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中文节目

德国之声短信平台(2009.12.03) 137 011 033 07

听友网友短信反馈仅收取中国国内正常短信费用,并不增收其他任何费用。为尊重与保护听友的个人隐私权,并应听友与网友的要求,只公开四码手机尾号。本栏目为听友网友提供集思广益切磋交流的空间,但谩骂之词恕不刊登。

default

德国之声 137 011 033 07

短信平台每日问题(2009年12月03日): 一周前中国卫生部长陈竺表示,性传播是中国目前艾滋病传播的主要途径。而民间著名的艾滋病救助人士高耀洁医生则指出,非法血液买卖在艾滋病传播中起着重要作用。您对这两种不一致的说法有何看法?

phone:+2754

date:2009-12-03

time:20-48

text:政府向来就是推脱责任的高手,还用讨论吗?

phone:+4765

date:2009-12-03

time:16-18

text:今天回答了短信平台的问题后心情一直不太平静.很想说说我的想法,宣泄一下内心的忧伤和愤怒.-我曾经有过六次无偿献血的记录.这是我以为的骄傲.能以这样的方式帮助别人,是我对祖国所做的一点贡献.但是现在我已经不这么做了,因为我发现地区中心血站的工作人员太不负责了.我从2000年起至2006年止,一年献血一次.04年时发现采血针变粗了问他们,回答是细针血流慢不好操作,再看看他们忽悠大家一次多献些血,心里很不痛快,但也未太在意.可是06年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促使我结束了无偿献血行动.那次因为血液中心的试剂问题,致使我的血液丙肝指标异常.事情发生后,他们只电话通知我,告诉我自己找医院复查.那种冷漠无关的态度深深刺痛了我!我不明白,为何这滚烫的鲜血就熔化不了这寒流!今天从德广听到陈竺部长的话,我终于明白了:不负责任的医务人员,源于不负责任的政府卫生部长.我从个人经历'能感受到血液中心工作人员责任的缺失.艾滋病在中国通过什么途径传播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不是谁说了算的事!它需要公开公正科学严谨认真负责的数据.这种数据陈竺能提供吗?他提供了吗?他难道不应该提供吗?他以后会提供吗?他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向多大范围提供?请问陈竺先生想过还是做过?预防和治疗艾滋病绝对不是政治任务!

phone:+4083

date:2009-12-04

time:05-52

text:在国内只有能获得国外信息的人才知道中国的艾滋病传播百分之七八十都是经过输血传播的,高老太太的“血灾一万封信”的著书就是铁证!

phone:+5721

date:2009-12-04

time:03-24

text:卫生部长陈竺关于中国艾滋病主要是性传播的表态,是官方表态的一个样本,这些文本基本上是通过歪曲事实、偷换概念来自我辩护,把官方的责任转嫁给社会公众或个人。

phone:+9876

date:2009-12-04

time:02-48

text:我更相信高医生说的,因为她在十几年的防治、宣传、救助艾滋病患事情上亲历、亲为、手里掌握第一手资料,且没必要说谎,而陈竺部长公布的数据是下面一级一级卫生官员上报的,难免为了推卸责任,谎报事实,自己既不会被追究,又给党添光彩,“上下”皆大欢喜,这也适应中国环境,用前副统帅说法:叫“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

phone:+0848

date:2009-12-04

time:01-42

text:艾滋病的传播是多种的具体哪种是主要途径我不清楚但非法血液买卖肯定不存在,现在大陆政府用尽各种方法封杀抹黑象贵台一样的民主之声,你们千万不要给独裁政府留机会,同时也希望你们甄别真假民主人士,有的时候很容易区分,希望贵台越办越好大陆听众越来越多.

phone:+2598

date:2009-12-04

time:00-32

text:不论性的传播还是血液传播都是政府监管不利失责

phone:+9422

date:2009-12-04

time:00-24

text:1370103307我认为卫生部长表述的艾滋病是性传染这种说法纯属歪曲事实,掩盖真相怕丢面子。高耀洁医生是经深入调查得出的结论取得的证据敢于向世界揭露真相的英雄我向他致敬!

phone:+7593

date:2009-12-03

time:14-34

text:我以为高耀洁医生所说的,采血和卖血感染艾滋病是真实的,政府瞒报,隐瞒不承认有艾滋病病人,是一贯的手段,在这里说谎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共官员,它们说谎总是理直气壮就怕没有人相信它们的鬼话。

phone:+8636

date:2009-12-03

time:13-40

text: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所说的话你们就别太当真了,听听一下也就算,要是较真,可别把自己气炸。

phone:+1236

date:2009-12-03

time:13-32

text:当今中国艾滋病传播的主要渠道为输血感染所致,河南著名的艾滋村就是典型的例证。至于有人说主要是性交传染,我认为不能成立。众所周知,当今中国社会卖淫嫖娼,包养情妇,作风腐化大多是贪官奸商所为,但此类人物感染艾滋病的概率极低。

phone:+2654

date:2009-12-03

time:12-56

text:在中国,政府公信力的缺失已是不争的事实。政府与民间人士的说法有出入,也就不足为奇了。政府总是不能掩盖真相,因为总有敢说真话的民间人士揭露真相。

phone:+0107

date:2009-12-03

time:12-50

text:通过前几年河南艾滋病事件以后,政府加大了血液传播爱滋病的监测和管制力度,在这个问题上,根据我们这里艾滋病的情况,政府的说法还是有道理的。

phone:+1926

date:2009-12-03

time:12-16

text:我认同高医生的血液传播占主流说,不相信卫生部长的说法。政府对艾滋病妖魔化,与性病混为一谈,以掩盖艾滋病在中国迅速蔓延中党的政府的失职和无能。

phone:+5200

date:2009-12-03

time:10-24

text:高耀洁和陈竺说都对,高说的是过去,陈说的是现在。高否认陈的说法是不对地。高过去做过一些有益工作不可否认。

phone:+0148

date:2009-12-03

time:06-40

text:两种说法都对,在中共长期视“性”为禁区的愚民统治下,越压制越追求…这是人的天性;全国上亿人生活在贫困线之下,几辈子赖以生存的耕地被乡镇领导或村干部卖掉或挪作它用…。改革开放…农民失地…靠卖血谋生也是迫不得已!这就是中共统治六十年仍在贫困线下挣扎的中国农民!

phone:+0829

date:2009-12-03

time:05-02

text:艾滋病在中国是以性还是以血传播为主,我认可相信有亲身经历的医生说的也不信官方的。凡事一出,官员首先想的不是事实本身而是怎样向外说才无损于他的声誉和光辉形象,造假说谎已成官方玩惯的把戏,不奇怪不可信。

phone:+9680

date:2009-12-03

time:02-26

text:艾滋病传入中国是偶然。输血传播为主要。由于中共的邪恶和专制体制,使人心道德沦丧,唯利是图,扩散就更快。总之,中共不除民无宁日。

phone:+2284

date:2009-12-03

time:02-20

text:在中国一些农村地区,卖血曾作为"支柱产业"来向广大农民推广的,那儿艾滋病几乎都由血传播。而在城市,暂且不论病源,性传播肯定是感染上艾滋病的主要途径。高医生和陈部长两人的说法大相径庭。因属"国家机密",小百姓实不敢臆测,只是从各级政府对社会问题所应承担的责任,能推则推,能瞒则瞒,避重就轻的一贯作风推断,高医生的说法更接近事实是必定无疑的。

phone:+9545

date:2009-12-03

time:01-32

text:早前艾滋病传播多为血液传播,现艾滋病性、血传播皆有,但卫生部和艾滋病宣传者都为各自立场故意夸大实事而已。

phone:+0848

date:2009-12-03

time:01-32

text:我1991至2005在红十字会中心血站工作没有卖血患艾滋病的情况,是卖血浆交叉感染的艾滋病发生地河南私人单采点(血浆单采站)并早己取缔,1996年后没有私人采浆点了,希望贵台在宣传时尽可能公正不要沾污自由之声的声誉,多说些象郑念、杨佳、黄万里等人的事效果要好。您忠实的听众。

phone:+4080

date:2009-12-03

time:01-12

text:相信民间个人观点,卖血传播一定有。

phone:+4765

date:2009-12-03

time:01-02

text:这是负责任的大国卫生部长说的谎言!建议陈竺多和统计局宣传部科学院沟通,尽量把谎话说圆,言之言之凿凿掷地有声地说谎,保住的是官位,失去的却是人格!

phone:+0275

date:2009-12-03

time:01-08

text:我认为在中国、艾滋病是性传播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大街上到处是安全套消售柜,我相信谁都不会为省一元钱,以身涉险。如果说中国的艾滋病主要由性传播的话。那么中国的艾滋病患者应当绝大数是中共的腐败分子。因为在中国大陆好多人为了生活,将自己的女儿或者老婆送给腐败分子蹂躏摧残,他们更应当更容易得艾滋病。我赞成非法卖血是艾滋病的主要传播途径。

phone:+7236

date:2009-12-03

time:00-56

text:高大夫是国人尊敬的名人但这次我不能盲目相信她的判断,据我耳闻目赌现在各地均是义务献血没有买血的单位,而陈竺的讲话则比较可信。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