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人口凋零,改革势在必行

过去数十年,科学界和政治人士曾致力研究如何解决世界人口过剩的问题。而现在,工业国家却必须为人口的缩减和老化而伤脑筋。德国的人口结构不再是年轻人多于老年人的金字塔型发展模式,而是老年人逐渐多于年轻人的上宽下窄形式,原因是现代的年轻人不愿意生育。这对于未来的劳动市场、经济发展、社会福利体系和公共基础设施的影响巨大。面对人口变动的问题,德国将何去何从呢?

default

日暮

人口发展预测同其它,如不可靠的景气预测等情况大不相同,人口预测的精准度几乎达百分之百,其原因是:作出准确预测所需的大部份数据,在推估时都已具备。如果一个世代的人口出生率明显低于维持现有的人口数时,那么即使后来又有足够的婴儿出生,这个社会仍将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萎缩状态,因为儿童从出生到成长需要一定的时间。

人口发展预测可达到令人吃惊的准确性。1958年联合国曾预估,到2000年为止,世界人口将由原先的25亿增长到63亿。42年以后世界人口真的增长到61亿。

德国的人口预测也同样准确:根据统计资料,五、六十年代平均每名妇女生两个以上的孩子。避孕药上市后生产率下降,每名妇女平均生1.3至1.4个孩子。其所导致的几乎无可避免的后果是:避孕药上市之前出生的那一代人口面临退休,而他们的退休金将由避孕药后这一代人支付。也就是说,德国由下一代就业者支付上一代就业者退休金的社会福利制度,将面临难以解决的困境。其次是,根据联合国估计,德国即使获得外来移民,到2050年时的人口,仍将由目前的将近8300万人降低到7200万。

在德国的所有联邦州中,萨克森州最早出现人口出生率明显下降的现象。萨克森州长米尔布拉特表示,该州只是先踏出了一步,其它州也将随后跟进。他说:“萨克森州的出生率已经减半,就学人数仅为从前的50%。也就是说,德东因特殊情况而导致了人口出生率的急剧下降和人口外流现象,我们必须尽快采取对策。”

人口变动对劳动市场也产生了影响。一开始的感觉或许不错,因为在未来几年内,求职人口将持续减少。换句话说,企业可以在具有良好专业条件的年轻人中精挑细选,并认真考虑是否资遣年纪大的就业者。人口变动所导致的失业率降低,使未来的政府得以脱离困境。但是纽伦堡“联邦劳动局”的“劳动市场及职业研究所”副所长瓦尔维博士对此发展趋势持怀疑态度,他说:“仅靠人口统计学并不能解决劳动市场问题,更重要的是,必须在未来的就业政策上注入新的活力。未来情况最不相同的地方是,求职人数将不再继续上升。这一稳定状态将维持到2015年。对于就业政策决策者来说,这是一个平衡劳动市场供需的绝佳机会。”

疏解劳动市场困境所带来的喜悦仅是初期现象,真正的问题将出现于50年以后,因为根据不同人口发展研究所的推估,2050年时的求职人数将减少1000万至1200万人。这意味着,减少1000万就业人口就等于减少1000万名纳税者,以及社福保险的付费者和有支付能力的消费者。

换句话说,德国不仅要作好未来几十年内人口锐减及社会老化的思想准备,同时经济也将呈现萎缩,因为就业人口、市场的需求及增长,以及政府税收都将减少。因此许多专家今天就已积极着手寻求解决之道。

德国政治人士为减轻未来数十年因人口变动所可能导致的缺失,采取的三项对策是:争取年长就业者、减轻家庭妇女就业者公、私两难的负担,以及积极规范移民政策。首先我们关注的是移民政策问题:坦白的说,移民政策并不是万灵丹。萨克森州长米尔布拉特指出:“回顾过去的移民潮周期就会发现,接纳外来移民并不能解决问题。移民或许曾为我们带来一些改变,但并非解决方案,充其量只是减轻了一些负担。”

1965到1990年之间,西德的移民人口占居民总数的0.33%,美国是0.35%,因此当时的西德,是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移民国家。移民人口的走向很难预知,但所有人口发展的调查结果都预测,未来几年内每年至少将有10万人移民德国。然而,德国每年需要30万移民人口才能平衡下降的就业人数。因此德国是否能获得足够的外来就业者是一大问题。过去几年中,最重要的就业人口来源地-东欧某些国家的人口出生率,现在甚至低于德国。

在缺乏劳动力的情况下,老年就业者的行情也水涨船高。今天年过50的求职者几乎完全没有市场。这纯粹是运气问题,因为再过15到20年以后,劳动市场上,50岁的求职者将成为抢手货。基本上,企业对此心知肚明,但他们不肯将眼光放远。当政府以掏空社福经费的大手笔,提出优惠的提前退休方案时,资方求之不得的大批资遣资深职工。“劳动市场及职业研究所”副所长瓦尔维博士说:“当时形成了一种退休职工与企业联手剥削社会福利保险制度的局面。其所造成的财务负担,今天已显而易见。基于国库即将告罄的现实,就业政策的改弦易辙已到刻不容缓的地步。”

具有责任感的人事主管,现在就应考虑如何留住企业中的资深工作者。德国最大的汽车零件制造商-博世公司的人事主任歇尔斯泰因说:“我们当然已有草案,但与老年职工的去留问题无关。今天,我们必须在全球竞争的压力下站稳脚步。现实问题紧迫得多,我们必须去面对和解决它。我是从另外的角度看问题:人事部门的任务是,设法在企业中将有关老年职工的问题提出讨论,并设法取得领导层对此问题的重视。”

迄今为止,我们所关心的问题仅是:如何缓解人口变动对社会经济、劳动市场、公共财政及社会基础设施所造成的影响。但更值得关注的问题是,我们能否自己掌控人口变动的发展过程。当然,我们已无法追究过去40年德国人口的出生状况。但这并不表示德国今后仍无法准确掌握人口出生的情况。“联邦家庭、老人、妇女及青少年部”家庭政策组组长里斯陶-温克勒说:“我们获得的有关家庭政策方面的讯息多半非常积极:人们对于自己的家庭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高度满意。以父母和子女为主的家庭生活模式,仍然最受欢迎。许多年轻人表示,他们希望像父母那样,组织一个传统的,至少有两个孩子以上的家庭。”

那么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过去30年德国人不肯多生孩子,以维持平衡的人口数呢?里斯陶-温克勒说:“特别奇怪的是,许多欧洲邻国的人口出生率都比德国高,例如西欧和北欧,特别是北欧。更奇怪的是,这些国家支出的家庭预算并不比德国多。显然,他们在经费数额相同的情况下,取得了更大的成果。我们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因何在?”

答案其实非常简单:德国政治人士喜欢高谈阔论家庭的价值,但他们并未用心思考,如何在关键时刻对家庭提供帮助,也就是提出具体的家庭生产计划。里斯陶-温克勒说:“过去50年,家政预算集中使用于鼓励家庭生育政策,例如减税及发放儿童金等。政府展现了诚意,也受到许多家庭的积极肯定。只不过,与其它国家相比,这一政策的成效有限。”

里斯陶-温克勒期待调整家庭政策。他说:“未来10到15年内,我们将家政预算中有关全天制学校等基础设施以及经费的分配等进行重新调整后,出生率将有可能恢复到原先1.7%的水平。它虽不能弥补过去的缺失,但对未来因人口缩减所导致的退休金短缺等问题将大有助益,因为届时那些在出生率提高后出生的孩子已长大成人,进入劳动市场,成为纳税人和促进社会发展的一份子。”

此外,教育政策方面也必须进行改革,因为年轻人受教育的时间越长,就业的时间就越晚,从而成为延误妇女生育的因素。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