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之声采访:“他们失去控制,因而危险”

德国刑警伊斯兰主义问题专家阿布—塔姆(Marwan Abou-Taam)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成百上千欧洲“圣战分子”在叙利亚积累了实战经验后,重返欧洲各国;如何有效对之监控,是安全机构面对的一大难题。

(德国之声中文网)记者:从叙利亚或伊拉克重返德国或其它欧洲国家的圣战者的危险何在?

阿布—塔阿姆:重返者构成的问题首先在于,他们此前已极端化到了非投入战争不可的地步。我确信,其中部分人到了那里之后相当失望,甚至还可能会想抛却圣战理念。而另一部分人则非常危险,因为,他们在离开时本已仇恨西方生活方式,加上与死亡有了接触,—看到了尸体或亲手杀了人—,更变本加厉。除了导致极端化的其它原因,他们更受到心理刺激,并且还获得如何使用武器的训练。即使他们未被授命从事袭击,他们也危险,因为,他们失去控制。还有第三种人,他们可能在重返欧洲时获得了将圣战输入西方社会的任务。他们尤其危险,因为,他们已经计划使用暴力。

Paris Anschlag auf Charlie Hebdo - Trauer und Flagge auf Halbmast

法国降半旗为巴黎血案遇难者致哀(2015.1.8)

安全机构是否有能力应对这一问题?

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难以全面掌握的局面,因为,有一部分人,安全机构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已经出境,并加入了中东地区的战斗。这第四种人能够悄没声息地从事活动。对西方社会而言,他们都是实实在在的危险。

联邦宪法保护局估计,从德国前去叙利亚的圣战者约有450人。实际规模可能有多大?

我们根本不知道的那些人的数量或许大大超过我们所记录的那些出境者的数量。与阿富汗相比,前往叙利亚相对容易,这便是问题之一。从德国飞往土耳其,一点也不会让人怀疑,因为,去那里的人太多了。至于当事人是去度假还是继续前往(土叙)边境,则根本无法监控。

的确出现过这样的事情吗,圣战者衔命重返欧洲?

对布鲁塞尔犹太博物馆袭击事件作案人,我们是知情的。这个法国人在叙利亚时并非普通武装分子中的一个。根据目击者的证词,他参与了对法国公民的绑架行动。也就是说,他在叙利亚就有目标地攻击了法国利益。可以设想,他是揣着在欧洲实施袭击这样的决定而返回的。在德国,我们曾经历过“绍兰德团伙”(Sauerlandgruppe)事件。该团伙成员就曾前往阿富汗,参与圣战,并接受了任务,重返德国,要尽可能在本国实施袭击。所以说,恐怖组织向重返人指派任务,是有例证的。

如果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受挫,这样的人是否还会增加?

Konferenz in Paris sucht Wege im Kampf gegen IS-Terror 15.09.2014

20多个国家的代表在巴黎举行国际会议,磋商打击“伊斯兰国”(2014.9.15)

在短期内肯定是。我还相信,伊斯兰国会将其作为一种战略,派遣战斗分子,在这里从事袭击。人们必须清楚,与基地组织相比较,有着质的区别:基地的战斗分子多为海湾阿拉伯人,并且一般未入(欧洲国家)籍。您回想一下2001年的“911”事件作案人,—他们中间几乎没有人有欧洲国家护照。相反,去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那些人当中,我们看到的则要么是欧洲人,要么是虽有移民背景,但同时拥有欧洲国籍的人,例如法国人和德国人。他们便于重返西方社会,尤其是在他们作为出境者尚未引起注意的情况下,更易执行将恐怖主义输入西方社会的任务。

西方国家参与打击伊斯兰国,增加了在欧洲出现恐怖袭击行为的风险?

我想,短期内是这样的,欧洲和西方世界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投入增加了发生刺杀行为的危险。另一方面,也必须指出,基地及其分支—伊斯兰国和努斯拉(Al Nusra)的逻辑本来就是,不论在何地,只要可能,就发动袭击。危险的确是在增加,不过,它一直就存在。

如果打击伊斯兰国的形势逆转,是否会引发返回浪潮?

我们在阿富汗看到,一些人返回了。不过,那里的情况是,很多是游动人士,从一个冲突地区转移到另一个冲突地区。难以预料,西方的行动是否有助于彻底击退伊斯兰国。看来,这不太可能。美国人说了,至明显削弱伊斯兰国,至少需时3年。我不相信,会出现返回潮。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