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之声工作人员在乌兹别克斯坦处境堪忧

乌兹别克斯坦在国际新闻自由排名榜上名列166个国家中的158位。记者无疆界组织多次证明,该国几乎没有新闻自由。2005年5月安吉延动乱被镇压之后,记者的工作条件大幅度恶化。为外国媒体工作的记者成为政府的眼中钉。他们通常难以获得报道许可证,工作经常受阻。如今,德国之声在乌兹别克斯坦的一名工作人员面临着被判处3年监禁的危险。

default

德国之声波恩总部

乌兹别克斯坦的中立记者们继续面临压力。就连那里的德国之声自由工作人员也成为国家压制措施的受害者。塔什干检察院对所有记者进行了财政和税务调查,指控他们逃税以及非法为外国媒体工作等等。此间塔什干当局已经对一个案例进行了公开审理。

德国之声台长贝特曼对此提出了抗议。他指出,乌兹别克斯坦当局的做法是不能接受的。同时,贝特曼台长也向乌兹别克斯坦总统阐述了其立场。“我对我台自由工作人员在贵国受到迫害表示抗议。我要求总统先生在贵国实行民主的过程中尤其关注媒体的作用。”

5年前,贝特曼就亲自同乌兹别克斯坦总统讨论了新闻自由问题。当时,他特别强调了苏联解体以后乌兹别克斯坦的特殊条件。贝特曼说,5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了。在全球媒体信息化的今天,迫害记者的行为是不能容忍的。德国和欧洲新闻自由的原则也应该适用于中亚国家。贝特曼接着指出,必须禁止使用国家工具限制新闻自由的行经。他说,“在当今世界,因特网提供了许多获得信息的可能性,在乌兹别克斯坦也是如此。而提供信息来源恰恰是记者的职责。”

德国之声已经要求乌兹别克斯坦驻德国大使馆澄清事件原因。记者无疆界组织也对乌兹别克斯坦迫害记者事件予以谴责。该组织德国分部负责人舍夫特尔说,“记者无疆界组织担心乌兹别克斯坦的中立记者继续受到压制。那些为外国媒体工作的记者处境非常危险。他们会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记者采访要获得批准,但是他们通常都无法获得许可,因此面临受到处罚的危险。”

2006年2月,乌兹别克斯坦颁布了一项新的法律。该法律规定,如果为外国媒体工作的记者损害了国家的形象,将会受到法律制裁。申请报道许可的程序也比以往更加严格。官方规定公民不得与未获得报道许可的记者交谈。

长期以来,德国之声一直在为乌兹别克斯坦的自由记者争取报道许可证,但是未能如愿。多次申请都未获得受理。塔什干有关当局不是借口文件丢失就是对询问根本不予理睬。

自2001年以来,德国之声俄语节目每天向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等中亚国家播出20分钟的节目。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许多地方电台都对这套节目进行了转播。该节目多次涉及乌兹别克斯坦的新闻媒体自由和非政府组织的艰难处境,因而受到塔什干当局的不断指责。

2005年5月安吉延动乱遭到血腥镇压之后,该国记者的工作条件变得更加糟糕。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塔什干分部被关闭。英国BBC电台在塔什干的办事处也被迫关张。人权组织的工作无法顺利进行。正如观察员们所报道的那样,乌兹别克斯坦笼罩着恐惧和不安定的气氛。

DW.COM

  • 日期 29.03.2007
  • 作者 Cornelia Rabitz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AALK
  • 日期 29.03.2007
  • 作者 Cornelia Rabitz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A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