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之翼空难一周年 赔偿争议仍未了

德国之翼客机在法国坠毁一周年之际,汉莎公司称向每位遇难者提供至少10万欧元的赔偿金。与此同时,遇难者家属寻求在美国对汉莎提起诉讼,但可能结果并不会尽如人意。

观看视频 02:51

法国上普罗旺斯阿尔卑斯省的悬崖峭壁将总会和汉莎航空的历史联系在一起。150人在这里丢了性命,因为患有抑郁症的飞行员拉着全机的人一起陪葬。

若有所思的汉莎集团董事长现在向外界做收支报告——企业经营方面,无可挑剔。低价的航空煤油令其收益颇丰。但是汉莎却没有达到其最重要的目标:“对我个人而言,去年3月24日发生的悲剧再次清晰地表明我们公司里每个人都知道的事实:作为航空公司、航空集团,安全是最为重要的,远比其他任何东西都重要。”汉莎集团董事长施波尔(Carsten Spohr)如是说。

一名副驾驶的心理问题令这条安全教义成为空话。他的医生认为自己有为病人保密的义务。因此也很难证明,汉莎公司要对该事故承担直接责任。但是他们还是要赔偿相应的损失。

施波尔表示:“我想,我们会向每位遇难者赔偿至少10万欧元,在许多个案中可能会支付更多,以赔偿空难所造成的物质损失。但是这些都不可能补偿我们对150个家庭带来的不幸和伤痛。”

赔偿金将由安联和大型再保险公司承担。虽然抚恤金的支付问题没有争议,但是汉莎迄今为止却在赔偿一事上表现地不够大方。

事故发生后,汉莎航空公司证实宣布向受害者亲属提供最高5万欧元的紧急财政援助。另外,汉莎还提出向遇难者和直系亲属提供总额为3万5千欧元的赔偿金。而在美国,赔偿金的数额有天壤之别,遇难者家属可获得平均四百万欧元的赔偿。

因此遇难者律师想起诉汉莎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飞行学校,由此在美国法庭提起诉讼。自杀的飞行员曾在这所学校受训。

部分专家警告说:最终可能只是美国律师获益,他们通常都能赚取赢得金额的30%。航空法专家施密特(Ronald Schmid)说:“起诉要受到一名美国法官的受理。即使他认为受理法院的所在地是合理的,但这并不意味,美国法律在这起案件中适用。很有可能的是,法官会说,用德国或西班牙或其他欧洲法律才对,结果就是虽然在美国受理,但是按照德国或西班牙的法律判决。”

在美国起诉可能也只是一种施压手段,促使汉莎最终作出一个让遇难者家属可以接受的赔偿。

多媒体中心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