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人看美国大选:两害相权取其轻

不管是克林顿还是特朗普,德国人对这两个美国总统候选人都没有什么真正好感。不过相比之下大多数人可能还是会选择前者。德国之声记者Jefferson Chase收集到了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特蕾西娅·朔尔茨(Theresia Scholz)来自德国南部城市罗伊特林根,现年85岁,是一名有着50年基民盟党龄的老党员。

New York UN Generalversammlung Rede Obama (Reuters/K. Lamarque)

奥巴马再度连任是美国法律不能允许的

我们最希望奥巴马能够继续连任。他的声望很好,看起来为人正派。如果美国人能够让他再任一届的话我肯定支持。特朗普如果当总统的话,我连半个任期都接受不了。他实在没有亲和力:他的样貌、举止和言谈都上不了台面,简直就是个农民。

克林顿给人的印象还算正派,感觉她愿意为人们做一些事情。当然如果从德国的角度来看的话,她的政治路线应该是更接近社会民主主义。但是我认为她应该会乐意兑现自己的承诺。

我想对美国选民说的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没有什么事情是十全十美的,但是像特朗普这样既令人反感,又歇斯底里,并且常常自我言行相悖的人,是肯定不能选的。

赫尔穆特·克洛普,46岁,他居住在法兰克福附近地区,是一名企业顾问。

我十分关注美国大选,还在电视上观看了第一次电视辩论的直播。一方面也是出于对大选本身的兴趣,另一方面我现在几乎是抱着看喜剧脱口秀的心情去观看电视辩论的。

能够看出来特朗普没有做充分的准备,他总是不断地使出同样的陈词滥调。他只是提出了一些论点,但却没有给出回答。

USA Neue FBI-Untersuchung zu Clinton-Emails (Reuters/C. Allegri)

克林顿的电邮门事件又出变数

但是我也不怎么喜欢希拉里·克林顿。我觉得美国3.2亿人民如今要在两个如此年长的候选人中做选择,真是可怜。他们两个现在应该做的是为如何安度晚年做一些准备,而不应该把自己弄得好像是50岁的雅皮士一样。

一个思维模式中总是划分本国人和外国人的企业家,一个在自己的员工中根据国籍划分三六九等的老板,我要问自己,这是个什么样的企业啊,我觉得这根本是胡闹。我们的公司员工可能来自差不多35个国家,我认为这是一种充实。欧盟对于我来说是上帝的恩赐。我不能理解英国人为什么那么愚蠢要离开欧盟。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去投票的,在没有办法的时候也要违背自己的意志,在选的时候,只能想着,没有鱼的话,虾也能凑合吧。

施特凡·豪瑟尔,46岁,在德累斯顿一家网络商店工作。

我每天都会在不同网络媒体上阅读有关美国大选的新闻。

总体上讲,这种两党制以及相应的非常个人化的选战,已经具有一定的娱乐价值了。我喜欢一切与八卦有关的东西,而从这个角度来讲特朗普已经算是个好的候选人了。尽管如此我还是要说,特朗普的娱乐性也在逐渐消退,我现在已经笑不出来了。

USA Florida naples Wahlkampf Präsidentenwahl Trump (picture-alliance/AP Photo/ E. Vucci)

特朗普:顽劣无礼的老爷爷

首先,他已经70岁了。在这个年纪的人还有能力去控制核武器的红色按钮吗?其次,他就像是一个顽劣无礼的老爷爷,一个民粹主义者,他的乌龙事件一个接一个,越来越离谱,最终人们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娱乐性了。

特朗普在抨击政治精英阶层的时候可能是有道理的。克林顿可能的确是希望通过当选来打破一些纪录:第一位女总统,第一对两人都担任过总统的夫妇……她对于这个位子是志在必得。问题是:究竟为了什么呢?

共和党看来自小布什之后也没有吸取什么经验教训。现在他们开始怀念里根,最后一位充满人格魅力的共和党政治家--但是也许人们可以这么说,其实总统反正也只不过是个傀儡罢了,从这一点来看,也许未来不会发生什么大的改变。

如果特朗普当选的话,他更有可能会成为美国的灾难,而不是其它国家的。

贝阿特·布林克迈尔,40岁,来自柏林,心理学专业出身,在一家报社担任图片编辑。

仅仅出于职业的原因,我也经常能够接触到这个话题。在工作之外,我一般会在吃早餐的时候看看电视里播报的关于美国大选的新闻。

我觉得特朗普实在是够糟糕的。我认为他过于愚蠢,以至于你不能把他想得太坏。因为他可能有时候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也许这是一个太善意的揣测。

US Außenministerin Hillary Clinton zu Besuch in Libyen Flash-Galerie (AP)

克林顿真有这么可怕?

克林顿则是披着羊皮的狼。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虚伪、狡诈之徒。我认为她如果当上总统可能真的会发动战争,至少也不会为和平做出贡献。

如果我是美国选民的话,我可能不会去投票。原则上,我常常问自己,如果我们在欧洲遇到这种情况,必须在两个这么差的候选人中间做选择的话怎么办。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实在没有什么真正的偏好。我觉得希拉里·克林顿也很够呛。

因为她是女性,就应该选她吗?这样的论据太单薄了。作为女性的问题在于:你必须更努力地展示自己,证明自己是合适的人选。你必须表现得更加咄咄逼人,才能够得到重视。我也不能因为默克尔是女的,就一定去选她吧。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