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互动平台

德国之声中文部50周年庆网友祝福(6)

写给德国之声中文部50周年生日,回顾收听DW的故事

2012年12月31日,DW中文节目结束了47年的的短波广播,短波广播的结束,宛若一个晴天霹雳,让每一个喜欢德国之声的听众,都沉浸在悲痛痛悲之中。在停播前的1、2个月,听众们通过电邮、手机短信,电话连线等方式表达着对节目的依依不舍,那段时间,每一位听众的分享,都变为过去的点滴和回忆,每一个文字,都彰显了德国之声中文节目存在的伟大意义……德国之声的停播,将我的心掏空了,就好像把我的广播情怀彻底的埋葬了一般,再也翻不起一丝涟漪。此刻,一边收听着最后2个月的音频,一边给德国之声写信,熟悉的声音伴随着酸楚的内心,在抒写着此刻的感受……

父亲是一个短波收听爱好者,70年代初期曾因收听“敌台”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后因唐山大地震救灾有功,提前出狱。父亲对于短波的执着未曾停止过,一直到他去世,都有一台短波收音机的陪伴。耳听目染的我,6、7岁就开始收听广播,那时候主要收听的节目是单田芳的评书、中央台的“小喇叭”,偶尔也和父亲收听一下短波!平静的农家院,简单的农村生活,是收音机让我们开阔视野,远望世界,从广播中吸收养分,足不出户的探寻世界!

95年,正在读初中的我,有了一台熊猫牌2波段收音机,短波频段只有15.05-15.63MHZ,我用它收听音乐、新闻,当然更多的时间是收听短波,上课时用耳机偷着听,下课时和同学们一起听。当时同学们都瞪大了眼睛,清澈的眼神中流露的是好奇、惊讶、还有不可思议,他们觉得“短波”有点大胆,并质疑广播新闻的真实性。为此大家经常在课余时间唇枪舌剑的辩论,那段岁月是快乐的,因为我与同学们一起分享了广播,分享了心情!

98年,父亲送我一台全波段收音机,这台机子机子父亲已经用了十几年,到我手里时已经看不到品牌了。2002年父亲去世了,我的收音机也伴随着父亲的去世而坏掉了,那段日子很清苦,我没有钱去买一部收音机,短波收听就这样中断了几个月。经过几个月的煎熬,我花了35元买了一部杂牌山寨收音机。这台收音机的到来,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希望,同时也结识了第一位听众朋友“张先生”。张先生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庄稼汉,每天都来找我,和我一起收听德国之声,经常对感兴趣的国外新闻、外语学习进行讨论。2006年张先生因癌症去世了,我很难过,于是发短信给德国之声表达心情,听众园地在2006年8月26日,特别的对张先生进行了哀悼,并送出一首歌曲!

2004年,我骑着自行车去30里外的县城,花了98元买了一台数显短波收音机,用这台收音机收听广播,对我而言,真的是非常幸福的事情。后来参与互动我获奖得了一些收音机,自此我再也不会因为没有收音机而犯愁。收音机也从几十元的变为1000元以上的机型,不论用哪一台收音机,收听德国之声未曾改变过!

1999年我开始给电台写信,结果不是下落不明,就是退回,我与外台联系的信心被浇灭了。2003年,经过深思熟虑,我再次将信件投递了出去,很快我收到德国之声的回信,并通过广播结识了几位志同道合的听众朋友,当时的联系是每个月一封信,一直延续到2009年。在这里,有几位听众要提一下:

纪先生,亦兄亦友,是他将我真正带入广播的大门,在他的帮助下,我联系了很多电台,获取了很多QSL卡。其实对我们广播爱好者而言,听广播无非是一种发自灵魂的爱好,还有就是收藏一些电台QSL卡等小纪念品,仅此而已!

周先生,命运多桀,靠着坚持和努力,成功开了农家书屋,出版了书籍《轮椅上的飞翔》。与他最早是书信交流,后来是短信,现在是利用淘宝网的即时通“阿里旺旺”联系。虽然通讯工具在不断变化,但是我们的感情却越来越深!

辽宁“宋听众”,她是一个比较孤单的听众,在她的世界里,只有无助和悲哀。她小时候从外面捡来一个小物件,拿回家给弟弟玩,他弟弟玩的时候,用锤子一砸,发生了爆炸,造成了一只眼睛的失明,这时候她才知道,她捡来的是”雷管“。因此他长期生活在家人的埋怨和自责中,为此她的世界没有光明和未来,每天想的就是早点结束自己的生命。看着一封封充满着绝望的来信,我心如淌血,于是我每次都要写很长的回信,和她交流人生、亲情和活着的意义。我用了1、2年时间,改变了她自杀的念头。虽然现在失去了联系,但是我相信,她过的很快乐,这已然足够!

河北李老,DW忠实听众,与我联系了几年,曾经几次来访。和他交流主要是广播的那些事,他问过我多次“我们收听广播到底图个什么呢”?我告诉他,是一种爱好,一种兴趣,更是心灵上的慰藉!

除此之外,还有山东的万先生、陕西的雒先生、辽宁的赵先生、薛先生等等,都是我的好朋友,广播收听爱好者这个圈子就是这么大,我能和这么多热情的听众交流,非常的开心!

收听DW绝非偶然,DW宣传的是新闻资讯,以及德国的风土人情、留学资讯、移民政策等,是听众了解和认知德国最好的平台与桥梁。通过DW我认识神秘的德国,熟悉了美丽的波恩,更与DW各位编播主持成为了朋友。2005年4月13日,22:00,我第一次拨通了DW中文部的电话,收听着薛大哥那直爽的声音,很开心也很兴奋。薛大哥告诉我,这是第一次接到中国大陆听众的来电,为此他还专门在听众园地中采访了我!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快10个年头了,却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

2008年年底我结婚了,我妻子是通过收听广播认识的。薛大哥专门来电祝贺,中文部也送上了精美的签名贺卡……看着德国之声的来信和纪念品,一切仿似昨天一般,或许时间可以老去,但是我与德国之声那扯不断的广播之情,将会得到延续……

收听最后一期节目,我的眼圈红了,不过我知道DW还会以另外一种姿态展现在我们面前。于是我这样安慰自己:“DW的网站还在、网络广播还在,就还有开启短波的希望,有了希望才有盼头”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想法,DW真的会恢复短波吗?我不知道,但是我会用一生去等待和守候!

值此德国之声50岁生日到来之际,我代表我的家人,送上最美好的祝福以及最诚挚的祝愿,祝中文部以及全体编播人员:生日快乐,祝德国之声下一个50年更加精彩……无论未来如何,我会用一辈子陪伴着你们,希望DW在听友网友互动方面,加强交流,谢谢。

(河北,单先生)

联络我们的方式:
北京市9029号信箱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邮编:100600

或:Deutsche Welle, China-Redaktion
Kurt-Schumacher-Str. 3
D-53113 Bonn GERMANY
电子邮件:chinese@dw.de
电话: 0049 228 429 4750
传真: 0049 228 429 4757

网友如需代理服务器,请向dw-w@psiphon3.com发送空白电子邮件,获取视窗版(Windows)软件或安卓版(Android)软件,该软件无需安装。这两个版本的软件都能够将您的电脑自动和当前有效的代理服务器相连,使您能够正常浏览我们的网页。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