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人系列(1):药剂师

您想知道德国各个领域的人是怎样工作和生活的吗?我们的记者采访了各方面的人士。在此,为您推出一个话访专辑:德国各行各业。

default

药剂师施派德尔女士

54岁的施派德尔女士找钱给顾客,答谢他光临本店并祝周末愉快。这里是施派德尔女士自己经营的药房,她雇了3名专职人员和5名助手。每天早上8点半开店,一直要忙到下午6点半才关门。虽然很忙,施派德尔女士和她的同事们始终面带微笑,耐心的为顾客指明用药注意事项,同时也彼此之间谈笑风生,使店里的气氛很和谐。店主和顾客都已经认识多年。施派德尔女士的助手解释说:

“……这些顾客多半是住在附近的老人,每天大约有100多个病人上门买药,有些人很客气,有些则脾气古怪,不过,在别的地方相信也是如此。”

目前德国经济不景气,医疗保险公司对药物费用支出也越来越趋于严苛。10年前病人拿着医生的处方到药房拿药,不需再交钱,如今,每拿一种药必须付5到10欧元的附加费,折合成人民币大约是50到100元。某些特种药,甚至要付到30至40欧元。也就是说,医疗保险公司只付一部分费用,剩余的部分,得由患者自己掏。在这种情况下,病人越来越觉得看病负担沉重。当然药房的生意也不好做,竞争激烈。几乎每个街角都可以看到一家药房。施派德尔女士解释说:“……多年前,开药房在德国是个非常赚钱的行业,是所谓的金鸡母,在1972年左右,由于放宽了设立药房的限制,导致许多新药房纷纷成立,当时几乎每个人都希望拥有自己的药店。”

施派德尔女士19岁时先在一家药房当学徒,几年后就读于大学的医药系,在此期间作过3次实习,通过了3次国家级考试,最终取得药剂师资格。回顾35年的职业生涯,施派德尔女士这样说:“……最有意义的是,可以帮助人,我知道,病人按时服药后,病情会好转,这让我感到无比的欣慰。帮助别人,是我的使命。”

这个行业的缺点是:“……太累,干我们这个行业,体力和精力上的负担都非常大。我们必须保持高度集中注意力,一点不能放松。”

施派德尔女士解释,她的工作份量越来越重,每天要填大量的单子,向顾客解释的东西越来越多。以前招待一名顾客大约只需要1分钟,现在平均要10分钟左右。但是由于雇员费用高,她实在请不起更多的职员。

Portrait

Apothekerin, 2005 Foto: DW

这家药房不在闹区,生意却还不错,陆陆续续有客人上门。德国人会像中国人一样,特别喜欢吃药吗?施派德尔女士说:“……其实不是。德国人大致上并不特别喜欢服用药物,当然会有一些人例外,但是大部分人,能不吃就尽量不吃。”

中国人爱吃药,虽然不一定可取,但是中国的传统医学对施派德尔女士影响颇深。她说:“……我相信,中国传统医学在未来会有很大的展望,因为西方医学界对许多病症无法突破,我们希望在中国医学中找到其它治愈的可能性。”

施派德尔女士在这个行业工作已经35年了。但是,当药剂师其实并不是她的梦想。她真正想从事的职业是当一名艺术体操运动员。她曾经获得当时西德艺术体操比赛第9名。但是,风回运转,却成了药剂师。如今想来,她有些后悔当初没坚持自己的意志。她说:“……我本打算能成为一名艺术体操运动员,但在当时,读完大学体育系,唯一的出路就是当老师,我本人并不愿意当老师。”

施派德尔女士放弃了从事运动员职业的另一个原因是,在她11岁时获得了法兰克福体育学院的全额奖学金,于是她必须要离家,到寄宿学校去就读。父母因她年纪小,没有答应。之后她自己也放弃了学体育的想法,继续留在本地的体育社团里,甚至当起小老师。在她14岁的时候,就担当起少年体育和妇女体操队的教练。如今想来,她也为自己捏了一把汗。因为体操运动危险性大,很容易在训练中受伤。好在当时没出什么问题,不然,她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因为她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尽管如此,言谈中施派德尔女士还是带出点自豪。

如今,施派德尔女士仍然热衷于运动,她经常打高尔夫,滑雪和做室内健身。但只能在每天关店门后。(邱璧辉)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www.dw-world.de/chin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