DDR-Museum)学术研究负责人斯蒂芬曃掷眨⊿tefan Wolle)也持类似观点。在该博物馆模拟建成的前东德国家安全部审讯室里,来访者会看到当时的警察如何对每个试图反抗政府的人进行监控和惩罚。从扬声器里还能听到当时的审讯记录。沃勒指出,思想怀旧的高潮已过,"对年轻一代来说,前东德只是一段历史。"

Wartburg als Rallaye-Auto beim Rennen Dresden Bajul 2008

驰骋在非洲的德国汽车

如今,在大部分前东德时期生产的小轿车被报废处理后,大街上仍能看到那个时期的汽车,甚至在非洲的汽车赛道上还出现了改装版。除了"特拉比"小轿车之外,还有当时的名牌"瓦特堡"汽车(Wartburg)。在东德时期,人们要想购买一辆汽车必须等上10多年的时间。如今,英戈·施派克曼( Ingo Speckmann)的租赁公司为婚礼和兴趣爱好者提供租车服务:"人们很高兴,在驾驶这些'古董汽车'时常常会想到前东德时期人们表现出的团结精神。"施派克曼相信,当代人缺少前东德人那种团结在一起,靠自己努力生产汽车零件的互助精神。"特拉比"租赁公司的老板施派克曼也对此表示非常遗憾。显然,持同样看法的不只他一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