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交流生谈北京生活

16岁的德国交流学生格雷戈尔•海德尔(Gregor Haidl)有时住在北京的豪华私家别墅,有时住在简陋的学生宿舍。校方控制学生离校外出:谁如果想到校外走走,谁就需要有张通行证,而且,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理由是拿不到通行证的。海德尔这样描绘他的北京生活:

default

建设中的北京,建设中的奥运

我寄宿的家庭对中国来说是非常富有的家庭。这家有两栋别墅,其中一个离我所在的学校只有10分钟的路。两栋别墅看上去都很贵,都没有多少中国建筑的风格,都是在四面围起来、有门卫看守的住宅小区。那里有美式家具、洋浴室,还有欧洲的豪华小轿车。

第一天我想介绍一下德国,但却发现没有多少新鲜东西好讲,因为那家人都去过德国好多次,他们家的儿子甚至已经去过10次德国了。尽管我自己5年前已经来过一次中国,但这一点还是出乎我的意料。他们都很友善,都说很好的英语,好得有时让我作难。为了便于我理解,有段时间,那家的母亲甚至和儿子只说英语,我感觉自己好像成了个私人英语老师。

中国人不爱吃蛋糕

尽管如此,开始的时候,想和他们聊些东西还是不容易。我只在周末到我的寄宿家庭,星期里都是住在北京第80中学的学生宿舍,所以我们互相熟悉得很慢。周末坐到一起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刻,这家人没兴趣再和你聊天了。也是的,总不能聊个没完吧。这时候,我一般都是去看书,可是过一会儿我还是会觉得无聊。

如果我在(德国)自己家里,我会去找朋友什么的。可是在这儿我不能才来两次就直楞楞地问人家我能不能自己进城看看,这样他们可能会觉得我是故意躲开。不过,时间长了,我们互相越来越习惯,肯定一切都会好转的。不久前,这家的祖母过生日,我们大家一起到金源时代购物中心吃饭。这个购物中心是世界上最大的,有1000多家商店。寄宿家庭的许多中国亲戚都来了,还有一个真正的生日蛋糕。其实中国人一般并不爱吃蛋糕,因为他们觉得太甜了。可是学西方人的做法被看作是时髦,所以他们过生日也吃蛋糕、喝咖啡,而不是喝茶。

有通行证才许外出

我所在的北京第80中学极大,而且设备比我的德国学校好多了。每个教室都有一台投影仪、一台电脑,可以上网。但学生宿舍的住宿条件就简单多了。我和17岁的韩国学生De You合住一个宿舍。他的英语也很好,所以我们没有任何沟通困难。有时我觉得要是他光和我说中文更好,这样肯定对我的中文有好处。

我们的房间布置得很实用:两张床,两个书桌、一个极小的厕所(和其它学校相比这已经是一个奢侈了)、一个带洗手池的小房间。这个小房间同时也是淋浴间,装在软管上的莲蓬头把水喷向四面八方。

没有许可我们不得离开校园,但拿到外出通行证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我得征求好几位老师的同意,经常得来回打20分钟的电话。具体办理程序是这样的:我先得有一个强有力的离校理由,把这个理由告诉宿舍管理老师,管理老师再电话告知学校国际部的有关老师,然后我得亲自到国际部,陈诉外出的愿望。假如一切顺利,国际部的老师再和宿舍管理老师电话联系,由后者开出通行证,同意我通过诸多校门中的某一个门,离校几个小时。办完这圈手续,我才可以终于走出校园,逛逛北京这个大城市了。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