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之声专访昂山素季

缅甸反对派领袖、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接受了德国之声记者Thomas Baerthlein的专访,谈到了她眼中缅甸发生的变化、对西方世界和印中两大邻国的期望。

default

昂山素季

德国之声:这些天来,您每天都是怎么度过的?

昂山素季:我每天都很忙,有很多安排。比如今天,我上午有两三个活动,下午还有两个,还有其他工作没完成。总之每天都很紧张。

德国之声:都是什么样的活动?

昂山素季:比如同外交人员,同其他政党的人员会面,还有我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的政党的会议。我接受电话采访,还要见一些要来缅甸的外国记者。

德国之声:结束软禁生活后,对您来说您所生活的城市仰光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昂山素季:那么多人都有手机。我看到好多人都用手机拍照片。我想,这也表明缅甸在通讯方面的进步。

德国之声:那缅甸社会有什么其他变化呢?

昂山素季:物价疯涨,许多人都对此很担忧。大家都在谈论物价。还有就是年轻人参与政治和社会生活的积极性比以前高了。

德国之声:您结束软禁生活获释那天,有许多年轻缅甸人来到您住所前,等待您的出现。您对缅甸的年轻一代有什么期待?

昂山素季:他们应该知道,他们才是能够改变缅甸的一代,而不是只依靠我或是全国民主联盟或是其他什么人。我们当然会尽最大的努力,但是我希望他们能增强自信,并最终靠自己的力量争取改变。

德国之声:您怎么看待您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的未来?

昂山素季:我们能成为一支政治力量是因为我们拥有人民的全力支持。缅甸政府当然是试图解散我们。我正在要求法院做出判决。缅甸的政治现实是,我们是拥有人民信任和支持的政党,这也是支持我们成为缅甸最重要的反对派力量的动力。

德国之声:您获释后是否试图与政府取得联系?

昂山素季:还没有。不过,我在每次发表讲话中都明确地表示希望同政府对话。我想,我们应该就我们的分歧进行讨论,争取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共识。

德国之声:那您为什么没有采取具体行动促成对话呢?

昂山素季:我们在等待正确的时机,我希望不需要再等太久。

德国之声:缅甸有许多少数族群,在过去几十年里,少数族群与人口占多数的族群的关系很紧张。您计划做些能缓解族群之间关系的事么?

昂山素季:我们多年来一直做这方面的努力,而且我可以说我们是有一定成果的。我们既是1990年参加大选的政党间的联盟纽带,也拥有少数族群团体的支持,包括接受停火的边界地带的少数族群武装,都表示对我们提倡的真正意义上的联盟感兴趣。

德国之声:上周,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获得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在国际上引起不同反响。您作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对此有什么看法?

昂山素季:我非常尊重挪威诺奖委员会的决定,而且相信他们做出的这一人选决定一定有具有说服力的理由。我由于遭受软禁有7年之久,本人对刘晓波不太了解,只是在广播里听到过一些有关他的报道。但我想,诺奖委员会授予他和平奖是有很好的理由的。

德国之声:欧洲人不知道能为缅甸做点什么?您有什么建议么?

昂山素季:首先,我认为欧洲各国能用一个声音讲话是非常重要的。不过即使在欧盟内部也有分歧,我认为这不利于缅甸反对派。如果欧洲国家能采取一致态度将会是很大的帮助,比如一致要求缅甸政府释放政治犯,公开政治犯审判,特别是针对全国民主联盟成员的审判。

德国之声:您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说,您需要一些时间来对国际上对缅甸政府的制裁发表意见,您现在能就此发表意见了么?

昂山素季:截至目前,我没有感觉国际上对缅甸的经济制裁对公众有影响,当然就此肯定还有其他观点。我获释才一个多月,还没有足够时间去研究这个问题。我还在等待阅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其他一些经济组织的最新报告。

德国之声:比起缅甸的两大邻国印度和中国来,西方在缅甸的影响力有多大?

昂山素季:西方在缅甸同印中在缅甸的角色很不同。我不认为他们在争夺对缅甸的影响力。而且缅甸不是不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不过,由于印中是缅甸的近邻,所以比西方更有优势。

德国之声:您的意思是,西方对于缅甸来说不是特别重要?

昂山素季: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西方对于缅甸来说有其重要性,不过这取决于西方采取什么行动。正如我刚才所说,西方国家如果能采取一致行动最好。当然不仅是西方国家,整个国际社会,包括联合国都应该做出努力。这对我们会是巨大的帮助。

德国之声:您对印度和中国有什么期待?

昂山素季:首先,我希望他们能给我们一个阐述我们观点的机会。我们同印度政府的接触比同中国政府多。事实上,我们几乎与中国政府没有任何接触。我希望,中国政府能给我们机会,听听我们的观点,而且让他们知道,我们把他们当邻居,希望能与他们成为朋友。虽然我们在缅甸争取民主,但我们并不是中国的敌人。

德国之声:您未来几周有什么安排?

昂山素季:哦,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您知道吗,我现在最怕的人,就是负责我每天日常安排的人,我下周还有好多好多事要做...(笑)

采访:Thomas Baerthlein 编译:谢菲

责编:石涛