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之声专访韩国作家黄宿涌

黄宿涌算得上是韩国最知名的作家。他刚刚结束了在平壤举行的朝韩作家首次聚会返回家乡。德国之声记者同他就朝鲜半岛实现统一的问题进行了交谈。

default

黄宿涌

德国之声:

黄先生,您刚在平壤参加了南北朝鲜作家会议。就会议本身而言,是一次惊人之举,因为在不久前,这样的接触还是不受欢迎的,韩国方面也是这样。您个人曾因到朝鲜访问而受到5年监禁。现在,您又来到朝鲜,感觉怎样?

黄宿涌:

那是一个难忘的时刻。不仅因为10年来亲赴这样的会议是不可思议的。象现在这样同一名德国记者畅谈朝鲜半岛前途问题,也是不可想象的事。1998年韩国开始缓和政策以及南北朝鲜展开对话之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渐渐消除了对来自北方间谍和叛国的恐惧,它们完全是夸张的。

德国之声:

您对朝鲜的印象如何?

黄宿涌:

冰雪融化的季节让当局越来越感到不安。这些都写在人们的脸上。我们看到,会议期间总有检查者在场,他们看上去高度紧张。这让我们感到压抑。

德国之声:

您可以同朝鲜作家同事在完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进行交谈吗?

黄宿涌:

几乎不可能。所以有些第一次到朝鲜的同事非常失望。但我从一开始就看到了这一点,我曾说,重要的是见面认识一下,建立联系,也许是友好的联系。只要有监督在,公开谈论政治问题便是不可能的。虽然如此,我还是同几位朝鲜同事趁监视不备时悄悄耳语了几句。

德国之声:

朝鲜产生的文学作品,都是为国家服务的。国家给予资助,国家进行控制。这样产生的作品能是文学作品吗?

黄宿涌:

这当然是一个话题。如果坚持艺术必须以绝对自由表达为前提的话,朝鲜的作品就不能算作是艺术品。但我一直在告诫自己,现在存在着两种价值体系,两种不同的文学概念。此外,朝鲜也有些作家正在做着新的尝试。我们应该鼓励他们。

德国之声:

怎么鼓励?

黄宿涌:

我们在这次会议期间创立了一个全朝鲜作家协会。这个组织会出一份期刊,名叫“统一文学”。这个杂志出版南北两方作家的作品。我们想以这种方式创立一个讲台,让人们,也在文学上,逐渐靠近。

德国之声:

这是为了保护朝鲜作家么?

黄宿涌:

当然,他们也就可以不再是无名之辈。

德国之声:

但朝鲜当局会将它用作自己的目的,为自己的合法性服务。您认为这是一种危险吗?

黄宿涌:

我想,人们必须顺应目前的事实,即朝鲜半岛上存在着两个国家。这也是缓和政策出台的最根本原因:不必在每一个细小问题上一上来就大谈基本原则,而是想方设法争取达到和平共处的目标。顺便提一句,美国在国际谈判时总是采取对峙路线而不是对话方针,其实是很危险的。

德国之声:

但即便是在韩国内,也有声音要求实行强硬路线。

黄宿涌:

不可忘记的是,朝鲜分裂带来的创伤要比德国深重的多。50年代南北进行了数年之久的战争,战争罪犯和间谍对双方来说并不是神话。许多家庭也就此分裂。的确,韩国有那么一部分少数人连对人道主义援助都持反对态度。原因就是,他们的家庭因分裂而发生了许多不幸。从这一点看,我们朝鲜韩国作家聚会不仅是对北方作家的支持,同时我们也是向自己的国内发出一个停止清算的信号。

德国之声:

在这一和解的过程中,文学的作用是什么?它是心理慰藉,是一种记忆,还是为和平发出的呼声?

黄宿涌:

我想,这些方面都有。但文学的价值地位更高,因为在文学当中, 如小说、诗歌和散文中,可以涉及被认作是禁区的话题。不过,这种文学在一个不能公开对话的社会不可能产生,在韩国直到90年代军政府年代过去,也很难产生。

德国之声:

1989年,柏林墙倒塌时,您正在柏林。您自己家乡的统一过程会是什么样子的?

黄宿涌:

德国在1989年时拥有的同我们韩国今天完全不同的经济实力,而且,德国当时的政治宽容度也大得多。我想,我们需要一个更长的过渡期,以让两种制度慢慢地走到一起。这至少需要一代人的时间。我已经62岁了,也许对我来说这个过程过于漫长,但我想,如果朝鲜半岛真要统一的话,那将是一个迄今为止还不曾出现过的一个渐变的过程。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