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之学业职场

德国代购:在“灰色地带”的恐惧

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有关“一些在德留学生不好好学习,天天买奶粉做代购。”的表态引起了公众的广泛注意。“留学生代购”,这个一直处于“灰色地带”的群体,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Österreich Goldenes Quartier Luxus-Shoppingmeile in Wien

许多在欧洲各大名店街上手提大包小包的国人,都是传说中的“欧洲代购”(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日前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一些在德留学生不好好学习,天天买奶粉做代购,被邻居举报,警察去一看,家里满地纸箱子全装的是奶粉。人家说你从事了与自己身份不符的活动,给驱逐了。当地报纸头版头条也登着,奶粉都被中国人买光了,连本地孩子都差点要"断粮"。

居住在德国北威州的春来(化名)就是一名史明德所描述的中国留学生代购。她7年前刚到德国的时候,打过各种各样的餐馆工。目的就是为家里减轻经济上的负担。后来,她发现中国消费者对海外代购的需求越来越大。她也从一个"单打独斗"的留学生代购,发展成为手下有众多"买手"的"专业"代购。鼎盛之时,她一个月的净收入可达十几万人民币,勘比许多德国大型企业的高层领导。

在春来看来,史明德所说的留德学生代购奶粉的现象已经并不广泛。"我们学生现在都不会亲自去买奶粉了,我们有更多的来源。"因为现在有许多贸易公司已经能够直接从包括爱爱他美在内的德国奶粉厂家订货,然后以数千桶一个托盘的规模运至中国。如果还有留学生在以代购奶粉为生,大多也是采取从这样的贸易商手中买货,然后委托其直接运至中国的做法。像爱他美、喜宝这样的德国奶粉生产商在网站上批量销售的价格也比在德国普通超市高出大约两成。春来认为,这其中获利最大的就是德国奶粉生产商。

代购最吸引人的地方

但针对中国驻德大使史明德提出的,许多中国留学生都做代购生意的说法。春来表示赞同。她透露:"现在是个留学生肯定都和代购沾边。不给陌生人买也是给朋友买。因为和中国的价差放在那里。 "

主要从事奢侈品代购的春来坦言,代购这个东西最吸引人的就是时间自由,利润大。很多人做了代购以后,无法接受找个工作上班这件事情。因为上班是朝九晚五,每个月的净收入有三千欧元就已经是不错的了。但是代购不用这样:"我可以一点钟起,我甚至有时候一天只干两个小时,但这两个小时我就能挣500欧元。"

因此,从代购上获得的利润无法和传统意义上留学生打工所得收入相比。春来介绍说:他们(代购)的生活短暂性的是被改变了。他们可以买许多以前买不了的奢侈品。因为他们会觉得代购可以当作一番事业来做,所以放弃学业的人非常多。"很多学生从中找到了'成就感'会误以为自己成为了'有钱人'。然后他们忘记了,她们只是在帮人买而变为'有钱人',这种误区很容易让他们自己也开始买几千欧的包包几百欧的鞋子,从此就再也离不开这个行业。因为去上班打工是无法满足这种物质欲望的。"

Deutschland Universität Leipzig Studenten im Hörsaal Vorlesung

“代购最严重的问题就是:一旦做了代购,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学习。”

"灰色地带"中的恐惧

在春来眼中,代购最严重的问题就是:一旦做了代购,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学习。如果跟学校脱节一个学期,或者是两个月三个月。一起入学的同学已经开始读其它的课程,而做代购的留学生自己就会对学习产生厌恶。

根据春来在某些德国代购微信群中的观察,许多女性留学生代购无法完成学业,在德国通过工作渠道获取合法身份。所以有许多中国女留学生,如今在德国的唯一目的就是找到一位德国国籍的老公,可以在做全职妈妈的同时,继续做代购。不管她们所遇到的德国人"有多丑,多差,多恶心。"

虽然代购仍然能给春来每个月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但就像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所说,留学生做代购其实违法,因为他们做的事情属于商业经营,和其在德国居留的学生身份不符。所以说,德国的留学生代购一直生活在一种"灰色地带",春来也不例外。也需要每天面对生活在这种"灰色地带"的恐惧。

她规避风险的方式是:不会在家里存大量的东西。会以最快的速度发货。另外,在网上订货的时候,春来一定不会大批量订货,而是宁愿多花邮费,小批量的把货品订回家中。除此以外,和卖方建立友好关系也非常重要。春来每次"上货"时,都是以自己家里的亲戚或朋友需要为名,购买各种奢侈品。她表示,无论和店员们好到什么程度,"我都不会说我把这个东西卖回去。我都是说帮我家里人买。"

昙花一现

对于奢侈品代购,用春来自己的话说,她现在自己也"厌烦了"。三年来,她一直都是在机械化的生活。如今,她已经处于一种半放弃的状态:"代购的利润很大,完全可以支撑我一直干下去,甚至可以不读书。因为它带来的财富是一个月等于别人三个月的收入。但第一,我来德国的初衷是要完成这个学业。第二,代购现在竞争太激烈。是个留学生,绝对都和代购沾边。你卖10块钱的,他卖8块钱。你卖8块的,他可以卖5块。其中的利润已经不再可观。"

除此以外,春来一度还要面对各大奢侈品品牌店的各种针对中国客户的"限购令",和不少商家店员"蔑视"、"嫉妒"的眼光。以前,春来在店中因为要给货品拍照,而受到商家呵斥是家常便饭。但如今,也许是中国经济面临巨大下行压力,中国民众的购买热情减退。诸多国际大牌奢侈品商店"都欢迎代购去拍照"。

尽管如此,在春来的人生规划中,代购只能说是"昙花一现"。令她无比骄傲的,是她没有成为中国驻德大使史明德口中"不好好学习"的留学生。就读于经济系的她多年来每次考试都成绩优秀,目前正在完成硕士论文。因为她看到了,中国海关对代购货物的检查力度越来越严。德国各大超市的限购力度,加上德国邮政系统工作人员愈发质疑的眼光,都让德国留学生代购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