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之声记者在阿富汗亲历双重夹击

在阿富汗,记者处境十分危险。今年4月初,德国摄影记者安贾·尼德林豪斯(Anja Niedringhaus)在阿富汗遇害。这一消息令许多人悲痛而震惊。现在,德国之声在阿富汗的一名记者也受到来自两条阵线的威胁。

Zerak Zaheen, DW-Korrespondent in Afghanistan

德国之声记者扎拉克·扎西恩(Zerak Zaheen)

(德国之声中文网)扎拉克·扎西恩(Zerak Zaheen)对这一带了如指掌。毕竟,阿富汗东部的库纳尔省(Kunar)是他的家乡。但每次离开家去做采访报道,他便置身于危险之中。在库纳尔,与塔利班的战斗时有发生

与塔利班的战斗时有发生

今年8月初,这位23岁的德国之声记者和平常一样出门采访。他那天想报道阿富汗新建的一条快速公路。在参观了工地,结束采访之后,他又拍摄了几张照片,准备回家写稿。

塔利班设置的路障

然而,在一处偏僻的地方,十几个人拦住他乘坐的白色丰田卡罗拉,向他和司机索要证件。因为扎西恩只带了记者证,留着胡须的塔利班武装分子便要他马上下车,然后让司机开车离开。扎西恩说,"他们威胁我,说我是间谍。"

Bildergalerie Afghanistan Gewalt gegen Journalisten

记者在阿富汗处境危险

扎西恩想起了同事描述过的数小时审讯、鞭打等可怕遭遇。他说:"我当然一直担心有一天也会被抓住,不过,因为我主要报道重建方面的中性题目,所以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安然无恙。"

塔利班武装分子讲一种奇怪的方言。不能听懂的部分已让扎西恩恐惧。那些人几乎带着无聊的口气讨论是否把干掉,但他们的头领想先问几个问题,看看他带的装备。扎西恩的手提电脑上有几个文件打不开,塔利班起了疑心,开始殴打他。

最后,扎西恩幸运地说服塔利班相信,他不是美国人的间谍,而的确是记者。扎西恩总算得以脱身,但塔利班留下了他的装备。扎西恩跑到一个警察哨所,并且获得了帮助。一回到家中,他就瘫软在床上。

来自各方的压力

第二天的遭遇却让他又一次惊愕不已。这一次是阿富汗情报部门的人员站在门口。他们想知道,塔利班为什么放了他。情报官员称,如果不是和塔利班狼狈为奸,塔利班怎么没把他杀了。扎西恩又一次经历了数小时审讯。扎西恩说,"哪一方都怀疑我。因为我们是记者,就被怀疑是说谎者或者间谍。"

德国之声另一名记者尼扎米(Sayed Abdullah Nizami)说,"威胁恐吓他人的不仅有塔利班,还有黑帮和军阀。"按照他的说法,记者甚至也受到北约部队的威胁。同时为BBC和半岛电视台工作的尼扎米当记者已有十年。被捕和审讯对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最令我愕然的是外国驻军2011年把我关了两天。"在一次北约发动的袭击中,数十名平民丧生。在前往当地报道的途中,尼扎米被外国驻军逮捕。直到两天后

卡尔扎伊

总统替他担保才重获自由。尼扎米说,他们清除了我所有的照片。

针对记者的暴力

Kriegsfotografin Anja Niedringhaus Archivbild 2005 Rom

遇害的德国摄影记者安贾·尼德林豪斯(Anja Niedringhaus)

扎西恩和尼扎米迄今还算幸运。针对记者的袭击和谋杀事件不断增加。阿富汗媒体观察组织(Nai Media Watch)主席陶希迪(Sediqullah Tawhidi)说,2014年初以来已经发生了60起针对记者的暴力事件。这还只是官方数字,实际数字可能更高。他说,通常每年有三名记者在阿富汗被打死,而今年已经有六名记者丧生。

新闻自由方面的进步

被视为卡尔扎伊政府为数不多的成就之一。但是,陶希迪批评说,在保护记者方面政府做得太少,"信息和文化部没有对记者尽到责任。"他说,虽然他们对暴力事件进行登记,但很少去调查。有一个例外:杀害记者尼德林豪斯的凶手几天前被送上了法庭。

塔利班统治下的媒体

塔利班以无情打击媒体而臭名远扬。在直到2001年的塔利班5年统治期里,谁要有一台电视,或者听外国广播,就会受到严厉惩罚。许多阿富汗人还没有忘记这些没有信息、没有娱乐的黑暗岁月。扎西恩说,"我之所以成为记者,是因为这段时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们没有办法获取信息或者知道阿富汗发生了什么,更不用说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事。我喜欢我的职业,并将继续从事它。"

作者:Waslat Hasrat-Nazimi 编译:乐然

责编:凝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